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25章 金之勢

  端木云陽退,張牧云進。

  “冬雷震震!”

  張牧云瞬間斬出九劍,如雷霆炸響,九道雷霆之劍轟向端木云陽。

  “滅世!”

  端木云陽大吼,慘白的劍光沖天而起,全力抵抗。

  待光芒散盡,端木云陽急速后退,在他肩膀上,出現了一條深深的血痕。

  “端木云陽,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

  張牧云白衣如雪,一步一步向前踏出。

  每一步踏出,他身上的氣息,就要更強一分。

  “以他們兩人的修為,只要愿意,眨眼就就可突破大武師之境,而且在大武師之境將沒有任何瓶頸,可一路破關,畢竟,積累實在太雄厚了。”

  一個強大的白銀級弟子感嘆道。

  “哈哈哈,張牧云,你以為就勝了嗎?接我最后一招吧!血滅斬!”

  端木云陽大笑,他傷口之中的鮮血激/射而出,在空中匯聚成一把血刀。

  “斬!”

  端木云陽一揮手,血刀化為一道血光,斬向張牧云。

  張牧云目光一動,劍光呼嘯而出,擊中了血刀。

  但這時,血刀卻突然消散開來,化為一縷縷血霧,隨后血霧凝聚,居然變化成一頭頭血豹,向著張牧云沖去。

  咻!咻!...

  張牧云長劍一掃,道道劍氣飛出,將這些血豹擊散,但是這些血豹散了之后,又化為血霧,然后重新凝聚出血豹,仿佛無窮無盡。

  “好詭異的秘術,這就是端木云陽的殺手锏嗎?”

  “以前從未聽說端木云陽會這門秘術,看來這段時間,他獲得了奇遇。”

  “難道張牧云要敗了。”

  “哈哈哈!張牧云,這一招血滅斬,就是專門對付你的,今日,你輸定了。”端木云陽狂笑。

  “端木云陽,我還以為你有什么本事呢?秘術,小道而已,等日后修為一高,這秘術就沒有了什么作用,讓我告訴你,什么是大道,破!”

  隨著張牧云話音落下,在他身上,陡然升起一股強大之極的氣勢。

  一種鋒利無比,無堅不摧,無物不破的‘勢’,陡然爆發而出。

  沒錯,是‘勢’。

  唰!唰...

  這一刻,四大院的大人物,如四大院長,各位銀袍長老,還有金袍長老,一個個陡然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除了掌門之外,但是在掌門的眼中,也爆發出了兩道明亮的精光。

  “勢,是金之‘勢’,張牧云居然領悟了‘勢’。”

  “天縱奇才,天縱奇才,居然在武師境就領悟了‘勢’,不可思議啊。”

  “哈哈,我玄元劍派,又多一位真正的天縱奇才。”

  一個個銀袍長老激動的叫道。

  聽到銀袍長老的話,那些不明所以的弟子,震驚不已。

  青銅級弟子,包括大部分白銀級弟子,都沒有領悟‘勢’,但多少也聽說過,知道‘勢’的威能,如何不驚。

  嗤嗤...

  金之‘勢’,無堅不摧,鋒利無比。

  金之‘勢’一出,無物不破,瞬間,圍繞張牧云四周的血豹,紛紛破碎,再也不能凝聚而出。

  而端木云陽更是慘叫一聲,連退十幾部,一口鮮血噴出,臉色慘白。

  “哈哈哈,張牧云,沒想到你居然領悟了‘勢’,我敗了,敗的不冤。”

  端木云陽慘笑,臉色露出了頹廢之勢,之前那股霸絕天下的氣勢,消失的無影無蹤。

  張牧云說的不錯,秘術,只是小道而已,‘勢’才是大道,越早領悟‘勢’,對以后的幫助,作用非常大。

  張牧云武師境就能領悟‘勢’,說明天賦遠在他之上,或許,他一輩子也追趕不上張牧云了。

  這一刻,他喪失了一切斗志。

  “云陽,你干什么?武者,乃逆天而行,當有愈戰愈勇之意志,方能踏足武道巔峰,你,還不醒來!”

  白虎院院長,陡然一聲大喝。

  喝聲如天雷,在端木云陽的耳邊炸響,端木云陽一個機靈,猛然清醒過來,頓時嚇出一身冷汗。

  他剛才的情況很危險,如果不能及時醒悟,很可能心境破碎,武道之路迷失,從此再也難以進步。

  這就是所謂的心魔。

  “多謝院長!”

  端木云陽向白虎院院長躬身行禮,隨后看向張牧云,眼眸中,又恢復了那種霸氣,道:“張牧云,遲早,我會追上你的,我一定會拿回屬于我的榮耀。”

  言罷,轉身下了戰臺。

  “這一場,張牧云勝,進行下一場。”

  裁判宣布。

  比賽繼續進行。

  但經過剛才的巔峰一戰,后面的幾場比賽,已經不能引起眾人的興趣了。

  在大部分人看來,這一次大比的結果已經出來了,第一名肯定是張牧云,第二名是端木云陽,雖然還有兩輪,但已經沒有什么懸念了。

  不久之后,第七輪全部結束,休息了一會,開始第八輪。

  前面四場,沒有太大的變化,因為勝負早在眾人意料之中,沒有什么變故。

  “第五場,陸鳴對端木云陽。”

  裁判報出了第五場比賽的人員。

  眾人的精神稍微一振。

  終于輪到陸鳴與端木云陽的對決了。

  先前,陸鳴連續打臉端木家族的人,端木云陽就放話,要讓陸鳴敗的‘很難看’。

  陸鳴也強勢的回應,兩人未戰,已經火花四射了。

  現在終于對上,結果會是怎么樣呢?

  陸鳴能擋幾招?會不會被虐的很慘?

  兩人走上戰臺,相對而立。

  “陸鳴,終于輪到我們了,我之前的話依舊算數,如果不快點認輸,那你會敗的‘很難看’。”

  端木云陽聲音冰冷,依舊霸道無比。

  “敗的很那看?說的是你自己嗎?之前你確實敗的很難看啊,相當不雅啊,武道之心差點奔潰。”

  陸鳴淡淡一笑。

  他說的,是指端木云陽之前與張牧云一戰。

  “陸鳴,你不該提這件事的,既然提了,那就不是敗的很難看可以解決的了。”

  端木云陽的臉色徹底冷了下來,如北極冰洋一般冰寒,眼中殺機閃爍而出,毫不掩飾。

  “端木云陽動殺機了,這下陸鳴麻煩了。”

  “陸鳴有些意氣用事了,這個時候,不該這么刺激端木云陽的。”

  “是啊,戰臺之上,除不能傷害性命之外,其他并不禁止,陸鳴如果不認輸,就連掌門也不好插手,陸鳴后果堪憂啊。”

  有些弟子搖頭,認為陸鳴此舉,實屬不智,這樣一來,反而會激起端木云陽更強的怒火,何必呢?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