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29章 四院第一

  兩道身影,瞬間跨過五十米的距離,轟擊在一起。

  勁風激射,兩人一擊之后,身形飛退,但下一刻,又繼續戰在了一起。

  張牧云的劍法,以及金之勢結合,變的鋒利無比,無堅不摧,無物不破。

  而陸鳴的槍法,和火之勢結合,強橫霸道,破滅一切,毀滅一切。

  兩人都是攻擊之中的代表,都具有極強的攻擊力,大戰起來,自然沒有什么花哨,大開大合,如狂風暴雨一般。

  看臺的四院弟子,以及諸位長老,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場中,盯著戰臺上兩道激烈大戰的身影。

  有些修為不夠的,甚至只能看見戰臺上兩道光影,在縱橫激戰,勁氣四射,完全看不到具體交戰的情況。

叮叮當當  幾個呼吸,兩人就交手幾十招,炙熱的火星四處亂濺,那種驚心動魄的戰斗,讓眾人甚至忘了呼吸,臉龐憋的通紅。

  轟鳴聲越來越密集,兩人交手越來越快,激戰的越來越激烈。

  “精彩,實在太精彩了。”

  “你看得清他們交手的具體情況?”

  “就是看不清才精彩啊。”

  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

  一些修為低的弟子看的津津有味,一些修為高的弟子看得臉色凝重。

  “掌門,你覺得誰能勝利?”

  一個金袍長老問玄元劍派掌門。

  玄元劍派臉上露出了笑容,道:“兩人的勢,都是剛剛領悟不久,都只是初入門而已,難分高下,而張牧云的肉身和武技,比陸鳴更強,但陸鳴修煉的功法非同小可,真氣雄厚凝練,比張牧云更強。”

  “但據我了解,張牧云掌握的不止一門玄級武技,但陸鳴的血脈也沒有爆發,不過陸鳴的血脈很奇特,似乎只能爆發幾個呼吸,所以這一戰,勝負難料。”

  “兩人都是福緣深厚之人,各有機緣啊。”

  一個金袍長老感嘆。

  經過這么多場大戰,陸鳴真氣與血脈的奇特性,自然瞞不過玄元劍派掌門以及金袍長老這樣強者的眼睛。

  但武道世界,每一個人都有每一個人的機遇,這很正常,以他們的身份,自然不會去覬覦幾個晚輩的機緣。

  門下的弟子有機緣,他們更開心,這樣宗門以后才能更加強大。

  “不能贏,陸鳴一定不能贏!”

  陸瑤與陸云雄兩人眼珠子都要瞪出來了,心里不停的大叫,希望張牧云能贏。

  轉眼劍,陸鳴與張牧云的激戰了一百多招了。

  “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分多鐘,張牧云血脈爆發的時間,還剩下一分鐘不到。”

  陸鳴心念急轉。

  “雙手劍道!”

  就在這時,張牧云另外一只手中,突然出現了一把長劍。

  左右手各一把長劍,向著陸鳴攻去。

  “雙手劍!”

  陸鳴一驚。

  不僅是他,全場的人都是大吃一驚。

  雙手劍,可不是誰都能修煉成,可以說只有天賦異稟的人才能修煉成,雙手劍,兩把劍互相配合,威力更強。

  漫天都是劍影,向著陸鳴籠罩而去。

  “居然有這一招,那就分出勝負吧。”

  陸鳴目光一凝,接著血光一閃,血脈爆發。

  “爆滅!”

  趁著血脈爆發,陸鳴施展出最強的一招。

  體內真氣瘋狂的向著長槍涌去,匯聚在槍尖,凝聚成一點,然后猛然爆炸開來。

  當!當!

  一聲劇烈的轟鳴,隨后一震急促的金鐵交擊之聲。

  一道人影掠了出來,是張牧云,他大口的喘息著,一截袖子不翼而飛。

  陸鳴立于原地,也同樣氣喘吁吁,施展爆滅,可是極其消耗真氣的,不過,他毫發無傷。

  “怎么樣了?”

  全場的人都緊緊的盯著戰臺,心都提了起來。

  “我輸了!”

  突然,張牧云長嘆一聲。

  “什么?張牧云認輸了?難道已經分出了勝負了?我看他們兩人都沒有事啊。”

  “你眼瞎啊,你沒看到張牧云一截袖子被擊碎了,他們這樣的天才,用不著受傷才能分出勝負,一招,甚至半招,都算分出勝負了。”

  “原來如此,天啊,那這一次的第一名不就是陸鳴了。”

  “是啊,這是一匹黑馬,但也黑的太厲害了,一路黑到底啊。”

  在大比開始之前,沒有人能想到,陸鳴能獲得大比的第一名。

  大部分的人都覺得,陸鳴能進入前三十,都已經非常驚人了。

  沒有人會往陸鳴得第一這方面想,就算做夢也不會夢到,幾乎所有人都認為,第一名應該是在張牧云與端木云陽兩人中間誕生而已。

  但事實,卻讓所有人都驚掉了下巴。

  “不可能,不可能的!”

  陸瑤與陸云雄兩人目瞪口呆。

  “不能這樣下去了,不能任由陸鳴一直發展下去了,照這樣下去,以后哪有我的容身之地,一定要想辦法弄死他!”

  震驚過后,陸云雄眼中閃爍著殺機。

  “承讓!”

  戰臺上,陸鳴一抱拳。

  “此戰,陸鳴勝。”

  裁判大聲的宣布。

  現場瞬間沸騰了,特別是朱雀院的弟子,瘋狂的大叫起來。

  “陸鳴無敵!”

  “陸鳴萬歲!”

  “陸鳴我愛你!”

  朱雀院的弟子,不管男女,都瘋狂的大叫起來。

  也難怪他們這么瘋狂了。

  這些年來,朱雀院在四大院中,一直墊底,屢屢受到其他院的嘲諷,說不憋屈,是不肯能的。

  但現在,朱雀院一個新入門的弟子,卻取得了青銅級大比的第一,這是整個朱雀院的榮譽,榮辱與共,他們覺得好像是自己贏了一般,有一種揚眉吐氣的感覺,自然瘋狂了。

  其中,龐石,風舞等人叫的最是大聲。

  陸鳴微笑著走下戰臺。

  自然,被一群朱雀院的弟子圍的水泄不通,特別是一些女弟子,拼命的往陸鳴身上擠,雖然陸鳴也不是什么君子,但也搞的尷尬無比。

  廢了好大的勁,才擠到穆蘭他們身邊。

  “喂,你們也太沒義氣了,也不來幫我!”

  陸鳴滿頭大汗,簡直比大戰了一場還辛苦。

  “陸鳴,你現在可是朱雀院的大紅人了,怎么樣?感覺好吧!”

  穆蘭似笑非笑。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