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19章 秘術,獸狂訣

  全場的氣氛一下子被點燃了。

  白虎院區域。

  “凌空,對付陸鳴,不要留手,最好能廢了他!”

  端木云陽冷冷的開口。

  “端木云陽,你在吩咐我做事嗎?我告訴你,我凌空可不是你們端木家族的狗,不要拿這個語氣和我說話。”

  凌空咧嘴一笑道,充滿了桀驁不馴。

  “凌空,你...什么意思?陸鳴可是我們白虎院的敵人。”

  另外一個端木家族的青年臉色難看道。

  “他是你們端木家族的敵人,不是我的敵人。”

  凌空撇嘴,接著道:“不過我會全力出手,不是因為你們端木家,而是因為陸鳴是一個好對手!”

  言罷,凌空身形一閃,向著戰臺沖去。

  “這個凌空,靠著一個金袍長老的爺爺,簡直桀驁不馴,是個禍害!”

  一個端木家族的青年道。

  “放心,遲早要他俯首帖耳。”

  端木云陽一聲冷笑。

  戰臺上,陸鳴與凌空相對而立。

  “陸鳴,加油!”

  “陸鳴師兄,無敵!”

  朱雀院的弟子大叫起來,為陸鳴加油。

  “凌空,無敵,凌空加油!”

  “凌空師兄痛扁陸鳴,凌空師兄必勝!”

  白虎院的弟子不甘示弱,也大叫起來。

  隨后,兩方弟子開始怒目而視,比試還沒開始,兩院的弟子已經劍拔弩張了。

  “陸鳴,我知道你還隱藏了實力,你的血脈從未爆發過,有多少實力,全部施展出來吧,我可不會手下留情的。”

  凌空看著陸鳴,眼中充滿了野性。

  “求之不得!”

  陸鳴一笑。

  “好,哈哈!”

  凌空大笑。

  兩人四目相對。

  轟!轟!

  突然,兩人同時動了,戰臺發出兩聲轟鳴,兩道身影同時向對方沖去。

  “風魔棍法——開山!”

  “罡火槍訣——山崩!”

  凌空的鐵棍,陸鳴的長槍,重重的轟在了一起。

  如兩只上古妖魔撞在一起一般,一聲驚天動地的轟鳴,在長槍與鐵棍相交的地方,一紅一黃兩種光芒劇烈的爆發,形成一股股風暴巨浪,席卷八方。

  四周看臺,即便離的幾百米遠,依然感覺刮起了十級大風,人都差點刮飛起來。

  “這...這也太強了吧?這是什么力量?這還是武師境能達到了力量嗎?”

  一些弟子驚駭欲絕。

  僅僅是一招而已,威勢實在恐怖。

  戰臺上,兩人對轟了一招,齊齊后退七八步。

  “好強的力量,凌空的肉身,比我還高,已經達到二品大成了,而且玄級武技,也達到了第四個層次的頂峰,絲毫不比我差,看來我僅僅只用六成的功力,根本贏不了他。”

  陸鳴心念急轉。

  陸鳴的真氣強度,遠遠超過了一般的武師九重巔峰,之前的對決,他最多也就施展了六成而已。

  “好,再來!”

  凌空吼嘯,渾身肌肉蠕動,如一塊塊鐵塊一般,急速的向著陸鳴沖來。

  “那就七成吧!”

  陸鳴目光一閃,腳尖一踩,身體就如一陣風般沖出。

  又是一聲劇烈的轟鳴聲。

  這一次,凌空連退,而陸鳴只是晃了晃。

  “陸鳴占據上風了,難道陸鳴要贏了?”

  “沒那么容易,看著吧!”

  凌空一退之后,又向陸鳴沖去,如一直發狂的野獸。

  當!當!...

  兩人連續的轟在了一起,每一次,凌空都被擊退,但下一刻,就會重新沖上來。

  瞬間,兩人就交手了十幾招了。

  全場的人,都屏住呼吸,一瞬不瞬的看著。

  一些年輕一些的,更是看的熱血沸騰。

  太刺激了,太狂暴了,兩人直接都是以硬碰硬,簡單粗暴,但卻最為震撼。

  四大院的區域,有一些人臉色極為凝重。

  如排名第八的蘇松,第九的董策,第十的雷東。

  因為兩人現在展露的實力,已經逼近他們了。

  又一招,凌空后退了七八步,這一次,他沒有繼續進攻。

  “哈哈,痛快,痛快,太痛快了,陸鳴,你不像那些娘娘腔,拿著一把繡花劍,學一些滑不溜秋的身法,閃來閃去的,一點也不像男人,這次大比以后,我一定要請你喝一杯。”

  凌空哈哈大笑道。

  “好,我等著你的酒!”

  陸鳴一笑,目光炯炯,戰意燃燒。

  這樣直接的碰撞,也讓陸鳴的熱血在燃燒。

  “不過陸鳴,如果你只有這些實力的話,那這一場贏的就是我。”

  凌空舔了舔嘴唇道。

  隨后,凌空身上血光一閃,血脈爆發。

  他的血脈,為六級血脈。

  在玄元劍派中,一般的頂級天才,血脈都是五級。

  只有極其少數的一部分人,血脈為六級。

  如風行烈,如凌空。

  今年的這一批新人當中,沒有一個六級血脈的。

  在陸鳴沒有崛起之前,許多人還說今年這一屆,是近幾年最弱的一屆。

  當然,現在所有這樣說的人都閉嘴了。

  噼里啪啦!

  在凌空血脈爆發的同時,他的身體居然發出一陣如炒豆一般的聲音,隨后,凌空的身體肌肉蠕動,骨骼移位,居然不斷的鼓脹起來。

  只是幾個呼吸,凌空的身體就足足大了好幾圈,像是一只巨大的巨猿,一股狂暴兇煞的氣息彌漫而出。

  “獸狂訣,秘術獸狂訣,凌空居然練成了獸狂訣!”

  “以凌空的實力,在加上獸狂訣,該有多么恐怖?”

  “這是前五的實力啊!”

  看臺上,傳出一陣陣驚呼。

  “居然是獸狂訣!”

  陸鳴目光一動。

  這可是華池收集的資料上沒有的。

  獸狂訣,能讓化的秘術,力量提升一大截。

  但缺點就是持續的時間不長,對身體負荷很大,使用過后,身體會有一段時間的虛弱。

  “接招吧!”

  凌空狂吼一聲,如一只巨猿一般,急速的沖向了陸鳴,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大截。

  血脈爆發,加上獸狂訣,使得凌空的戰力提升了一倍不止。

  粗大的鐵棍,向著陸鳴狂砸而下。

  鐵棍砸過空氣,發出轟隆隆的轟鳴聲,可怕無比。

  “既然這樣,那就十成修為吧!”

  陸鳴目光一閃,體內的真氣霍然全部爆發而出。

  這一刻,陸鳴身上,爆發出一股駭人的氣息,一道道強大到極點的真氣,在陸鳴身上纏繞。

  唰!唰!唰!

  這一刻,張牧云、端木云陽、步星凱、段剛一下子從座位站了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