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52章 陸鳴出手

  陸鳴神情一動,從剛才巴赫的話中,他聽出了一點東西。

  巴赫剛才明明說了一句‘小小的烈日帝國’,但還沒說完,便轉移了。

  這很奇怪,如果是東夷族的人,他絕對不會這么說,難道巴赫不是東夷族的人?甚至不是烈日帝國的人?

  但不是烈日帝國的人,跑到東夷族那里去干什么?

  陸鳴思緒紛飛。

  而玄元劍派的人個個面色難看,一時間再也沒有人出戰。

  現場是有幾個大武師四重的高手,但年齡都頗大了,遠超二十二歲,如果出戰的話,反而會引起笑話。

  城墻上的軍士,也一片沉默。

  玄元劍派,在他們眼中,本來是高高在上,強者如云的武學圣地。

  但現在,玄元劍派的天才,卻被東夷族的一個青年壓的抬不頭來,這對于他們的信心打擊是很大了,士氣一落再落。

  傅良眼中露出焦急之色,這樣下去,可不妙啊。

  “報!”

  突然,一名軍士急速來報。

  “什么事?”

  傅良問。

  “啟稟城主,有重大發現,東夷族派出了一只人馬,在東缺城南方千里處,急速的向九妖山而去。”

  軍士稟報。

  “什么?難道東夷族在這里是假象,派奇軍突襲其他大城。”

  傅良一驚,連忙問道:“東夷族派出了多少人?”

  “不多,好像只有數百人。”

  軍士答。

  “數百人?”傅良愣住了,數百人有什么用?

  “城主,據說,這數百人都是強者,最差也有高級武師的修為。”

  “什么?”

  傅良大吃一驚,眉頭皺在了一起。

  玄元劍派的弟子聞言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東夷族此舉,絕對有目的,我們一定要阻攔。”

  一個玄元劍派的弟子道。

  “不錯,但對方都是高手,估計大武師都不在少數,如果要阻攔的話,只能仰仗諸位少俠了。”

  傅良抱拳道。

  “這個沒有問題!”

  玄元劍派的弟子點頭。

  “只是,那個青年必須要打發掉啊,不然對我方士氣打擊很大,萬一對方全力展開進攻,我方不利啊。”

  傅良嘆道。

  玄元劍派眾人又皺起了眉頭。

  “對方這是故意在拖我們的時間,那邊絕對有大事,我們要盡快趕過去。”

  有人道。

  “我去吧!”

  突然,一道聲音響起。

  眾人不由的忘了過去。

  “陸鳴!”

  眾人一怔。

  “陸鳴?他要出手?難道他真的突破大武師之境了?”

  “就算是突破了大武師,也不可能是對方的對手,對方可是大武師二重巔峰,而且很明顯,也是一個絕頂天才。”

  “也許有希望呢,前幾天我看到陸鳴一拳擊飛杜楓。”

  “就讓他試試好了。”

  玄元劍派的弟子看到說話的是陸鳴,不由的一陣竊竊私語。

  陸鳴沒有理會,踏步而出。

  “陸鳴師兄,小心!”

  龐石在后面叫道。陸鳴微微一笑,縱身一躍,躍下了城墻。

  玄元劍派弟子之中,有一雙怨恨的眼神死死的盯著陸鳴,是杜楓。

  當日他被一拳擊傷,成為了笑柄,受到了奇恥大辱,對陸鳴怨恨無比。

  就在剛才,還被人拿出來說,此時心里大吼:“哈哈,陸鳴,去死吧,自以為天才,難道你還能比路天都厲害,自以為是的家伙,被斬殺了正好。”

  在他邊上,三角眼青年也是一臉怨恨之色,幾人拼命往前擠,要親眼看著陸鳴被巴赫斬殺。

  陸鳴身輕如燕,沒有多久便來到巴赫身前。

  “哈哈,打了年紀大的,卻來一個年紀更小的,小子,既然來了,我的刀可不會手下留情。”

  看到陸鳴的年齡,巴赫微微一愣,隨后露出一絲嘲諷之意。

  “你不是烈日帝國的人吧?”

  陸鳴答非所問,卻讓巴赫臉色一變。

  “說,你們來這里干什么?還有,東夷族一伙人前往九妖山,有什么目的?”

  陸鳴繼續問道。

  巴赫臉色變了數變,露出冷笑,道:“這就不需要你多管了,反正,你知道了也沒用,因為,你馬上就要死了。”

  “那你還不動手?我知道你是在這里拖延時間,想拖住我們,但我可沒那么多時間陪你耗。”

  陸鳴言罷,手指上儲物戒指發光,火桐槍出現在手中,身上的氣息也爆發而出。

  “大武師一重?哈哈哈,大武師一重也敢來送死?真是太天真了。”

  巴赫一看陸鳴的修為,瘋狂的大笑起來,眼淚都差點笑出來了。

  城墻上,傅良不停的搖頭。

  他之前看陸鳴的年齡,就覺得不對勁,太年輕了,此時一看陸鳴的修為,大武師一重,雖然在這個年齡,有這個修為,已經很驚人了,但畢竟是大武師一重,又怎么可能是巴赫的對手?

  “少俠,快點回來吧,我們想其他辦法。”

  傅良叫道。

  陸鳴這么年輕,就有這個修為,在玄元劍派,絕對是頂尖天才,要是戰死在這里,他真的怕玄元劍派怪罪下來。

  “傅城主放心,我們這位陸鳴師弟,厲害著呢,乃是絕世天才,說不定能把巴赫斬殺呢?”

  杜楓陰陽怪氣的笑道,但誰都聽的出來,他話中的那種幸災樂禍與嘲諷之色。

  “哈哈,既然下來了,想走,怎么可能?”

  巴赫戰刀出鞘,身上涌現出冰冷的殺機,籠罩陸鳴。

  “廢話!”

  陸鳴呵斥,懶得多說,長槍橫掃而出。

  “一刀斬你。”

  巴赫的聲音冰冷,刀光更加冰冷,斬向陸鳴的頭顱,迅疾如電。

  準確無誤的,戰刀斬在了陸鳴的脖子上,但這一剎那,巴赫心里大驚,因為這居然只是一縷殘影。

  “不好!”

  他發出低吼,渾身黑色的真氣迸發,雙腳一蹬,毫不猶豫的向前沖去。

  一道槍芒,插著他的耳邊刺過,冰冷的槍芒,在他臉上留下一道血痕。

  唰!唰!

  巴赫連續向前奔行幾十米,才敢停下,猛然回身一斬而出,卻斬了空。

  陸鳴站在幾十米后,正笑瞇瞇的看著他。

  “喂,你對著空氣亂砍干什么?”

  陸鳴笑道。

  巴赫臉一下子漲紅了,眼中迸發出冰冷的殺機。

  “你的身法不錯,但以為憑借一套身法,就能勝我嗎?做夢!”

  巴赫低吼,身上黑色真氣更加濃郁了,隱隱凝聚成一尊惡鬼,殺機如北極的冰川一樣寒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