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86章 腦袋被驢踢了

  “給我吞噬!”

  陸鳴全力操控血脈,全力吞噬這那股撕扯之力,恐怖的吞噬之力遍布全身,這樣才避免了被獸魂之力撐爆的下場。

  但,經過連場大戰,陸鳴的身體依然受到了極其嚴重的創傷。

  轟鳴不斷,太陽與月亮在空中交相輝映,所有人的目光都死死的盯住空中的兩個年輕人。

  而白虎院與朱雀院的兩位院長,彼此對峙,誰也不能插手。

  唰!唰!…

  天空中,不斷的有流光閃爍,一個個銀袍長老出現在空中。

  最開始,是白虎院的銀袍長老,不久之后,朱雀院,甚至青龍院、玄武院的銀袍長老,都出現在空中。

  足足有二十多個四大院的銀袍長老。

  轟!此時,天空中的太陽與月亮轟然崩潰,化為能量消散在空中。

  “殺!”

  “殺!”

  兩人齊齊大吼,殺機如潮,向著對方撲殺而去。

  刀罡與槍芒,縱橫天空,破空殺伐。

  兩人的身影在空中不斷殺伐,大戰無比激烈。

  下方,陸瑤愣愣的看著天空,眼中盡是不可思議之色。

  陸鳴,這個以前體弱多病,不能修煉的廢物,居然成長到這一步了?

  她難以接受,也不能接受。

  “不過是借助外力而已,根本不能和麟哥比,麟哥比他強百倍、千倍。”

  陸瑤在心中不斷的告誡自己。

  “陸鳴!”

  “陸鳴師兄!”

  此時,穆蘭,風舞,龐石等人都趕了過來,隨后更多的人得到消息趕來。

  如,張牧云,段剛等人。

  趕來后,就站在一旁,震驚的看著空中。

  空中,陸鳴與端木麟大戰了上百招了,依然難分勝負。

  “一起上,殺了陸鳴那個小畜生,他殺了我端木家族的幾十個高手!”

  一個端木家族銀袍長老大吼。

  “誰敢?”

  炎闌大喝,劍氣沖霄。

  朱雀院其他銀袍長老也紛紛爆發氣息,向前沖去。

  “炎闌,陸鳴屠殺同門長輩,罪大惡極,你敢包庇他!”

  端木破軍大喝。

  “事情的緣由還沒弄清,我相信陸鳴不會隨意做出這等事情,其中定有原因。”

  炎闌絲毫不讓。

  “我管他什么原因,陸鳴屠殺同門是事實,擊殺我端木家族是事實,這就足夠了,他今天必須死!”

  端木破軍聲音冰冷無比。

  “那你就試試?”炎闌冷喝。

  雙方對峙,眼看,一場激烈的大戰就要爆發。

  “夠了!”

  這時,一道淡淡的聲音從玄元劍派深處響起,不怒自威。

  “掌門!”

  炎闌,端木破軍,還有那些銀袍長老臉色一變。

  唰!唰!…

  四大光芒劃破虛空,瞬間就出現在廣場上空,四道身影浮現而出。

  為首的一人,正是玄元劍派掌門,林雪意。

  他身后,跟著三個身穿金袍的老者,都是金袍長老。

  玄元劍派掌門一出現,眉頭一皺,隨手一揮,一股柔和的力量產生,涌向正在交戰的陸鳴與端木麟兩人。

  兩人的攻擊消散于無形,身體像被什么東西推著,向后而退。

  “掌門,請你不要阻攔,讓我殺了這個賤種!”

  端木麟狂吼,身上盡是殺機。

  “你個自不量力,自以為是的垃圾,以為我會怕你?誰殺誰還不一定呢?你真以為自己有多天才,在我眼中,你就是個垃圾。”

  陸鳴冷冷的回敬了回去。

  “賤種,砸碎,我要宰了你!”

  端木麟怒吼。

  “夠了!”

  玄元劍派掌門再度一聲輕喝,這一喝,看似不重,但卻在陸鳴與端木麟耳邊響起,如雷霆一般震動轟鳴。

  兩人臉色一變,沒有在說話。

  “掌門,你來的正好,陸鳴這個孽畜,先是殺我端木家族數十人,然后又膽大包天的殺上白虎院,眾目睽睽之下,又殺我白虎院十幾個大武師境的高手,甚至還有首席長老!”

  “如此大逆不道,喪心病狂之徒,一定要死,求掌門讓我親手斃了他。”

  端木破軍向掌門行了一禮道。

  “端木破軍,你不要在此亂蓋帽子,我說了,先弄清緣由再說。”

  炎闌也一抱拳,然后看向陸鳴,道:“陸鳴,你說,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先前,你是不是殺了端木家族數十人。”

  炎闌說的先前,當然是指來白虎院之前。

  “不錯!”

  陸鳴直接承認。

  此言一出,滿場嘩然,端木破軍一喜,炎闌一驚。

  而穆蘭等人露出一絲急色。

  端木破軍道:“掌門,你看,陸鳴自己都承認了。”

  “我是承認了,但你就不問問我是在什么地方殺的?”

  陸鳴冷笑道。

  “管你在什么地方殺的,你殺我端木家族的人是事實!”

  “呵呵!”陸鳴了冷笑,懶得鳥端木破軍,道:“是在我的家族,陸家,端木家族的人在陸云雄的帶領下,屠殺我陸家之人,還要殺我的母親,試問,這些人,該不該殺?”

  陸鳴沒有對著端木家族的人說,而是對著四大院其他人,還有掌門。

  “什么?有此等事?”

  全場大驚,紛紛把目光投向端木破軍。

  “可惡,端木破軍,你們端木家族真是好大的權利,居然擅自殘害門下弟子的家人,簡直是禽獸不如,換作是我,我也殺!”

  炎闌須發皆張,怒視端木破軍。

  “胡扯,陸鳴你這是胡扯,污蔑我端木家族,該死!”

  端木破軍怒喝。

  “污蔑?你們端木家族弟子的尸體還在我陸家躺著,要不要去看看?”

  陸鳴嘲諷道。

  端木破軍臉色有些難看,道:“就算有此事,但也可能是他們聽信了謠言,被蠱惑了,你發現了情況,應該先回到宗門稟報,宗門自然會去調查,但你卻私自動手,將他們擊殺,其心可誅。”

  “哈哈哈!”

  問此言,陸鳴大笑起來,而后道:“端木破軍,你的意思是先讓我不管我家人的死活,讓你端木家族的人殺我陸家之人,殺我母親,而我則先回來稟報,然后再做定奪,你他么腦袋是不是被驢踢了,或者,你的智商本來就這么點?”

  陸鳴充滿不屑的聲音如一陣風暴,傳遍全場。

  全場的人倒吸涼氣,陸鳴居然敢罵端木破軍?

  說端木破軍腦袋被驢蹄了?

  膽子也太大了吧?

  “小畜生,你…你說什么?”

  端木破軍氣的渾身發抖,一張老臉都憋紅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