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49章 大戰

  玄元劍派弟子臉色變了,有些人臉色變的凝重無比。

  還有些人,臉色慘白,眼中露出了驚恐之意。

  數萬只妖獸匯聚,其中還有更多的東夷族人,形成的氣勢太強了,鋪天蓋地,好像能踏碎一切。

  玄元劍派的弟子一般除了修煉,就是與人單打獨斗,什么時候見過這種場面?此時見到,驚懼不已。

  他們本來高傲無比,沒有把東夷族人放在心上,認為來此,不過是來搶貢獻點的,此時,再也沒有了那種想法。

  大戰,這才是真正的大戰,能在這樣的大戰中活下去,已經不錯了。

  有些人只感覺兩腿發軟,已經打起了退堂鼓。

  眾人之中,只有陸鳴領悟了勢。

  以火之勢,對抗千軍萬馬之勢,才使得陸鳴心神平穩,并沒有太多的震動。

  “準備!”

  城墻上,一個鐵甲將軍大吼。

  城墻上的軍士動作整齊劃一,長弓出手,弓拉滿弦,眼睛死死的盯著前方滾滾而來的妖獸大軍。

  這些軍士,大部分都是武士境的武者,修為可能比不上玄元劍派的弟子,但是他們見慣了大戰,心理素質卻比玄元劍派的弟子強多了。

  轟隆隆!

  震動越來越劇烈了,數萬妖獸大軍,在慢慢的靠近。

  “殺!”

  當靠近到一定范圍的時候,那個鐵甲將軍下令。

  “殺!”

  “殺!”

  城墻上,數萬大軍大吼,吼嘯驚天,聲勢絲毫不弱。

  咻!咻!...

  隨后,弓箭射出,箭矢黑壓壓的一片,如一片烏云一般向著妖獸大軍射去。

  頓時,妖獸大軍之中,一只只妖獸被箭矢射中,倒在了地上,但,只是占據妖獸的一小部分而已,更多的妖獸依舊悍不畏死的沖來。

  “繼續射!”

  咻!咻!...

  又是一波箭矢,密密麻麻,向著妖獸射去。

  吼嘯驚天,血氣彌漫,慘烈無比。

  有些玄元劍派的弟子冷汗留了下來。

  這樣的場景,萬箭如雨,就算修為再強,護體真氣再強,也要被連綿不斷的箭矢擊穿。

  “哎呀,我的肚子有點痛,需要方便一下。”

  一個玄元劍派的弟子突然捂著肚子叫道,然后轉身就跑。

  “啊!我的肚子也有點痛,太巧了。”

  另外有人見此,也跟著開溜了。

  轉眼間,就走了幾十個。

  陸鳴搖了搖頭,就這樣被嚇退了,這樣的人,將來成就有限的很。

  “諸位少俠,現在還無需你們出手,你們等一下主要對付東夷族的強者,和高級妖獸。”

  一個身穿鐵甲的老者走過來道。

  陸鳴認得,此人是東缺城城主,傅良。

  陸鳴等人點頭,東缺城城墻雄偉高大,而下面的那些妖獸,大多都是一級妖獸,一級妖獸想攻上來,沒有那么容易。

  那些二級妖獸,甚至三級妖獸,就需要玄元劍派的弟子了。

  因為,東缺城的大軍中,大武師級別的高手并不多,都是將軍級別的。

  咻!...

  此時,東夷族的人也開始還擊了,他們在妖獸身上,射出一支支細小的箭矢。

  “防御!”

  隨著一聲大吼,城墻上豎起一片片盾牌。

  當!當!...

  東夷族射出的箭矢,全部射在盾牌上,只有少數射中東缺城軍士的。

  “還擊!”

  城墻上,又一輪弓箭射出。

  如此幾輪,妖獸已經臨近城墻了。

  “殺,沖上去,破開東缺城,搶奪一切財物和女人。”

  東夷族中傳出長嘯。

  “殺!”

  “殺!”

  東夷族的人一個個嗷嗷叫,操控妖要沖上城墻。

  城墻上,滾木,烈焰騰騰的火筒等,一股腦的傾瀉而下。

  慘叫聲不斷響起。

  慘烈,殺氣驚天,這和武者之間單打獨斗,完全不同,許多玄元劍派的弟子看的口干舌燥。

  陸鳴終于知道玄元劍派為什么要讓四院弟子接這個任務了,無非就是磨練。

  只有經過這樣的血戰,心志才能更上一層樓。

  終于,有妖獸沖上了城墻了,妖獸身上的東夷族的人射出一支支長箭。

  東夷族,大多赤/裸上身,強壯無比,身上掛著一把長弓,腰間別著一把彎刀。

  “殺!”

  傅良一聲大吼,拔出戰刀,當先向著一個東夷族的大漢斬去。

  刀芒破空,那個東夷族連人帶妖獸被劈為兩半。

  傅良的修為,起碼也是大武師三重以上,強大無比。

  “殺!”

  其他玄元劍派的弟子大吼,跟著殺出。

  頓時,劍氣,刀芒,拳勁,在城墻上閃耀。

  “大石頭,跟著我!”

  陸鳴叫道,手一動,火桐槍出現,長槍刺出,將一只妖獸釘死在城墻上。

  玄元劍派弟子的修為,無可爭議,一出手,沖上城墻的一批妖獸與東夷族人,瞬間被斬殺干凈。

  “撤退,撤退!”

  忽然,東夷族中,傳出大吼。

  接著號角響起,無盡的妖獸如潮水一般,向著沿海山脈的方向撤退了。

  眾人有些發愣。

  這就撤退了?才剛開始而已?

  “哈哈,東夷族也不過如此!”

  玄元劍派有弟子膽氣壯了,哈哈大笑。

  傅良皺眉,沉思了一會,道:“有些不對勁,東夷族怎么可能剛一進攻,就撤退了,不合常理。”

  “傅城主,也許是東夷族看到我們高手太多,怕了。”

  一個玄元劍派的弟子笑道。傅良皺了皺眉,沒有說話。

  陸鳴也目露沉思,他隱隱感覺,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東夷族來的快,去的也快,很快便沒了蹤影。

  接下來是清理戰場,陸鳴也假意上去幫忙,其實他的目的是妖獸與東夷族高手的精血。

  不過,低級妖獸與武者的精血對陸鳴幫助非常小,陸鳴專門選高級一些的妖獸與武者,但數量很少,大武師級別的更是一個也沒有。

  吞噬了幾十個武師六重以上的妖獸與武者精血,可惜對陸鳴的提升不大。

  戰斗結束,陸鳴等人回去休息。

  一天之后,戰鼓又起。

  眾人趕到城墻,果然是東夷族又來進攻。

  但這一次和上次差不多,東夷族攻擊了一波,還剛剛開始呢,他們又撤退了。

  第三天,還是如此。

  此時,許多人都感覺不對勁了。

  東夷族此舉,好像是在擾敵啊,根本不像是要正式進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