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70章 陸鳴死了

  就在這時,那座石質祭壇,突然炸裂開來,化為碎石四射。

  在祭壇炸裂的剎那,整個天地,都劇烈的晃動起來。

  洞府外面,玄元劍派的弟子與東夷族眾人彼此對峙,都在等著洞府里面人出來。

  忽然,天地搖顫,大地轟鳴。

  轟隆隆!

  有些地方,地面甚至裂開一道道巨大的裂縫。

  “怎么回事?”

  “不知道,情況不對!”

  玄元劍派弟子與東夷族人臉色都大變,紛紛驚呼。

  呼呼…

  天空之中,風云匯聚,電閃雷鳴,一幅末日之景象。

  咔咔…

  一道道閃電,比大腿還粗,照亮了天宇。

  隨后,眾人看到震驚的一幕,空間居然裂開了,裂開了一道口子,里面漆黑如通往深淵地獄。

  “不好,這處位面,要崩潰了!”

  “走,快走,退出這處位面,不然,我們都要死!”

  “走!”

  眾人發出驚駭的大吼,急速的向著來時的那扇光門奔去。

  “陸鳴師弟進入其中,還沒出來,怎么辦?”

  陳寬叫道。

  “他如果來不及出來,就死定了,誰還管他,走,快走,快!”

  白虎院的領頭的一個青年吼道。

  眾人把吃奶的力氣都用上了,急速狂奔,恨不得多長兩條腿。

  在眾人奔行的過程中,天地間震顫的更加厲害了,大地龜裂,空間崩壞。

  洞穴之中,陸鳴臉色也猛然大變。

  “怎么回事?”

  陸鳴道。

  “這座祭壇乃是這處位面的核心,現在祭壇崩碎,這處小位面,也要崩毀了。”

  少女淡淡道。

  “什么?那還不快走!”

  陸鳴臉色大變,就要向外沖去。

  “現在走,已經晚了,這座洞府,是武王境強者修建,布置有大量高深的銘文,位面崩潰,銘文大陣會自動啟動守護,外面的人進不來,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少女道。

  “出不去?那我們豈不是要被困死在這里?”

  陸鳴臉色有些難看。

  少女一笑,眼睛瞇起,道:“對啊,要一輩子困在這里嘍,哼,現在都出不去了,你拿了獸魂也沒什么用,快點還給我吧!”

  陸鳴心里一動,沉思起來,半響,陸鳴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看樣子,少女事先就知道位面會崩潰,既然知道,還敢收取祭壇中的獸魂,而且還那么淡定,肯定有什么方法出去的。

  一念至此,陸鳴心下大定,露出笑容,長嘆一聲,道:“唉!沒辦法,要是真的被困在這里,那也是命中注定我該有此一劫,也只能接受了!”

  說著,陸鳴的目光在少女身上掃來掃去,贊嘆道:“而且,還有如此美人相伴,倒也不錯,如果覺得無聊的話,我們還可以生一堆孩子,來陪我們,你覺得怎么樣?”

  生孩子?還一堆?

  少女的額頭上,已經青筋直跳了。

  “你…卑鄙,無恥,你想的美,我告訴你,這位面不會徹底奔潰,而且這祭壇下,就是一個傳送陣法,只要過去三個月,等位面穩定下來,就可以傳送出去。”

  “還想和我生孩子…我呸,你做夢!”

  少女顫抖著指著陸鳴,尖叫道。

  “哦?原來可以出去啊?”

  陸鳴摸了摸鼻子,一臉笑容。

  “哼!”

  少女發現上了陸鳴的惡當,頓時冷哼一聲,怒視陸鳴。

  “唉!可惜可惜,其實真要出不去的話,按我那想法,還是不錯的。”

  陸鳴嘆道。

  “不錯你個大頭鬼!”

  少女牙關咬的咯吱響。

  如果陸鳴不是可以借助那通道中的火焰陣法,而戰力大增的話,她現在就恨不得拿下陸鳴,讓他知道得罪她的下場。

  但現在她沒把握,只能在心里告誡自己,有機會的,以后有機會教訓陸鳴的。

  轟隆隆!

  天地不斷震動,有越來越劇烈之勢。

  洞府之外,玄元劍派弟子與東夷族眾人亡命飛奔。

  一個小時后,眾人終于回到了之前進來的那扇光門處。

  沒有絲毫猶豫,眾人爭先恐后的沖進光門。

  再出現時,他們已經回到了九妖山。

  回到九妖山,眾人才長長呼出一口氣。

  “終于安全了!”

  一個東夷族壯漢大笑。

  “兩位老祖還沒出來!”

  另外一人道。

  頓時,東夷族眾人沉默下來,靜靜的等著。

  玄元劍派的弟子也沒有離去,站在不遠處,想要知道結果。

  半個小時后,碰的一聲,那扇光門炸裂開來。

  “老祖!”

  東夷族有人悲傷大喝。

  光門炸裂,位面崩毀了,在那樣的情況下,除非是武王強者才可能生存,就算是武宗,也要隕落,更不用說只是大武師境的武者了。

  沒有出來的人,死定了。

  東夷族眾人氣氛一片凝重。

  “陸鳴師弟!”

  陳寬嘆息。

  玄元劍派其他弟子也嘆息不已。

  陸鳴,這個自一進入玄元劍派,就屢次創造奇跡,天賦超絕的天縱奇才,就這樣隕落在這處位面中了。

  真是可惜。

  但武道之路就是這樣,就是再天才,沒有成長起來,隨后都可能隕落。

  大陸上,每年隕落的絕世天才,不知道多少。

  “哈哈,陸鳴死了!”

  白虎院中的幾個弟子心里大笑,特別是端木家族的人,那更加狂喜。

  “走吧!”

  最后,玄元劍派弟子與東夷族的人沒有繼續大戰,而是紛紛向東缺城方向趕去。

  而關于陸鳴的死訊,也不脛而走。

  東夷族遺跡,地下洞穴之中。

  陸鳴與少女靜靜等了一個半小時,外面的震動終于小了下來。

  “喂,要不這樣吧,你開個價,那些獸魂,我買了,怎么樣?”

  少女又看向陸鳴,依舊還惦記那些獸魂。

  “不賣!”陸鳴依然非常干脆的拒絕。

  這些獸魂,是被秘術煉制過的,關鍵時刻,可和自己融合,爆發出強大的威力,這可是保命的東西,陸鳴怎么可能舍得賣。

  “我告訴你,這獸魂雖然可以融入自身短時間提升戰力,但以你現在的修為和肉身,根本用不了,融入的話,你肯定爆體而亡!”

  少女道。

  “這個就不勞你操心了。”陸鳴油鹽不進。

  “你…”

  少女直磋牙。

  最后冷哼一聲,掉頭就走。

  “喂,你看我們要相處那么久,總不能一直叫你‘喂’吧,我叫陸鳴,你叫什么?”

  陸鳴道。

  少女停下,轉身,道:“你記住,我叫謝念卿,這個名字,以后將會是你的惡夢。”

  說完,轉身氣呼呼的走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