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28章 這才是巔峰對決

  “可笑!”

  陸鳴面對白虎院院長這樣的一方霸主,絲毫無懼,擦掉嘴角的鮮血,直面對方,道:“什么其心可誅?我說的是事實而已,如果端木云陽這點打擊都承受不住,那還修什么武道?”

  膽大包天!

  眾人的心里冒出這樣四個字。。。手機端m.

  陸鳴的膽子也太大了,居然敢這樣頂撞白虎院院長,這可是一院之主。

  “大膽!”

  白虎院院長怒發沖冠,隨著他的怒吼,天空風云‘色’變,一把長達百米的戰刀凝聚而出,恐怖的刀勢鋪天蓋地,籠罩全場,所有人身像是被壓了一座大山。

  轟!轟!

  青龍院與玄武院的院長,身爆發出兩股強大的力量,浩‘蕩’的力量彌漫而出,覆蓋在兩院弟子的身,擋住了那股強大的壓力。

  “端木破軍,你還要不要臉了,想對一個晚輩出手嗎?”

  朱雀院院長目光一冷,天空之,一把長達百米的巨劍出現,一股絲毫不弱于白虎院院長的氣息爆發而出。

  一刀一劍,搖搖相對,天空,轟鳴聲不斷。

  四院弟子都一臉驚駭的看著空。

  這是四大院院長的實力嗎?一念之間,風云變‘色’,這種力量,已經超脫了凡人的范疇,太過恐怖了。

  玄元掌‘門’眉頭微微一皺,抬手一揮,一股溫和的力量涌出,但這股力量看似溫和,卻具有不可思議的威能,白虎院院長和朱雀院院長凝聚出的刀劍,瞬息崩滅,化為能量,消散在天空。

  “你們二人身為一院院長,在眾弟子面前大動干戈,像什么話?此事此作罷,戰臺之,受傷在所難免,現在趕緊叫人抬端木云陽下去醫治吧!”

  清冷的聲音,從玄元劍派掌‘門’口傳出。

  “還有,陸鳴!”

  掌‘門’的目光看向陸鳴,道:“端木院長,畢竟是一院院長,你的前輩,以后說話,要尊重前輩,別因為年紀小,一沖動頂撞了前輩,知道了嗎?”

  “知道了掌‘門’!”

  陸鳴一抱拳,見好收。

  白虎院院長眉頭緊皺,掌‘門’這是明擺著庇護陸鳴了,直接把剛才頂撞之事,推在陸鳴年紀小身,讓他還真不好說什么。

  今日端木云陽已經夠丟人了,他如果再要追究,難免落得個以大欺小的名聲,更加丟人。

  “陸鳴!”

  白虎院院長眼閃過一絲隱晦的殺機,隨后一揮長袖,道:“把云陽抬回去醫治。”

  當下,有白虎院的弟子把端木云陽抬下去。

  陸鳴淡淡一笑,端木云陽心境已破,如果后面走不出來的話,今生的武道之路,到此為止了,將很難繼續前進。

  “此戰,陸鳴勝!”

  裁判宣布。

  隨著裁判的宣布,四大院弟子的注意力重新回到了這次大來。

  “還有最后一輪,張牧云與陸鳴要在這一輪對了。”

  “他們誰能獲勝?”

  “現在難說了,畢竟兩人都領悟了‘勢’。”

  “沒想到啊,之前端木云陽與張牧云一戰之后,我還以為已經沒有懸念,沒想到陸鳴之強,超乎想象。”

  “巔峰一戰,這才是巔峰一戰,勢與勢的碰撞,今年的青銅級試,實在太‘精’彩了。”

  在青銅級弟子里面,同時出現兩個領悟‘勢’的,實在太罕見了。

  出現一個的話,隔個幾年,會出現一個。

  但同時出現兩個的,幾十年也未必能有。

  這是難得一見的情況,眾人無的期待起來。

  在之前,沒有人覺得陸鳴是張牧云的對手,但當陸鳴爆發出‘勢’之后,他已經完全可以和張牧云一戰了。

  “第九輪開始!”

  休息了半個小時,裁判宣布第九輪開始。

  不知道是裁判有意的,還是巧合,張牧云與陸鳴一戰,放到了最后。

  前面四場,很快過去了。

  其,端木云陽沒有參戰。

  終于,到了最后一場。

  “第五場,陸鳴對張牧云!”

  隨著裁判的宣布,測底點燃了全場的氣氛。

  無數人開始叫喊起來。

  “陸鳴,加油!!

  “陸鳴,陸鳴師兄無敵!”

  “陸鳴好帥,我要為你生孩子!”

  “窩巢,陸鳴會看的你?不要臉,滾!陸鳴肯定看的是我!”

  “你才不要臉,也不照照鏡子,你能得過我?”

  朱雀院的子弟,瘋狂的為陸鳴加油起來。

  甚至有很多年輕的‘女’弟子,一臉‘花’癡的大叫。

  甚至還有‘女’弟子爭風吃醋,大打出手的。

  陸鳴,年紀輕輕,修為卻高深無,天賦更沒得說,而且樣貌清秀俊朗,對‘女’孩子有著莫大的吸引力,也是正常的。

  “張牧云師兄加油!”

  “張牧云師兄必勝!”

  青龍院那邊也大喊起來,張牧云的人氣,也是旺盛無。

  只是他與卓易蓉早是公開的一對,讓很多‘女’孩子碎了心。

  兩人在歡呼聲,登了戰臺。

  經過半個小時,陸鳴剛才被白虎院院長氣息所震,受到了一點輕傷已經沒有大礙了。

  “陸鳴師弟,沒想到最終一戰,卻是和你!”

  張牧云微微一笑,笑容很溫和,也很讓人舒服。

  這不是裝出來了,而是天生是如此。

  事實,張牧云在玄元劍派,人氣非常高。

  他不僅天資無雙,為人也溫和,待人真誠,不會因為天賦高,一副高高在的神態。

  所以,張牧云的朋友,遍布玄元劍派。

  陸鳴對張牧云,也是頗有好感,一抱拳道:“張師兄,能與你一戰,是我之幸。”

  “哈哈哈,這句話正是我想說的,不過,陸師弟之才,雖然遠在我之,但今日想贏我,可沒有那么容易。”

  張牧云一笑道。

  “我會盡力一戰。”

  “好,盡力一戰。”

  兩人目光對視,身同時爆發出強大的氣息。

  一股鋒利無,無堅不摧。

  一股炙熱狂暴,焚燒一切。

  人未動,兩人的‘勢’已經開始了‘交’鋒,碰撞在一起。

  一聲轟鳴,戰臺,頓時被鋒利與炙熱之意取代,一道道鋒利與炙熱的氣息,向著四面八方浩‘蕩’而出。

  陸鳴這一邊的弟子,頓時感覺被一股炙熱狂暴的籠罩,整個人好像被放進了火爐之,難受無。

  而張牧云那邊,眾人感覺皮膚一陣刺痛,好像被一道道鋒利的劍氣切割著皮膚。

  若非一些銀袍長老及時出手,許多修為弱的,恐怕當場要受重傷。

  “四級劍法,夏日炎炎!”

  “罡火槍訣,山崩!”

  兩人同時發動了攻擊,向著對方沖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