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76章 陸鳴沒死

  “陸云雄,你就死心吧,我就算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

  李萍呵斥。

  “賤人,你死撐著有什么用?你的丈夫死了,如今,陸鳴那小畜生也死了,和我作對,我要你們都死!”

  陸云雄呵斥。

  “你胡說,我兒陸鳴,絕不會死!”

  李萍大叫。

  “不會死?你別自欺欺人了,他已經死的不能再死了,你已經沒有依靠了。”

  陸云雄冷笑連連,盡情的打擊李萍。

  “鳴兒!”

  李萍身體顫抖,眼中淚水在打轉。

  她雖然口中不承認,但心里很清楚,陸鳴怕真的出意外了。

  玄元劍派專門派人來宣布的,怎么會有錯?

  她心里一片絕望。

  “陸云雄,你這么做,不怕玄元劍派高層責罰嗎?”

  一個核心長老怒喝。

  “哈哈,責罰?陸鳴在世的時候,確實是一個絕世天才,受到玄元劍派重用,但現在已經死了,誰會因為一個死人,而責罰我?”

  “而且,你也不看一下,場上的諸位,可都是端木家族的人,玄元劍派的高層,怎么可能會責罰端木家族的人,真是可笑!”

  陸云雄猖狂的大笑。

  其他一些端木家族的大漢,也縱聲長笑,得意非常。

  “可惜,可惜啊,可惜陸鳴小畜生已經死了,不然的話,我要當著他的面,將他娘擊殺,讓他嘗嘗失去親人的滋味。”

  寧空語氣非常冰冷的道。

  “呸,無恥之人,有其父必有其子,看你這模樣,難怪你兒子會死在鳴兒手上!”

  李萍怒瞪寧空,不屑的道。

  “找死!”

  寧空大怒,對陸云雄道:“陸兄,我看也不要等下去了,讓我現在出手,好好折磨這賤人,我要讓她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到時,你有什么條件,她還不老老實實的答應。”

  “陸云雄,就這么辦吧!我們可沒那么多時間在這里耗。”

  那個坐在太師椅上的端木家族老者此時睜開雙眼道。

  “好!那就這么辦,此人我就交給寧兄了,你大可盡情的動手,有什么手段,盡情施展。”

  陸云雄獰笑一聲。

  “陸云雄,你們想干什么?這么對陸家之人,你還是不是人?”

  一個陸家核心長老怒吼道。

  突然,寧空身形一動,一掌擊在這個核心長老身上。

  寧空乃是大武師九重的強者,陸家的核心長老,怎么可能抵擋的住,身體被磅礴的掌力擊穿,飛了出去,沒有了氣息。

  “幾個老家伙,在這里唧唧歪歪,找死!”

  寧空冷聲道。

  “你們..你們將不得好死,陸云雄,你會遭到報應的。”

  其他三個核心長老紛紛大吼。

  現在,陸家七個核心長老,已經剩下三個了,其他的,兩天前就被端木家族的人擊殺了。

  “閉嘴,幾個老家伙,本來想留你們一命的,現在看來,沒有必要了,出手,給我殺他們。”

  陸云雄一揮手。

  鏗!鏗!...

  四周,有幾個端木家族大漢戰刀出鞘,就要動手。

  就在此時,一個大漢渾身是血,踉踉蹌蹌的跑了進來。

  “不好了,不好了!”

  這個大漢大叫。

  “怎么回事?”

  陸云雄臉色一變道。

  “陸鳴,是陸鳴!”

  大漢驚叫。

  此言一出,全場震驚。

  “什么陸鳴,陸鳴已經死了。”

  陸云雄道。

  “不,沒死,他沒死,他殺進來了。”

  大漢大叫道,眼神中閃爍著驚懼的光芒。

  “什么?”

  陸云雄等人大驚。

  而李萍,三個核心長老一愣,隨后便是狂喜。

  “鳴兒,鳴兒沒死!鳴兒沒死!”

  李萍喃喃自語,喜極而泣,眼淚不斷的留下,激動的渾身發抖。

  “哈哈,少主沒死,我就知道,少主天縱之才,怎么會死?”

  陸家核心長老大笑。

  “不可能,怎么可能?”

  陸云雄怒吼。

  “沒什么不可能的。”

  一聲冷喝從天上傳來,一道年輕的身影,腳踏虛空,身體輕如無物,居然就這么飄進來了。

  “陸鳴,是陸鳴!”

  “真是他,他真的沒死!”

  場上,傳出一聲聲驚呼。

  “哈哈,真的是少主!”

  三個核心長老大笑。

  “鳴兒!”

  李萍激動不已。

  “陸鳴,真的是他!”

  陸云雄,寧空兩個低吼,震驚不已。

  陸鳴沒有看其他人,腳步連踏,身形如風,落在李萍身前。

  看著李萍蒼白虛弱的臉色,陸鳴的心一陣陣抽痛,眼睛一紅,道:“娘,孩兒來晚了,讓您受苦了。”

  “鳴兒,鳴兒,真的是你嗎?娘還以為永遠都見不到你了。”

  李萍摸著陸鳴的臉,眼淚不停的留下。

  本來,她真的以為陸鳴已經死了,心里一片絕望,而現在,陸鳴活生生的站在她眼前,這種喜悅,是難以言喻的,她一下子好像精神都恢復了很多。

  “娘,這顆丹藥,你服下!”

  陸鳴拿出一顆能補血養氣的丹藥,讓李萍服下。

  李萍接過丹藥,卻好像想起了什么,臉色大變,道:“鳴兒,你快走,不要管娘,快走!”

  “走?既然來了,還想走?可笑!”

  陸云雄聲音冰冷的道。

  此刻,陸鳴緩緩轉身,臉色一片淡漠,眼中冰寒無比,目光從陸云雄,寧空,還有其他端木家族的人身上一一掃過,冰冷的聲音傳出:“你們,都要死!”

  陸鳴的殺機,濃郁到極點,他從來沒有對一個人動那么濃郁的殺機。

  龍有逆鱗,觸之必殺!

  對于陸鳴來說,家人,就是他的逆鱗。

  “哈哈,陸鳴,你還想殺我們,真是可笑!”

  陸云雄大笑道。

  “殺,陸鳴必須殺,殺了他,就當他今日沒有出現,死在東夷族遺跡之中了。”

  那個坐在太師椅上的老者起身,冷酷道。

  如果讓陸鳴回到玄元劍派,他們將很難動手。

  干脆今日動手,擊殺陸鳴,就當做陸鳴沒有出現,死在東夷族遺跡中了,這樣,玄元劍派高層只要不派人查,就不會知道。

  “陸鳴,你沒死正好,今日,我就當著你的面,將你最親之人殺死,讓你嘗嘗失去親人的痛苦,哈哈!”

  寧空大笑。

  “陸鳴,你真是愚蠢啊,我要是你,就直接跑回玄元劍派,居然還敢光明正大的出現在這里?是你自己找死啊。”

  陸云雄大笑不已。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