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44章 調戲穆蘭

  接下來七天,陸鳴想休息就休息,想出去走走,就出去走走,隨意的漫步于朱雀峰的各處風景名勝中。

  每天只抽兩個小時修煉戰龍真訣,打磨真氣。

  經過七天的休息,陸鳴精氣神飽滿,身心放空,一切負面情緒、壓力、煩惱等都丟在一邊。

  “陸鳴師兄,要不要去聽課,今天有長老專門講一些煉丹的基礎知識。”

  院子中,龐石看到陸鳴問道。

  “煉丹的基礎知識?”

  陸鳴露出感興趣的神情。

  一個武者,就算不是銘煉師,不會煉丹,但能懂一些基礎的藥理之學,對于自己的幫助還是很大的。

  就比如,你在野外,碰到一種珍貴的靈藥,卻不認識,那就尷尬了。

  還有,有些靈藥,摘取也是要講究方法的,胡亂摘取,反而失去了藥性。

  而陸鳴修煉的戰龍真訣,經常要多種材料配在一起,雖然戰龍真訣上面有秘方,但如果懂一些藥理,那配制起來,也會更加輕松一些。

  陸鳴早就想學一學一些基礎藥理知識了。

  “我們一起吧!”

  陸鳴一笑,和龐石一起向外走去。

  依然是上次聽課的那塊廣場,此時,已經有數百人在這里了。

  “是陸鳴師兄!”

  “陸鳴師兄好!”

  來這里聽基礎藥理學的,都是新入門的弟子,見到陸鳴后,紛紛恭敬的打招呼。

  現在,陸鳴在他們眼中,那就是偶像。

  與他們同一屆,成就卻天差地別,很多人到現在還沒有突破武師之境。

  甚至許多年輕的女弟子,那一雙雙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時的往陸鳴身上瞄。

  陸鳴摸了摸鼻子,裝作不知。

  “咦?怎么是穆蘭長老?”

  邊上,龐石詫異的輕呼。

  陸鳴心里一跳,抬頭看去,果然,廣場上方,一道曲線婀娜的身影款款而來,正是穆蘭。

  穆蘭目光掃視全場,看到陸鳴之后,也微微一愣,目光閃動了一下,隨后恢復原樣,開口道:“今日,我給你們講講煉丹學的一些基本知識,你們之中,可能大部分人都不會成為銘煉師,但多懂一些,還是好的,現在,就從基本的藥材配制和辨認開始講吧。”

  接著,穆蘭滔滔不絕,講起了煉丹學的一些基本知識,陸鳴聚精會神的聽了起來。

  穆蘭這一講,就是幾個小時,陸鳴聽的如癡如醉,感覺獲益良多。

  “難道穆蘭師姐還是一位銘煉師?”

  陸鳴思忖。

  “好了,今日就到此為止,你們回去吧!”

  穆蘭宣布,接著往陸鳴這邊看來,目光閃了一下,道:“陸鳴,你留下!”

  陸鳴心里一跳。

  其他人的目光紛紛投向陸鳴,隨后,他們想到了這段時間聽到的傳聞。

  “穆蘭長老又單獨留下陸鳴了,難道我聽到的傳聞是真的?”

  “不是吧,陸鳴真的喜歡穆蘭長老?”

  “這很正常好吧,是個男人都會喜歡吧,我也喜歡啊。”

  頓時,全場響起了一陣竊竊私語。

  “還不退下!”

  穆蘭眉頭一皺,喝道。

  其他人嚇了一跳,連忙離開。

  “陸鳴師兄,加油!”

  龐石臨走時還給了陸鳴一個鼓勵的眼神,讓陸鳴眼皮直跳,一陣無語。

  很快,廣場上只剩下陸鳴與穆蘭。

  “咳咳!“

  穆蘭干咳幾聲,道:“陸鳴,聽說你三招擊敗了麒麟院的天才,實在是出乎我的預料啊。”

  “多謝穆蘭師姐夸獎,我那是僥幸!”

  陸鳴客氣道。

  “但我要告訴你,神荒大陸,廣闊無邊,帝國無數,烈日帝國在整個神荒大陸面前,只是滄海一粟而已,自然,天才之多,也如恒河沙數,你現在雖然取得了一點成就,但與那些真正的妖孽相比,還有很大差距。”

  “所以,切不可懈怠,在你這個年紀,要把注意力放在修煉上,切不可想一些其他事情。”

  穆蘭認真告誡道。

  “來了!”

  陸鳴知道,穆蘭終于說到正題了。

  “我一直很努力修煉啊,不知道穆蘭師姐說的其他事,是指什么事呢?”

  陸鳴明知故問。

  “這個...你不知道?”

  穆蘭目光微微一閃,道。

  “當然不知道了,我這段時間一直在閉關修煉,都不知道發生了什么。”陸鳴繼續裝傻。

  “那個...這個...”

  穆蘭臉色有些發紅,一雙美眸霧氣騰騰,猶豫了半天,一咬牙道:“這段時間,外界傳聞,你...你心儀的對象是..是我,可否為真?”

  “啊?有這回事?”

  陸鳴故意大吃一驚,然后一手托著下巴,眼睛上上下下打量著穆蘭。

  穆蘭渾身不自在,美眸一瞪,道:“陸鳴,你這是什么意思?”

  “穆蘭師姐,你長的傾城傾國,美艷無雙,哪個男人看的不動心呢?”

  陸鳴答非所問,目光繼續亂瞄,嘴角掛著一絲莫名的笑容。

  穆蘭心里一跳,道:“難道外面傳聞是真的?”

  “嘿嘿!”

  陸鳴一笑,慢慢的靠近穆蘭,一雙眼睛直直的看著穆蘭的雙眼。

  穆蘭的心不由的碰碰亂跳起來,臉色發紅,使勁的讓自己淡定。

  但陸鳴的身體和臉,越靠越近,最后連彼此的呼吸都能感覺到了。

  穆蘭臉頰通紅,心跳如雷,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都是水霧,露出一絲慌亂之色。

  這時,陸鳴忽然一笑,道:“假的!”

  言罷,陸鳴轉身,大笑的離開,留下一臉呆滯的穆蘭。

  半響,廣場上響起了穆蘭咬牙切齒的大叫:“陸鳴...”

  已經走遠的陸鳴忽然莫名的打了個寒顫。

  “剛才會不會玩過了?”

  陸鳴低語,但想起了穆蘭剛才那個窘樣,他就心情大好,臉上露出了笑容。

  “陸鳴師兄,難道你成功了?”

  邊上一簇草堆之中,忽然跳出一個人影,陸鳴嚇了一大跳。

  “窩巢,大石頭,你躲在這里干什么?”

  一看是龐石,陸鳴無語。

  “當然是等陸鳴師兄你的好消息了,我剛才看到陸鳴師兄一路傻笑,怎么樣?是不是告白成功了?”

  龐石眼睛發光。

  “什么告白?什么亂七八糟的,大石頭,你不要亂說,我看你現在都被花癡那家伙帶壞了。”

  陸鳴臉上直冒黑線。

  “難道不是啊!”

  龐石撓了撓頭。

  “當然不是,大石頭,我告訴你,你出去別再亂說了,還有,千萬別聽花癡那個家伙亂說。”

  陸鳴鄭重的、認真的叮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