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35章 張牧云定親

  麒麟院的弟子為什么那么神秘,隱藏的那么深,就是一種保護,避免被其他宗門暗殺。

  “你要聽你師尊的話,你師尊也是為了你好!”

  陸鳴正色道。

  秋月吐了吐舌頭,道:“知道啦少爺,只是現在秋月不能陪在少爺身邊,照顧少爺了。”

  “那就要努力修煉了,等哪一天達到大武師四重以上,少爺帶你一起闖蕩天下。”

  陸鳴鼓勵道。

  “真的嗎?少爺可不許騙人。”

  秋月眼中充滿期待。

  “當然是真的,少爺什么時候騙過你了。”

  陸鳴一笑。

  時間就在兩人聊天之中過去了,很快就過去了一個多小時。

  “少爺,我要走了,師尊該要找我了。”

  秋月依依不舍道。

  “去吧,以你的天賦,我們很快就可以一起闖蕩天下了。”

  陸鳴捏了捏秋月的臉蛋,笑道。

  秋月大眼睛中閃爍著霧氣,忽然踮起腳尖,在陸鳴臉上親了一口,然后臉色通紅的轉身就跑,像一只受驚的兔子,跑的飛快,轉眼消失在山林間。

  感受著臉上淡淡的濕潤與香氣,陸鳴微微一笑,低語:“這個丫頭,一段時間不見,膽子大了不少。”

  微微搖頭,轉身離開了這里。

  接下來的日子,繼續修煉與獵殺妖獸。

  武技與修為,都在穩步提升。

  時光悠悠,轉眼又是一個月。

  這一個月的收獲是喜人的。

  罡火槍訣終于再做突破,達到了第六個層次,人武合一的境界。

  不過凌空步,只是修煉到第二個層次的巔峰,還沒有突破第三個層次。

  不過陸鳴的修為,已經達到武師九重巔峰,下一步,就是大武師之境了。

  “該回去一下了。”

  算算時間,陸鳴進入沿海山脈,已經兩個多月了。

  修煉之道一張一弛,也不能一味的修煉,一味的苦修,有時候不一定有好的效果。

  身形一動,陸鳴向著玄元劍派而去。

  半天之后,陸鳴回到了宿舍。

  “陸鳴師兄,你終于回來了,我還以為你趕不上了呢?”

  一看到陸鳴,龐石就急忙道。

  “趕不上?什么趕不上?”

  陸鳴好奇的問道。

  “張牧云與卓易蓉的訂婚慶宴!”

  華池從房間中走出,手中拿著一張請帖。

  “張牧云和卓易蓉定親了?”陸鳴微微一一愣。

  “七天前,張牧云親自來給你發請帖,可惜你不在,他就把這張請帖留在我這里了。”

  華池把請帖交給了陸鳴。

  陸鳴打開請帖一看,時間剛好是今天,而地址,是在玄劍城劍舞別院。

  劍舞別院,陸鳴聽說過,在玄劍城非常有名,以環境優雅著稱,許多名流有什么喜事,都會選在劍舞別院舉辦。

  “那我趕的正是時候,現在趕去,正好!”

  陸鳴一笑。

  現在太陽還沒落山,趕去不晚。

  張牧云給陸鳴的印象很不錯,是一個可交的朋友,對方與卓易蓉定親,親自來給他送請帖,陸鳴自然是要去的。

  “你們要不要一起去?”

  陸鳴問道。

  “算了,這次去的都是高手,我們就不湊這個熱鬧了。”

  華池道。

  陸鳴心知華池心高氣傲,便沒有再多說,告辭了一聲,向著玄劍城而去。

  玄劍城劍舞別院,異常的熱鬧。

  紅燈高照,一片喜慶。

  張牧云,天賦絕頂,在陸鳴沒有崛起的時候,穩居青銅榜第一,就連端木云陽這個新人王都被他死死的壓著。

  而且他為人隨和,待人寬仁,有王者之風,在玄元劍派的人氣非常好。

  這一次他與卓易蓉訂婚,青銅榜上六十人,足足來了五十多人。

  不僅如此,還有一些白銀級弟子,長老執事等,甚至連銀袍長老,都來了好幾個。

  加上張牧云和卓易蓉的家人,劍舞別院中,足足有好幾百人。

  在劍舞別院中的一座小湖邊,有一塊平坦的空地,空地之中,擺了幾十桌宴席。

  此時,雖然還未開席,但人基本已經到齊了。

  相熟的人坐在一桌,相互聊著天。

  就在這時,一個護衛模樣的中年男子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嘴角還留著鮮血,一邊臉腫起了一大塊。

  “張繼,怎么回事?”

  張牧云邊上,他的父親站了起來,冷聲問道。

  這一幕,自然也落在其他人眼里,都詫異的望了過去。

  “老爺,少爺,門外有人沒有請帖,不請自來,我們只是問了一下,他們就出手傷人,已經強闖進來,我們攔不住啊。”

  護衛大聲道。

  “什么請帖?我們要去的地方,還需要請帖嗎?”

  一道高傲冷酷的聲音響起,三個青年,走了過來。

  “你們是什么人?不知道今日是張師兄訂婚的日子嗎?居然敢強闖?”

  一個青龍院的弟子起身大喝。

  他叫武愧,青銅榜排名四十三。

  “喲喲喲,一個區區狗屁青銅榜的弟子定親,算什么大事?有什么敢不敢的?”

  一個懷里抱著一把戰刀的青年冷笑道。

  “狂妄,我看看你有什么本錢?”

  武愧怒喝,身形一動,如一只蒼鷹一般撲向抱刀青年,一爪向著抱刀青年抓去。

  “雕蟲小技,也敢班門弄斧!”

  抱刀青年冷笑,一掌劈出。

  抱刀青年這一掌劈出,明明只是肉掌,但眾人卻好像看到了一柄絕世戰刀出鞘,刀芒沖霄而起,一道明晃晃刀芒,斬在武愧的手爪上。

  下一瞬,無愧慘叫一聲,身形倒飛了回去,連續撞碎了兩張桌子,才站穩身形,但身體不停顫抖,他的一只手掌,鮮血淋漓。

  眾人大吃一驚,有些震驚的看著那個抱刀青年。

  以肉掌隨手劈出一刀,就將武愧擊傷,這等戰力,絕非等閑。

  要知道武愧在青銅榜上排名四十三,想要如此輕松一招擊敗他的,起碼也要青銅榜上排名前二十的天才才能辦到。但這幾人,面生的很,根本不是四大院的弟子。

  那是哪里來的天才?

  張牧云起身一抱拳,道:“幾位到底是什么人?張某自認為從未得罪過你們。”

  “嘿嘿,你就是青銅榜排名第二的張牧云吧?”

  其中一個面色冷酷的青年道。

  如果陸鳴在這里,一定能認出,這個冷酷青年,正是麒麟院的劍無塵。

  其他兩人,都是麒麟院的弟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