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34章 寒冰血脈

  陸鳴淡淡一笑,伸出一只手,抓住秋月的一只小手,然后看著劍無塵,道:“你難道沒有看出來,秋月很在意我,你在她在意的人面前這樣罵我,不是蠢貨是什么?”

  “雜碎,放開你的狗爪!”

  看到陸鳴居然抓住秋月的手,劍無塵眼睛都紅了。

  自從見到秋月的第一眼起,他就把秋月預定為他的女人,現在,陸鳴居然敢抓秋月的手,就連他,都從來沒有碰到秋月的手,這個雜碎,他怎么敢?他怎么配?

  他心里嫉妒之火,簡直要燃燒九重天。

  他一步跨出,瞬間臨近陸鳴,一掌向著陸鳴斬下。

  明明只是手掌而已,但給人的感覺,卻像是一把絕世神劍出鞘。

  “劍無塵,你干什么?”

  秋月大驚失色,想要擋在陸鳴身前。

  但陸鳴一步跨出,接著一拳轟出。

  拳頭與劍無塵的手掌擊在一起。

  一聲巨響,勁氣四溢,陸鳴與劍無塵腳下的山地,像是被犁過一樣,出現一條條深深的溝壑。

  微微一晃,兩人各自后退兩步。

  “劍無塵,住手!”

  秋月擋在陸鳴身前,怒視劍無塵。

  看到秋月這幅摸樣,劍無塵停了下來,不過臉色更加難看了,盯著陸鳴,道:“小雜碎,原來有幾分本事,能接我三成功力,看來你是四大院所謂青銅榜上的人吧?”

  陸鳴淡然一笑,道:“能逼出我兩成功力,你也算不錯!”

  “兩成功力?哈哈哈,信口開河的能力還真不小,說出來也不怕人笑掉大牙。”

  劍無塵大笑,滿是嘲諷之色。

  其他幾個青年也露出了嘲諷的笑容。

  陸鳴說剛才只施展出兩成功力?誰信?

  陸鳴冷笑,也懶得解釋。

  “既然你說只施展出了兩成功力,那我倒要看看你十成功力有多強?”

  劍無塵冷笑,一聲劍鳴聲響起,在他頭頂,一把古樸的戰劍浮現而出。

  這把戰劍,看上去充滿了歲月的斑駁,非常古老,好像從遠古時代流傳下來。

  這是劍無塵的血脈。

  兵器類的血脈,都是屬于特殊血脈,玄妙無比,難以揣度。

  陸鳴眼中精光一閃,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特殊血脈。

  劍形血脈一出,劍無塵身體四周,布滿了凌厲的劍氣。

  陸鳴眼中露出了一絲戰意,特殊血脈,他又有何懼?

  他看得出來,劍無塵也是武師九重巔峰的修為。

  就當陸鳴要爆發修為,與劍無塵一戰的時候,秋月怒喝:“劍無塵,你今日敢出手,今后你我就是死敵!”

  秋月句句斬釘截鐵,不容置疑。

  “你...”

  劍無塵怒火沖天,但也無可奈何,劍形血脈消失,氣息弱了下來。

  “少爺,我們走!”

  秋月一拉陸鳴的手掌,拽著他就向外面走去。

  陸鳴眉頭挑了挑,便任由秋月拉著,一直往前,消失在這里。

  “劍師兄,區區一個四大院的垃圾,居然敢頂撞你,和秋月師妹走的那么近,真是該死!”

  另外一個青年道。

  看著陸鳴與秋月消失的方向,劍無塵眼中嫉妒之火熊熊燃燒,殺機無比熾烈。

  “那個小子能接劍師兄三成功力一擊,應該是四大院所謂青銅榜上的人,呵呵,我麒麟院不出,這些青銅榜上的人,還真當自己是天才了,真是可笑。”

  一個身穿藍袍的青年笑道。

  “我麒麟院,是該出去走動走動了,不然,其他四院都要把我們忘記了,都不把我們放在眼里了。”

  劍無塵冷聲道。

  下一刻,他身形一動,整個人化為一把劍光,向著那只三級一重妖獸沖去。

  噗嗤一聲,這只妖獸直接被斬為兩半,鮮血四濺。

  秋月拉著陸鳴,一直走了數里,才停了下來。

  “少爺,劍無塵這個人雖然可惡,很討人厭,但天賦卻高的可怕,戰力極其強大,少爺現在不宜與他一戰。”

  秋月向陸鳴解釋道,生怕陸鳴心里不舒服。

  陸鳴一笑,伸出手刮了刮秋月的鼻尖,道:“要不是你拉走我,少爺我一定把他打趴下。”

  秋月眨了眨眼睛,臉色微紅,也沒有當真,道:“少爺,這...這段時間,秋月很想你,你...你有沒有...”

  說道這里,秋月臉色紅彤彤,羞澀的低下頭,后面的話卻怎么也說不下去了。

  “我們家秋月這么漂亮,少爺怎么能不想你呢?我時時刻刻都在想你呢!”

  陸鳴趴在秋月耳邊道。

  秋月的臉色更紅了,連脖子都紅透了,道:“真...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少爺什么時候騙過你。”

  陸鳴一臉正色道。

  秋月的臉上露出了開心的笑容,但下一刻又露出愁容,道:“可惜師尊現在還不讓我出去闖蕩,除非達到大武師四重以上,不然秋月就可陪在少爺身邊了。”

  “恩?秋月,你血脈覺醒了嗎?”

  陸鳴問道,有些好奇。

  “覺醒了,少爺你看!”

  說著,秋月背上血光一閃,一團雪白的氣團浮現而出,同時,一道道寒氣彌漫,以陸鳴的修為,都感覺渾身冰冷。

  更讓陸鳴吃驚的是,雪白氣團上,那八道血紅色的脈輪。

  八道脈輪,八級血脈,陸鳴震驚不已。

  下一刻,秋月便收起了血脈,場上溫度回升。

  “秋月,這難道是寒冰血脈?”

  陸鳴有些驚訝的問。

  “是啊!”

  秋月點點頭。

  “果然是寒冰血脈!”

  陸鳴心里一震,隨之大喜。

  特殊血脈,也分好幾種。

  常見的是兵器類血脈,還有一種,為自然類血脈。

  如寒冰,烈火,風,血,雷等等。

  這類血脈,秉承天地自然而生,天生與這些元素契合,奇妙無比,也強大無比。

  修煉相關的武技,甚至領悟其相對應的‘勢’,都有得天獨厚的優勢。

  但是自然類血脈太少了,億萬人中,也難有一個。

  而且,血脈等級,也高達八級,這更加的稀少。

  要知道,端木麟號稱絕世天才,血脈等級,也才七級而已。

  而玄元劍派歷屆的新人王,大多也才六級血脈。

  難怪秋月的師尊要讓她達到大武師四重以上,才讓她出去闖蕩。

  這樣的天賦,要是讓其他宗門知道,恐怕會派人暗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