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43章 交友不慎啊

  今日,真是一波三折。

  開始,劍無塵等人到來,展露出無之姿,以及強悍無的實力,幾乎橫掃青銅榜的天才。

  青銅榜無人可敵,最后連張牧云都敗了。

  眾人以為今日青銅榜將名譽掃地了。

  但這時,陸鳴來了,以讓人瞠目結舌的實力,碾壓麒麟院的天才,最后還廢了劍無塵,使得局勢一下子翻盤了。

  今日,青銅榜的榮譽不僅不會有損,反而會因為陸鳴,而更一層樓。

  四大院弟子會覺得,那神秘莫測的麒麟院,也不過如此而已,特殊血脈又如何?普通生靈血脈,照樣能戰而勝之。

  端木麟是如此,力壓麒麟院,號稱四大天才之首。

  現在,是陸鳴。

  這樣,四大院的弟子會更有信心,信念自然也會更加堅定。

  “牧云兄,這是我的禮物,還滿意否?”

  此時,陸鳴轉身,微微一笑道。

  “哈哈哈,陸師弟這份大禮,可謂是空前絕后啊,請坐!”

  張牧云大笑,請陸鳴與他同坐。

  陸鳴欣然一笑,前入座。

  此時,已經有人前來整理戰場了。

  沒多久,戰場粗略整理了一下,便開始酒菜了。

  酒席開始,氣氛熱烈。

  “張師兄,小弟敬你一杯!”

  不久,有人開始敬酒。

  敬完張牧云后,又開始敬陸鳴。

  凌空提著酒壇,來到陸鳴身前,道:“陸鳴,今日真是大塊人心,我凌空從未服人,現在,我算是服了你了,來三大碗。”

  說完,凌空提著酒壇,咕嚕咕嚕的喝了起來。

  “來!”

  陸鳴起身,端起大碗,連干三碗。

  “好,陸鳴師弟豪氣,我也來敬你三碗!”

  段剛起身,也提著一個酒壇。

  陸鳴來者不拒,端碗豪飲。

  眾人見陸鳴沒有一點架子,對陸鳴好感更增,紛紛前來敬酒,氣氛非常熱烈。

  當然也有例外,如白虎院的弟子,目光閃爍,坐在一旁,有些尷尬。

  甚至有幾人臉色陰沉。

  陸鳴擊敗劍無塵他們,他們是唯一幾個不高興的人。

  陸鳴越強,對端木家族越不利。

  眾人推杯換盞,很快酒過三巡。

  在四院大時候,眾人雖然是對手,那只是在四院大的戰臺。

  下了戰臺,都是玄元劍派的弟子,彼此之間,并無仇怨,且都是年輕人,很快拉近了關系。

  如程飛鸞,雖是女子,但豪氣無,仗著和陸鳴同為朱雀院的弟子,硬要拉著陸鳴干了一壇,最后喝的醉眼迷離,小臉通紅,美艷無。

  引得凌空,段剛,董策等一幫色狼狼嚎不已,圍著程飛鸞團團轉。

  幾個銀袍長老在一旁喝著,看著這些少年,眼充滿期待。

  這才是江湖,這才是少年意氣,充滿熱血與激情,彼此競爭,又不缺友誼。

  這都是玄元劍派未來的棟梁啊。

  他們有些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這批人成長起來了。

  酒過三巡,已是深夜,宴席才散去。

  眾人成群結隊,往回而去。

  今夜,陸鳴沒有修煉,回到宿舍后,他好好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醒來,已經是正午了,陸鳴感覺神清氣爽。

  一伸懶腰,渾身響起了霹靂啪來的聲音。

  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卻見龐石一臉興奮的從院外回來。

  一見陸鳴,龐石興奮的道:“陸鳴師兄,你實在太厲害了,昨日在張牧云師兄的酒宴,你三招敗麒麟院的天才,現在宗門已經傳遍了。”

  言罷,龐石無崇拜的看著陸鳴。

  “這傳播的速度,還真快啊。”

  陸鳴心想。

  “陸鳴師兄,你知道嗎?我現在都成了名人了,因為和你一個宿舍,只要一走出去,有一堆女弟子圍著我。”

  龐石繼續道。

  “一大堆女弟子圍著你?干什么?”

  陸鳴一愣。

  龐石咧嘴笑道:“當然是打聽你的消息啊,打聽你的愛好啊,你喜歡什么樣的女孩子啊,有沒有心儀的對象啊,而你昨天的消息傳出后,這樣趨勢更恐怖了。”

  “啊?”

  陸鳴目瞪口呆,隨后苦笑不已。

  他沒想到會有這樣的結果。

  “哎!看來太出名也不好啊!”

  陸鳴美滋滋的嘆了一口氣。

  “那些女孩子太熱情了,我一下子沒頂住,把知道的都說了,陸鳴師兄,你不會怪我吧?”

  龐石憨憨的看著陸鳴道。

  “辛苦你了,大石塊!”

  陸鳴拍了拍龐石的肩膀,隨后隨意問了一句:“對了,你都說了什么?”

  “我說你喜歡豐滿成熟的女子,而且已經有心儀的對象了,是穆蘭長老!”

  龐石道。

  “什...什么?”

  陸鳴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一臉懵的看著龐石,道:“你...你真的這么說了?天啊,誰告訴你的啊?”

  “花癡告訴我的啊,他說你整天想吃穆蘭長老的豆腐,他說要和你絕交,說你見色忘義,而且通過我的觀察,他說的還蠻有道理的。”

  龐石撓了撓腦袋道。

  “有道理?有道理個屁!”

  陸鳴腦門全是黑線,咬牙切齒的道:“花癡,我跟你沒完。”

  “陸鳴師兄,你干嘛生氣啊,我這樣說,還是挺有效果的,好多女孩子一臉哀怨的離開了,說以后不在纏你了。”

  龐石繼續道。

  “我...”

  陸鳴差點噴出一口老血。

  交友不慎啊,這個消息要是傳到穆蘭那里去,他該怎么面對穆蘭?

  穆蘭不會誤會吧?

  此時,陸鳴只剩下苦笑和欲哭無淚了。

  看到陸鳴這幅摸樣,龐石關切的問:“陸鳴師兄,你怎么了?不舒服嗎?難道昨天大戰受傷了?“

  “沒有,我想靜靜!”

  陸鳴一幅心好累的表情。

  “哦,好,那我不打擾你了。”

  龐石道,隨后回到房間了。

  陸鳴欲哭無淚,想著要不要找穆蘭解釋一下呢?

  “算了,不管了,不過話說回來,穆蘭師姐那禍水級別容顏和身材,我有點想法,也是正常的吧,嘿嘿!”

  陸鳴嘿嘿笑了一聲,很快調整過來,信步向外走去。

  這幾天,陸鳴不打算修煉了,打算好好放松一下。

  自從得到至尊神殿,血脈開始重生之后,已經一年多了,陸鳴每時每刻,都在刻苦修煉,神經繃的太緊了,過猶不及,現在是該放松幾天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