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58章 偷襲,擊殺

  陸鳴長槍掃出,真氣迸發,瓦礫碎片全部炸成粉碎,在空中飛揚。

  但兩個老者的戰刀不停,繼續向著陸鳴斬下。

  陸鳴手握長槍中間,橫擋在身前。

  兩個老者的戰刀,砍在了陸鳴的槍桿上,爆發出驚人的波動。

  陸鳴臉色陡然大變,身體一震,踉踉蹌蹌后退。

  “他要不行了,殺!”

  兩個老者見震退了陸鳴,頓時大喜,更加拼命的向著陸鳴攻去。

  另外還剩下的五個東夷族人,也怒吼的向著陸鳴攻去。

  一時間,陸鳴八方受敵,似乎完全不敵,完全落在下風,不停的后退。

  很快,就退到靠近出口方向的一個角落里。

  “殺了他,這里的秘籍都是我們的,我東夷族定將崛起!”

  一個大武師四重的老者興奮的大吼。

  其他東夷族的人也振奮不已。

  就在這時,頭頂上方的門梁處,突然響起了尖銳的破空聲,一道劍光,急速的向著陸鳴的后心刺去。

  這道劍光,快,準,狠,而且威力極其強大。

  因為他的主人,是大武師四重的高手,而且,還是白虎院的天才。

  沒錯,這個出手偷襲之人,正是白虎院兩個大武師四重的年輕強者之一,不知道何時,他已經隱伏在這處門梁之上。

  “去死吧陸鳴,不要怪我,怪只怪你得罪了端木家族,只要殺了你,我一定能更加受到端木家族的重用。”

  白虎院的年輕高手眼中閃過冰冷狠毒的光芒,仿佛已經看到陸鳴死在他手中的情景。

  白虎院,端木家族一手遮天,大部分加入白虎院的弟子,都選擇了投靠端木家族,只有選擇投靠端木家族,才能獲得更好的修煉資源。

  當然,凌空那種變態,有強硬的靠山,那除外。

  但這時,他忽然看到陸鳴嘴角露出了笑容,那種笑容,就好像某種陰謀得逞的感覺。

  “果然出手了,正好,一并解決!”

  陸鳴嘴角露出了冷笑,眼中殺機爆閃。

  他剛才與東夷族的人大戰,根本沒有用出全力,有一些保留。

  不然的話,憑借他已經到了大武師一重巔峰的修為,絕不會被兩個大武師四重,外加五個大武師三重二重的武者逼的那么狼狽。

  剛才的一切,都是他故意裝出來的。

  其實,白虎院的青年是緊隨著東夷族的人進來的,一進來,陸鳴就已經發現了。

  但他并沒有說破,因為他感覺到白虎院青年對他的殺意。

  所以,他干脆假裝不敵,完全落在下風,還把自己送到對方面前,就是要引對方出手。

  果然,白虎院的青年中計了,以為看到了好機會,果斷出手,想要將陸鳴擊殺。

  但,這一切,都在陸鳴的意料之中。

  這一刻,陸鳴的血脈爆發了,陸鳴身上的氣息,狂升一大截。

  同時,體內的真氣也全部爆發。

  “攬月!”

  陸鳴看也不看白虎院的青年,手握槍尾,橫掃而出。

  長槍夾帶著恐怖的威勢,掃過東夷族數人的戰刀,東夷族幾個人全部身體大震,悶哼一聲,身體急速后退。

  而陸鳴的長槍不停,繼續向著后方的白虎院青年掃去。

  “怎么會?”

  白虎院青年瞳孔急速收縮。

  他剛才全力撲向陸鳴,這時想退,根本來不及,只能一咬牙,爆發全力,手中的長劍迸發出強勁的劍氣,向著陸鳴擊去。

  但,陸鳴的長槍,如摧古拉朽一般,擊潰了對方的劍氣,同時,長槍彎成一個弧度,重重的抽在白虎院青年的身上。

  卡擦!

  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白虎院青年慘叫一聲,身體飛了出去,在空中,大口的咳血。

  “殺!”

  陸鳴腳步在地上重重一踏,身體急速旋轉著向后飛了出去,手中的長槍,也急速旋轉,向著白虎院青年刺去。

  “陸鳴師弟,不要!”

  白虎院青年大駭,身在空中,驚恐的大叫起來。

  但,長槍絲毫不停。

  長槍洞穿了白虎院青年的心臟,將他整個人挑在空中。

  “陸..陸鳴,你好狠...”

  白虎院青年瞪著眼睛,怨恨無比。

  “你要是不想殺我,也不會被我一槍擊殺!這叫做咎由自取。”

  陸鳴淡漠的道。

  對方如果不是一心想要殺他,也不會被陸鳴兩招就擊殺了。

  畢竟,對方也是白虎院的一個不錯的天才,戰力非常不弱。

  白虎院青年露出不甘之色,身上的生機漸漸渙散。

  “不好,他剛才隱藏實力,快退!”

  東夷族的人驚恐了,一個老者大吼。

  他剛才看的分明,那個偷襲的人,絕對也是大武師四重的高手,但瞬間就被陸鳴擊殺了,陸鳴的實力,太過恐怖。

  “現在想走,晚了。”

  陸鳴操控血脈,將白虎院青年的精血吞噬,緊接著身形一閃,向著東夷族的人殺去。

  “你們快走,我來擋他!”

  一個東夷族老者怒吼,反身殺向陸鳴。

  “爆滅!”

  陸鳴毫不猶豫施展出最強一招。

  此時,他正在血脈爆發的階段,施展出爆滅這一招,威力恐怖到到極點。

  東夷族老者連慘叫都沒發出,就被炸裂了半邊身體。

  呼呼...

  而此時,陸鳴身上的氣息急速降落下來。

  血脈爆發的時間到了。

  剩下的東夷族人更加驚駭,亡命狂奔。

  陸鳴停了下來,沒有追趕。

  血脈爆發的時間已經過了,戰力減弱,就算追趕,也不能全部擊殺,還是算了。

  當即,陸鳴將現場戰死的東夷族人的精血全部吞噬,不僅如此,還獲得五個儲物戒指。

  作為大武師境的武者,有一個儲物戒指,還是很正常的。

  可以說,儲物戒指是大武師之境武者的標配,如果一個大武師境界的武者,還連一個儲物戒指都沒有,那也混的太慘了。

  收好后,陸鳴身形一動,出了大殿,幾個呼吸后,陸鳴出現在這座殿宇的一個小房間中。

  心念一動,陸鳴進入至尊神殿,準備煉化精血。

  但此刻,陸鳴臉色猛然一變。

  因為他發現,那種誦經的聲音,消失了。

  在至尊神殿深處,一直有一種奇妙的誦經聲傳出,在這種誦經聲下,陸鳴頭腦格外清晰,領悟武技,一日千里,進步神速。

但,現在,卻消失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