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42章 在我面前,你是垃圾

  唰!唰!

  接著,陸鳴連續刺出兩槍。

  這兩槍快如閃電,如兩顆流星劃過長空,夾帶著炙熱的火焰,照亮天際。

  轟!轟!

  接著兩顆流星猛然爆裂開來,恐怖狂暴的力量瞬間爆發。

  從三人交擊的地方,一股股劍氣,刀芒,還有炙熱的槍芒,不要錢的向外席卷。

  幾個銀袍長老布下重重防御,護住了身后的桌椅和其他四院弟子。

  咻!咻!

  這時,一把戰刀,和一把戰劍,遠遠的飛了出去,同時,兩聲慘叫傳出,兩道身影拋飛而出,鮮血散落長空。

  是劍無塵和抱刀青年。

  光芒散盡,陸鳴手持長槍,立于場中,紋絲不動。

  勝了,陸鳴勝了。

  一人獨戰麒麟院的兩大天才,依然只是一招,以摧枯拉朽之勢,橫掃對方。

  太強橫了。

  管你什么天才,管你什么特殊血脈,一人一槍,橫掃天下。

  眾人仿佛看到這樣一幅畫面。

  劍無塵與抱刀青年兩人衣服破碎,身上出現一道道傷痕,狼狽不已。

  陸鳴一步一步向著劍無塵走過去,俯視他,淡然道:“我說過,三招之內,必定敗你,現在正好三招!”

  “陸鳴,你給我等著,早晚有一天,我必殺你。”

  劍無塵瘋狂的看著陸鳴,眼中盡是猙獰之色。

  “你看,你又來了,剛才你不是說了嗎?沒有本事的人說大話,那就是個笑話,現在,你連笑話都算不上了。”

  陸鳴嘲諷的道。

  “說吧,你盡管說,我劍無塵發誓,今日之辱,將來我一定會十倍,百倍,千倍的送還給你,我要折磨你,我要當著你的面,肆意的凌辱秋月,讓你痛不欲生,讓你后悔今日的所作所為。”

  劍無塵像瘋狗一樣大吼,眼中的殺機濃郁的宛如實質。

  他已經將陸鳴恨之入骨了,這個賤種,垃圾一樣的東西,居然敢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打傷他,擊敗他,在他看來,這是莫大的恥辱。

  當然,他羞辱別人的事情,他是不會去想的,在他看來,那是應該的。

  陸鳴笑了,只是笑容之中,卻帶著冰冷的殺機。

  “我陸鳴一生,最討厭別人威脅我,你,不該威脅我的。”

  陸鳴聲音冰冷下來,身上的殺機,毫不掩飾。

  劍無塵心里不由的一冷,叫道:“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你剛才不是叫囂著要廢了我嗎?現在又來威脅我,為了免除后患,當然也要廢了你了。”

  陸鳴淡笑。

  “廢了我?你敢?陸鳴,你這個垃圾一樣的東西,你知不知道我是誰?我是特殊血脈,麒麟院的弟子,玄元劍派未來的霸主,未來的棟梁,你敢廢了我?”

  劍無塵好像聽到一個笑話一樣大笑起來。

  但他只笑到一半,卻再也笑不下去。

  因為他發現陸鳴的眼神冰冷而又堅定,不可動搖。

  他心里一寒,一道刺骨的寒氣從他的尾椎升起,直沖天靈蓋,他急忙叫道:“不,不要...”

  他話還沒說完,陸鳴的長槍就刺了出去,刺進了他的丹田,將他丹田中的氣旋擊的粉碎。

  劍無塵愣住了,楞了半響,才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啊啊啊,我的丹田,我的修為,陸鳴,賤種,垃圾,你居然真的廢了我的修為,你不得好死!”

  嘶嘶嘶...

  全場響起了一片倒吸涼氣的聲音。

  陸鳴真的廢了劍無塵的修為。

  好果斷的性格,好狠辣的手段,好大的膽子。

  劍無塵可是麒麟院的絕世天才啊,特殊血脈,是玄元劍派重點培養對象,秘密隱藏,就是怕被其他宗門派人暗殺。

  現在倒好,被自己宗門的人廢掉了修為。

  “廢的好,要是我,也不會猶豫。”

  凌空眼中閃過兇狂之色,冷冷道。

  其他人無語,誰和你一樣,如妖獸一般,不計后果啊。

  “陸鳴,你完了,你廢了我的修為,你也逃不掉,我是麒麟院的天才,宗門一定會為我做主的,你死定了。”

  劍無塵依然大吼。

  但陸鳴臉色無比平靜,淡漠的看著劍無塵,道:“蠢貨!”

  “什么?”

  劍無塵有些發愣。

  “我問你,你的依仗是什么?”

  陸鳴忽然開口問道。

  劍無塵拼命的捂著丹田,有些發愣。

  其他人也是如此,不知道陸鳴問這個問題干什么。

  “你的依仗,無非是你的特殊血脈,你的天賦而已,你仗著自己的特殊血脈,自以為高高在上,俯視他人,視他人為垃圾。”

  “以你的特殊血脈,宗門要百般呵護著你,花費大量資源培養你,這一切,都是你的血脈和天賦帶來的。”

  陸鳴道。

  “不錯,我天生高貴,豈是你羨慕的來的?”劍無塵道。

  陸鳴淡然一笑,俯視劍無塵,一字一句道:“但是,現在你自以為是的天賦,在我面前,甚至連垃圾都不如,你所謂的天賦,在我面前,狗不是。”

  “你說,宗門會為了你這個修為已經廢掉的廢物,而出手懲罰我這個天賦遠遠在你之上的人嗎?可能嗎?”

  轟隆隆!

  陸鳴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字,都像雷霆一樣,在劍無塵腦海中炸響。

  是啊,陸鳴的天賦遠在他之上,對于玄元劍派的價值,也遠在他之上,又豈會為了他一個已經廢掉的廢物,懲罰陸鳴?

  絕不可能,說不定宗門高層還會大力培養陸鳴。

  “不,不,不是這樣的,不會的,不會的。”

  劍無塵絕望的大吼起來,難以接受這一切。

  他知道,他被廢,只能白白被廢了,宗門絕不會為他出頭。

  現場,其他人也恍然,確實如此。

  陸鳴現在展露的天賦,已經能和端木麟,風無忌這樣的天才相比了,一般的特殊血脈,都不如他,又怎么會真的重罰他。

  “今日牧云兄大喜之日,你們趕緊帶著他,給我滾!”

  陸鳴不再去看如一灘爛泥一般的劍無塵,目光轉向抱刀青年。

  此時,抱刀青年和那個強壯青年已經嚇破了膽,哪里敢有絲毫的話說,連忙拖著還在大叫的劍無塵,飛快的出了劍舞別院。

  一場危及到青銅榜榮譽的風波,因為陸鳴的到來,就這樣匆匆結束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