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39章 雙劍之戰

  “還算有點實力,古玉八殺——人殺!”

  劍無塵輕喝,一道恐怖的殺氣彌漫而出,伴隨著殺氣的是一道恐怖的劍光。

  這道劍光,擊向步星凱的毒龍。

  勁氣四射,地面被強大的勁氣擊出一個個大坑,不遠處的桌椅若非一些白銀級弟子,甚至長老運功擋住,恐怕也要被擊成齏粉。

  一聲震動,步星凱的長槍脫手而出,飛向遠處,碰的一聲插在一座假山上,而他本身渾身大震的后退,連退二十多步還沒站穩,一個白虎院的白銀級弟子身形一動,出現在步星凱身后,擋住了步星凱的退勢。

  步星凱臉色急劇變幻,隨后一口血噴出,一只手顫抖個不停。

  眾人看到,他右手上的袖子已經破破爛爛,手臂上布滿了血痕,那些血痕,如一條條密密麻麻的小劍。

  “好霸道的劍法,好霸道的實力。”

  眾人倒吸涼氣。

  “張牧云,不要讓這些雜兵出手了,純屬浪費我的時間,你自己出手吧!讓我看看你的實力。”

  劍無塵看向張牧云道。

  眾人的目光也轉向張牧云。

  如今在此,也只有靠張牧云了,排名第一的陸鳴并不在。

  “好,早就聽聞麒麟院招收的都是絕世天才,甚至大多數都是特殊血脈,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以往想要找麒麟院的弟子領教一下,都不能,現在正好領教一下。”

  張牧云邁步走出,目光如電。

  “牧云哥哥,小心!”

  卓易蓉有些擔心道。

  “放心!”

  張牧云微微一笑,隨即走到劍無塵身前。

  “張牧云,出手吧,看你有沒有資格讓我拔劍。”

  劍無塵淡淡的道,自信無比。

  “狂妄,面對張牧云,還想不拔劍,怎么可能?”

  “張牧云的實力,又豈是他人能比的。”

  一些青銅榜上的弟子小聲議論,看著張牧云,眼中露出希冀之色。

  如今能挽救青銅榜的榮譽的,也只有張牧云了。

  張牧云微微一笑,并不在意,但下一刻,一股鋒利、霸道,無堅不摧的氣息從張牧云身上爆發而出。

  劍無塵臉色第一次變了,似乎有些難以置信的低語:“這是..‘勢’,金之勢!”

  后邊,抱刀青年與強壯青年,臉色也變了。

  “怎么可能?區區四大院的垃圾,居然有人能在武師境就能領悟‘勢’,該死,怎么可能?”

  抱刀青年不可思議的大喝。

  身為特殊血脈,高高在上的他都沒有領悟‘勢’,區區普通血脈的垃圾廢物居然能領悟‘勢’,他有些難以承受。

  “哼,特殊血脈又怎么樣,普通生靈血脈,也有絕世天才,甚至有人能覺醒遠古神獸的血脈,遠超特殊血脈,有什么好囂張的。”

  一個青銅榜上的天才道。

  看到麒麟院的幾人驚駭的表情,四周觀戰的人心里大為爽快。

  終于有機會反駁了。

  抱刀青年與強壯青年臉色陰沉。

  “哼,以為領悟了‘勢’,就能是劍師兄的對手嗎?真是天真。”

  抱刀青年冷哼。

  劍無塵臉色變了一些,又恢復過來,重新恢復了自信,道:“張牧云,你的確出乎我的預料之外,你有資格讓我拔劍,也有資格知道我的名字,記住,我名為劍無塵,是你一輩子也超越不了的人。”

  劍無塵話音落下的同時,在他身上,同樣爆發出一股鋒利、無堅不摧的氣息。

  勢,金之勢!

  劍無塵居然也領悟了金之勢。

  “他...他居然也領悟了金之勢?怎么可能?”

  “難道麒麟院都強成這個樣子嗎?”

  四院大比的時候,陸鳴與張牧云都展現出‘勢’,震驚四大院,兩人都被稱為玄元劍派數年才得一見的天才。

  但現在,麒麟院隨便跑出一個青年,居然也領悟了‘勢’,實在有些打擊人。

  “我知道了,他肯定是特殊劍之血脈,聽說特殊血脈,有種種神奇的功能,有些人通過血脈,能更快領悟‘勢’。”

  一個銀袍長老出聲。

  眾人心里一凜,特殊血脈,居然如此神妙?

  兩人的‘勢’在空中相遇,居然發出金鐵交擊的聲音,甚至有火花碰撞而出。

  鏗!鏗!

  兩聲劍鳴響起,幾乎同時,兩人拔劍了,兩道璀璨的劍氣沖天而起,冰冷絕強的劍氣,彌漫整個劍舞別院。

  兩道身影,化為兩道劍光,同時撲向對方。

  一聲轟鳴,劍氣肆意的爆發而出,地面上,被劍氣掃過,留下了密密麻麻的劍痕。

  唰唰!

  身影閃動,幾個銀袍長老出現在前面,一股無形的力量彌漫開來,擋住了密密麻麻的劍氣。

  “四季劍法,秋風蕭瑟!”

  “古玉八殺,天殺!”

  兩道充滿毀滅之力的劍光在空中相遇,兩道劍氣匯聚成一道,沖天而起。

  兩人的腳下,大片的地面被劍氣轟中,深深的陷了下去。

  當!當!當..

  接著,就是密集的交鋒,兩人展開了激烈的大戰。

  眾人緊緊的盯著空中。

  “張牧云,一動要勝啊。”

  眾人期盼著,希望張牧云能扳回一局。

  “不好,張牧云已經爆發血脈了,但劍無塵還沒有爆發血脈。”

  忽然,一聲低沉的呼聲傳出。

  眾人心里大震,果然如此,張牧云已經爆發血脈,可以說是展現出全部的實力了,但是劍無塵卻還沒有爆發血脈。

  血脈沒有爆發,居然就能與張牧云打成平手,劍無塵給人的感覺,簡直深不可測。

  沒有人知道他到底用出了幾分實力。

  “劍無塵修煉的功法,絕非是黃級功法,應該玄級功法,玄級功法修煉出來的真氣,比黃級功法更渾厚,更凝練。”

  一個銀袍長老為大家解釋起來。

  “而且,他的真氣中,蘊含極強的劍勢,就像是一把把劍一般,應該是他血脈的一種優勢。”

  另外一個銀袍長老也解釋道。

  眾人恍然,難怪劍無塵這么強,他的真氣,就比張牧云強了。

  隨后心里發冷,強大成這樣,同級一戰,還怎么戰勝?

  難道今日注定青銅榜、四大院,要名譽掃地了嗎?

  “結束了,古玉八殺,神殺!”

  劍無塵冷漠的聲音響起,一道劍光,如天外飛仙,殺神斬魔。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