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33章 再見秋月

  “看來,我血脈的功能,比我想象的還要奇妙,還需要多多開發啊。”

  陸鳴心道,他準備多多試驗一下。

  當即,他身形一閃,離開了這里,去尋找其他妖獸去了。

  不久之后,他果然發現血脈另外一個用法。

  那就是當陸鳴吞噬一只妖獸精血的時候,當他集中精神,有意讓血脈完全吞噬精血能量的時候,果然,噬靈血脈完全把這一份精血吸收了,一點能量也沒有給陸鳴。

  反之,陸鳴想把一份精血的能量全部用來提升修為,卻辦不到,會被噬靈血脈吸收掉一半。

  也就是說,他可以把一份精血全部用來提升血脈等級,但不能全部用來提升修為。

  這樣更好,以后提升修為用妖丹,提升血脈等級用精血,這樣血脈的等級才能更快的晉升。

  不過這一片區域,三級妖獸極少,大多數二級妖獸。

  陸鳴決定繼續深入。

  一天之后,在一條山谷中,陸鳴看到一只高達十米的巨猿,吼嘯如雷,氣息如山岳,嚇的陸鳴拔腿便跑。

  這一頭巨猿,起碼也是三級四重以上的妖獸,強大之極,陸鳴根本不是對手。

  十幾里后,陸鳴才停了下來。

  想要尋找到合適的妖獸,并沒有那么容易,要么就是太低級,要么就是太高級。

  之后的日子里,陸鳴就在沿海山脈中一邊獵殺妖獸,一邊修煉武技。

  當然,煉體功法《烈焰金剛訣》,陸鳴也沒有停下,每天都會抽時間修煉,但是煉體之道,乃是水磨的功法,進展極慢。

  就這樣,一個月過去了。

  終于,凌空步突破到第二個層次。

  一個月,三級一重妖獸,也被陸鳴獵殺了八頭,陸鳴的修為,一舉突破到武師九重后期。

  這一日,陸鳴正在修煉《凌空步》。

  凌空步晉升第二個層次,更加的玄妙,陸鳴是身體簡直像沒有重量一般,可腳踏樹枝而行,一躍而出,能跨過五十米的距離才落地。

  陸鳴幾個縱越,就登上了一座幾百米高的山峰。

  這時,陸鳴突然神情一動,他聽到了打斗的聲音。

  并非是妖獸之間的廝殺,而是人與妖獸的戰斗。

  “過去看看!”

  陸鳴從山峰上一躍而下,身輕如燕,像一只大鳥一般向著聲音的來源處趕去。

  千米之后,聲音漸漸清晰起來。

  妖獸的吼嘯聲,以及人的厲喝聲,清晰可聞。

  轉過一片茂密的樹林,前方的情景映入眼簾。

  八個少年男女,立于山林之中,年紀都不是很大,最大的也才十七八歲的樣子,但個個器宇軒昂,氣息渾厚凝練,全部都是高手。

  而在前面一點,一個手持長矛的少年正與一只妖獸搏殺。

  那只妖獸,已經傷痕累累,眼看被擊殺只是遲早的事情。

  “三級一重妖獸!”

  陸鳴的目光猛然一凝,有些震驚。

  他看的分明,那個少年的修為,只是武師九重巔峰而已,武師九重巔峰,居然能與三級一重妖獸搏殺,而且將三級一重妖獸完全壓在下風,這樣的戰力,要是放在青銅榜上,已經能夠排進前三了。

  但那個少年,陸鳴絕對不認識。

  這些少年是誰?怎么會有如此戰力?

  突然,陸鳴眼睛一亮,因為他在人群中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居然是秋月。

  秋月長裙飄飄,黑發及腰,明眸皓齒,肌膚如玉,身姿曲線婀娜,比以前更加美麗動人了。

  “王師弟最近進步了很多,已經能完全能夠獨立斬殺三級一重妖獸了。”

  一個青年笑道。

  “身為麒麟院的弟子,武師九重巔峰擊殺三級一重妖獸,這是最基本要達到的,不要拿我們和四大院那些垃圾相比。”

  一道冷酷高傲的聲音響起。

  “劍師兄說的是。”

  其他幾個青年連忙道。

  “誰在那里鬼鬼祟祟,給我滾出來!”

  突然,一個青年轉身,向著陸鳴這個方向冷喝。

  其他人紛紛朝這邊看過來。

  陸鳴苦笑,看來是被發現了。

  當下踏步走了出去。

  “哪來的狗雜碎?居然在這里偷看我們修煉,這是大罪你知道嗎?”

  一道冰冷的聲音響起,一個身穿銀色勁裝的青年冷冷的看向陸鳴。

  聽聲音,是之前那個冷酷高傲的青年。

  陸鳴皺了皺眉,這人還真是讓人無語,他只不過看了幾眼而已。

  “狗雜碎,你聾了嗎?我跟你說話你沒有聽到嗎?”

  冷酷青年有冷聲道。

  “少爺,少爺,怎么是你?”

  突然,一道驚喜的聲音響起,秋月驚喜的看著陸鳴,然后幾步跨出,出現在陸鳴身邊。

  “秋月,好久不見了。”

  陸鳴微笑道。

  “少爺,是好久不見了,沒想到在這里碰到少爺你。”

  秋月的一雙美眸中,全是喜色,以及深深的思念之情。

  另一邊,其他幾個青年都愣住了。

  少爺?

  秋月居然叫這個少年少爺?

  冷酷青年的一張臉陰沉無比,問道:“秋月,你叫他什么?少爺?”

  “不錯,他是我少爺,劍無塵,你說話最好放尊重點。”

  秋月聲音冷了下來,眼中露出一絲厭惡之色。

  “放尊重?哈哈哈,小子,你是不是四大院的弟子?”

  劍無塵問。

  “不錯!”

  陸鳴淡淡道。

  “秋月,你聽到沒有,他一個四大院的廢物,垃圾,怎么有資格成為你的少爺?秋月,我們都是特殊血脈的武者,何等高貴,這個低賤的砸碎給你提鞋都不配,秋月,你還是讓他滾吧!”

  劍無塵眼神高傲冷漠,俯視著陸鳴,帶著濃濃的不屑。

  就好像一個高高在上的皇帝,在看一個乞丐一般。

  陸鳴蹙眉,眼中冷光一閃。

  這個家伙,自我感覺也太好了吧!

  秋月手中白光一閃,一柄如冰一般的彎刀出現,遙指劍無塵,聲音冷漠,道:“劍無塵,你再侮辱少爺,我不惜與你一戰。”

  冰冷的殺機,涌向而出,方圓幾十米之內,溫度急劇的下降,好像一下子來到了寒冬。

  陸鳴詫異,看來一段時間不見,秋月的修為,已經到了一個極其高深的境界了。

  “秋月,你居然為了個低賤的雜碎,對我拔刀相向?可惡?該死!”

  劍無塵大吼,簡直難以忍受。

  “蠢貨!”

  陸鳴突然搖了搖頭。

  劍無塵楞了一下,隨后爆發出冰冷的殺機,咬牙道:“小雜碎,你說什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