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87章 壓迫

  “哈哈哈,罵的好,罵的好,這個老家伙,本來腦袋就被驢踢了!”

  炎闌大笑。

  “掌門,你也看到了,此子如此目無尊長,可見品性如何低下,讓他活在世上,就是個禍害,今日一定要將他斬殺!”

  端木破軍又對掌門道。

  玄元劍派掌門皺眉,陸鳴,毫無疑問,是絕頂天才,要殺之,他怎么開得了這個口?

  但,不殺,如何向端木家族交代?

  “掌門,陸鳴殺我白虎院武師境高手三十五人,大武師,十五人,甚至還有大武師九重的首席長老,這些人,全都是我玄元劍派精英啊,為宗門鞠躬盡瘁,卻這樣死在一個后輩弟子手里,如不殺陸鳴,恐怕讓人心寒!”

  “不錯,掌門,就算先前那些人有錯,但后面那十幾個大武師,只是為了鎮守白虎院,守護宗門,何錯之有?卻被無情斬殺,陸鳴必須殺!”

  白虎院的一些銀袍長老也上前道。

  眾人的目光不由的看向廣場。

  那里,躺著十幾具尸體,鮮血還未干。

  炎闌眉頭緊皺,先前那些人闖陸家,陸鳴殺之,那是合情合理,但,這十幾人確實難以說的過去了。

  “他們阻礙我擊殺真兇,我提醒過他們,是他們自找的。”

  陸鳴冷聲道。

  “哈哈哈,可笑,陸鳴,照你這么說,要是掌門阻你,你是不是連掌門都要殺了?”

  端木破軍大笑道。

  陸鳴皺眉,沒有說話,這一點,他無法反駁。

  “這件事,全是你端木家族的人造成的,陸鳴也是為了保護家人,保護母親,情急之下,才出手重了些,這是人之常情,情有可原,罪不至死!”

  炎闌開口道。

  “炎闌,你包庇陸鳴包定了是嗎?”

  端木破軍道。

  “不錯!”

  炎闌斬釘截鐵。

  “那今日就來一戰,看你能包庇陸鳴多久。”

  端木破軍大吼。

  端木破軍與炎闌的氣息爆發,在空中交鋒,轟鳴陣陣。

  掌門眉頭一皺。

  “破軍,住手!”

  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隨后,金光一閃,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拄著拐杖,出現在空中。

  這個老者,身穿金袍,顯然,身份是金袍長老。

  “父親,你怎么出關了?”

  看到老者,端木破軍驚呼。

  其他人聽聞后,紛紛大驚。

  此人,居然是端木破軍的父親?

  “這下麻煩了!”

  炎闌低語,眉頭緊鎖。

  下方,穆蘭眼中也無比擔憂起來。

  端木破軍的父親端木滄海,端木家族上一代族長,也是白虎院上一代院長,現在雖然身份是玄元劍派的金袍長老,但他一身修為,卻是恐怖無比,深不可測,超出一般的金袍長老。

  據說,近些年,他一直閉關苦修,以期突破那至高無上的王者境界,沒想到現在卻出關了。

  “參見老族長!”

  端木家族所有人都上前行禮。

  “海老,你怎么出關了,此事,至于驚動你嗎?”

  掌門臉色微微一變隨后笑道。

  端木滄海露出一絲干癟的笑容,道:“掌門,我這把老骨頭再不出來走走,我端木家族的人都要被殺光了!”

  掌門臉色微微一變,微笑道:“海老言重了,何至于此!”

  “這件事,我已經聽說了,首先,我端木家族也有錯,被人蠱惑,但陸鳴他下手太狠了,不僅將他們全部擊殺,還殺上白虎院,殺了十幾個大武師,這件事決不能算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我建議,把他逐出宗門。”

  端木滄海道。

  “不行!”炎闌一步踏出,堅決反對。

  “這個老家伙好重的心機,把陸鳴逐出宗門,沒有了宗門的庇護,他們肯定會派人追殺陸鳴!”

  穆蘭眼中盡是焦急之色。

  “海老,陸鳴此子,少年心性,容易沖到,但不至于要逐出宗門!”

  掌門道。

  “哈哈,掌門,看來你還是惜才啊,但你也看出來了,陸鳴此子,強行融入妖王之魂,就算暫時得到了力量,但根基已廢,以后不再是天才,而是一個廢人。”

  端木滄海笑道。

  掌門蹙眉沉思。

  這件事,畢竟是端木家族有錯在先,陸鳴只是為親人報仇而已,很多年輕弟子,肯定是站在陸鳴這邊的。

  如果這樣將陸鳴逐出宗門,恐怕許多弟子會寒心。

  見掌門猶豫,端木滄海的臉色漸漸冷了下來,慢吞吞道:“掌門,我端木家族上千年來,為玄元劍派鞠躬盡瘁,立下無數功勞,今日,卻被一個后輩弟子殺了這么多人,如不將他逐出宗門,那,就讓我端木家族離去吧!”

  這句話,就像是一顆雷霆,在眾人腦海炸響,引起一片震動。

  威脅,這是赤果果的威脅,端木滄海是拿整個端木家族威脅掌門。

  “卑鄙,無恥!”

  龐石,穆蘭等低吼。

  掌門也臉色大變,凝重至極,道:“海老,此話,太過了!”

  雖這樣說,但,掌門心里卻不得不重視。

  這些年來,端木家族越來越強大,整個白虎院,幾乎都成了端木家族的天下。

  如果失去了端木家族,那么,玄元劍派,肯定是元氣大傷,實力衰弱一大截。

  他身為掌門,不得不鄭重對待。

  “可惡,這個老家伙!”

  炎闌雙拳緊握。

  端木破軍還有其他端木家族子弟心里冷笑,如此一來,看陸鳴還怎么避過此劫。

  端木滄海說完,嘴角掛著一絲老謀深算的味道,微微瞇起雙眼,等待著掌門的答案。

  沉思半響,掌門微微吸了一口氣,眼中精光一閃,看向陸鳴,緩緩道:“陸鳴,此次事件,雖然事出有因,但你斬殺白虎院數十人,皆是同門,卻是過了,此乃大罪。”

  掌門威嚴的聲音傳遍全場。

  “掌門,不可!”

  炎闌大吼。

  “掌門,陸鳴為親人報仇,何錯之有?何罪之有?”

  穆蘭也大叫。

  “若如此,那以后端木家族豈不是可以殺我們的親人,我們還不能報仇了,這算哪門子的道理?”

  龐石亦大吼,聲震全場。

  許多弟子都目光閃動,顯然,贊同龐石的說法。

  “放肆,你們敢質疑掌門之意,當同罪!”

  端木破軍大吼,聲音滾滾,震的穆蘭、龐石等臉色大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