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75章 陸家驚變

  “啊?你們看,那是誰?”

  “陸鳴,那是陸家少主陸鳴,傳說他不是已經死了嗎?”

  “原來他沒死,要出大事了。”

  陸鳴一走進風火城,四周的人群看著他,議論紛紛。

  陸鳴皺眉,他感覺四周的人看他的眼光和很怪,除了驚訝之外,還有一絲絲的憐憫之‘色’。

  陸鳴心疑‘惑’,但沒有停留,筆直向陸家而去。

  一會,他便來到了陸家大‘門’口。

  “什么人?給我站住,啊?你...少主?陸鳴!”

  守‘門’的一個大漢大喝,隨后看出是陸鳴,發出驚訝的叫聲。

  其他幾個守‘門’的大漢同樣震驚不已。

  “是我,我沒死,讓開吧!”

  陸鳴道,言罷,要向里面走去。

  但,幾個守‘門’的大漢拔出了戰刀,擋在陸鳴身前,道:“陸鳴,你不能進去。”

  “放肆!”

  陸鳴輕喝,眉頭皺的更緊了。

  陸家幾個守‘門’的人,居然直呼他的名字,而且還拔刀阻攔他。

  不對勁!

  見陸鳴發怒,幾個守‘門’大漢臉‘色’發白,顯然,心里是害怕的。

  其一人咬牙,道:“陸鳴,我們也是奉命行事,誰都不能進去!”

  “奉命?奉誰的命?”

  陸鳴呵斥,但心里不好的預感更濃了。

  “少主,少主,你快走,你快走,不要回來了。”

  突然,里面沖出一個白發蒼蒼的老者,大叫道。

  “沖伯,怎么回事?”

  陸鳴叫道。

  這個老者,是陸家的一個老仆人,沒什么修為,但對陸家,一直忠心耿耿。

  “少主,是大長老,他回來了,他帶了很多高手,他要霸占陸家,有幾位核心長老都被殺了,陸家的其他支脈,都已經投靠大長老了,你還是快走吧!”

  沖伯叫道。

  “什么?陸云雄!”

  陸鳴心里狂震。

  “我娘呢?我娘怎么樣了?”

  陸鳴第一時間,想到的是李萍。

  “夫人被他們關在大殿的院子,被他們審訊,已經兩天了啊,老奴也不知道情況怎么樣了?少主,大長老這次帶了很多高手,你不是對手,還是先走吧,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

  沖伯勸解,老臉,盡是擔憂。

  轟!轟!轟!

  沖伯的話,像是一道道雷霆,在陸鳴心里炸裂,瞬間,一股無法形容的冰冷殺機,從陸鳴的身散發而出。

  “陸云雄!”

  陸鳴低語,眼神冰寒無。

  同時,他心里也無的害怕,害怕李萍出了什么事。

  幾個守‘門’大漢以及沖伯,‘激’靈的打了寒顫,一股寒氣直沖天靈蓋。

  突然,一道寒光從‘門’后‘激’/‘射’而出,這一下,太過突然,陸鳴剛才心神大震,此時想要救援,已經來不及了。

  一道劍光,從沖伯的后心‘洞’穿而過。

  鮮血四濺,沖伯撲倒在地。

  “少主,快走,快走啊!”

  沖伯大叫,漸漸沒了氣息。

  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從大‘門’后走出,冷聲道:“老家伙,居然敢通風報信,找死!”

  隨后,看向陸鳴,臉微微有些驚訝,道:“陸鳴,你真是命大了,落在東夷族遺跡,居然還沒死,不過你不該回來,既然你回來了,正好送你路。”

  “死!”

  此刻,陸鳴的表情平靜下來,只是眼的殺機,萬年玄冰還要冰寒。

  這個青年,袖口繡有一株青木,顯然,是端木家族的青年高手。

  “什么?想殺我?我知道你的戰力,能媲美普通大武師五重,但我也是大武師五重,但你以為我是一般的大武師五重嗎?”

  端木家族的青年冷笑不已。

  “廢話,死!”

  這一刻,陸鳴全力爆發。

  強大的真氣,加火之勢,猶如一座火山爆發而出。

  長槍對著端木家族的青年橫掃而去。

  端木家族的青年臉‘色’大變,持劍抵擋。

  但——

  陸鳴的長槍轟在他的長劍,他整個人好像被一座火山撞,身體如一顆炮彈一般,向后飛出,連續撞碎了兩面墻,最后鑲嵌在第三面墻。

  “怎...怎么可能?”

  他眼充斥著濃郁的不可思議,以及驚恐之‘色’。

  一招,僅僅只是一招,他被打斷了全身的骨骼,如一灘爛泥一般鑲嵌在墻。

  陸鳴怎么可能那么強?要知道他乃是天才,戰力絕非一般的大武師五重可,居然不能抵擋陸鳴一招。

  陸鳴手持長槍,一步一步向著端木家族的青年走去。

  幾個守‘門’大漢亡魂皆冒,嚇的渾身發抖。

  “陸鳴,不要,不要殺我,我端木家族有大武師九重的強者在這里,你要是殺了我,你全家都要死,還有你娘,會凄慘無!”

  端木家族青年驚駭的大叫。

  陸鳴手的長槍化為一道槍芒,‘激’/‘射’而出,從青年的心臟穿過,將他釘死在墻。

  陸鳴身形一動,越過兩面墻,拔出長槍,向著陸家的大院而去。

  陸家的大院,在陸家的議事大殿‘門’外,占地很廣。

  此時,議事大殿‘門’口,擺著一張太師椅,一個老者坐在面,閉目養神。

  在老者周圍,站住十幾個人,其一人,正是陸云雄,他正一臉冰冷的盯著大院之。

  大院之,李萍,還有四個陸家核心長老,站在一起,四周,有三十多個大漢,將他們團團圍住。

  這些人,基本都是端木家族的人。

  不過,也有一個人例外,那是寧空。

  是的,寧峰的父親,朱雀的首席長老之一,寧空。

  “李萍,考慮清楚沒有,對陸家下宣布,將陸家家主之位,傳給我,然后當眾下跪,向我道歉,承認是你們對不起我。”

  陸云熊冷冷的看著李萍,道。

  “你休想!你做夢!”

  李萍直接回絕。

  “休想?死到臨頭,還死撐著,餓了你兩天,看來還不夠,那繼續餓著,在這里站著,我看你能‘挺’到什么時候!”

  陸云雄‘陰’沉道。

  李萍臉‘色’蒼白,身體顫抖著,看起來虛弱無。

  兩天了,已經兩天了,她被陸云雄‘逼’迫著一直站在大院,沒得吃,也沒得喝,還要承受烈日暴曬。

  李萍只是普通人,并沒有修煉武道,不能以真氣守護自己,此時已經虛弱無,隨時都可能倒下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