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03章 十連勝

  如今,陸鳴的修為達到武師八重前期,加上戰龍真訣的強大,在真氣修為這方面,已經超越了武師九重巔峰的武者。

  而陸鳴的肉身,達到了二品小成,何鐵,才一品大圓滿而已。

  這兩方面,陸鳴都超越了何鐵,所以,陸鳴根本沒用全力,就能輕松壓制何鐵。

  “何鐵,就憑你這樣的實力,也好意思說自己是強者?我說過,你和蔣浩,沒有區別。”

  陸鳴的聲音響起,讓何鐵更是怒吼不已,拼命的向著陸鳴轟去。

  “不和你玩了,差不多該結束了。”

  陸鳴輕語,隨后又提升了幾分力。

  轟!轟!

  陸鳴不斷的施展出炎龍拳,他的拳上,有一團紅色的真氣裹著,每一拳轟出,都隱隱傳出龍吟之聲。

  何鐵根本抵擋不住,身形不斷的后退。

  十幾拳后,何鐵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出。

  何鐵要敗了!

  全場的人,鴉雀無聲的看著這一幕,他們知道,何鐵敗局已定,無力回天。

  碰!碰!

  又幾拳,何鐵渾身不斷的顫抖,空中鮮血不斷的溢出。

  此時,他真的想直接認輸,但想起自己剛才說過的話,‘認輸’兩個字,生生的憋了回去。

  陸鳴冷笑,猛地又加了一分力。

  卡擦!

  何鐵手臂傳出骨骼斷裂的聲音,身體連連后退,陸鳴急沖而上,一拳轟在了何鐵的肚子上。

  何鐵慘叫一聲,壯碩的身體飛出了十幾米,重重的摔倒在戰臺上,讓戰臺都發出一聲劇烈的震動。

  陸鳴一步跨出,來到何鐵身邊,俯視何鐵,淡笑道:“你剛才說,要捏斷我的骨骼?”

  “沒...沒有啊,絕沒有章回事,我認輸,我認輸啊!”

  何鐵看著陸鳴冷漠的眼神,心里寒氣直冒,驚駭到無以復加的地步,趕緊大叫‘認輸’。

  他知道,如果他不認輸的話,陸鳴真的會捏斷他的骨頭。

  “哦?認輸了?那滾下戰臺吧,是你自己說的,你如果違約,我不介意也違約。”

  陸鳴冷笑道。

  何鐵臉色難看的要死,他之前的確說過,他要是認輸了,就從戰臺上滾下去。

  但那時,他認為自己贏定了,壓根沒有想過他會輸,所以才那么說的。

  現在真的輸了,當著那么多人的面,叫他滾下戰臺,他如何做的出來?

  但他如果不做的話,陸鳴完全可以拿這個為借口,繼續攻擊他。

  “陸鳴,不要太過分了,做人最好留一線。”

  看臺上,姚天宇站起身來,冷冷的道。

  “做人留一線?姚天宇,以前,怎么沒見你做人留一線?現在你的人像一條狗一樣躺在我腳下,我卻站出來說什么做人留一線,你他么是什么狗屁道理?”

  陸鳴瞥了一眼姚天宇,直接大聲呵斥。

  姚天宇的臉色瞬間難看的要死,陰沉無比。

  “姚天宇,你不用在那里廢話,因為,很快就輪到你了。”

  陸鳴說完,隨后不再看姚天宇,繼續看向何鐵,道:“你到底滾不滾?不滾的話,我親自讓你滾。”

  言罷,抬起腳,就要向何鐵的身上踩去。

  這個過程中,中年裁判一句話都沒有說。

  凡是在戰臺上達成的約定,他也是要維護的。

  “等一下,等一下,我滾!我滾!”

  何鐵突然大叫起來。

  比起全身的骨頭被陸鳴打斷,他最終還是選擇了‘滾’。

  當即,他無比屈辱的在戰臺上滾了起來,動作笨拙而又可笑,連滾幾十圈,才撲通一聲,掉下戰臺。

  全場的人一個個目瞪口呆,半響,才發出一陣哄笑。

  何鐵滿臉通紅,無地自容,再也沒有臉面呆下去,一溜的跑出了青銅臺。

  今天以后,何鐵將徹底淪為笑柄。

  看臺上,姚天宇身上的殺機濃郁的化不開。

  何鐵是他的人,何鐵丟人,他也跟著丟人。

  “陸鳴,陸鳴,陸鳴,我不殺你,誓不為人!”

  姚天宇心里狂吼,殺機凌冽無比。

  此時,裁判宣布,陸鳴勝。

  九連勝,陸鳴已經達到九連勝,距離十連勝,只有一步之遙了。

  無數人都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剛入門的第一年,就能沖上青銅榜的,在玄元劍派的歷史上,也不多。

  近十年來,只有一人。

  那就是如今玄元劍派黃金級弟子之一,也是玄元劍派所有弟子的第一高手,被稱為烈日六杰之一的風無忌。

  風無忌,是真正的絕世天才。

  陸鳴,能達到嗎?

  “下一場,陸鳴對戰九連勝的強者,你們九連勝的人,誰上來一戰?”

  中年裁判宣布道。

  半響,沒有人說話。

  九連勝,距離十連勝,只差一場了,當然要慎重再慎重,不然的話,一旦敗了,前功盡棄。

  而陸鳴展露出來的實力,深不可測,那些已經九連勝的弟子,沒有把握,自然不會輕易上場。

  等了半響,見依然沒有人上前,裁判道:“好,既然沒有人主動上來,那就由我來抽簽,抽到誰,誰就必須上來。”

  這也是青銅臺的規矩之一,強制性出戰,不這樣的話,有些人實力比較強,都沒有人敢與之一戰,那這人豈不是不能沖擊青銅榜了?

  裁判說完,當即有人上臺,遞給他一個盒子。

  盒子里面,有在場全部九連勝弟子的名字。

  裁判隨意的摸索起來,一會,拿出一根竹簽,上面寫著一個名字。

  “吳浩,你上去一戰吧。”

  裁判的聲音傳遍全場。

  西部看臺,一個青年站起身來,臉上露出一絲無奈。

  既然被抽到了,只能一戰。

  吳浩幾個縱躍,登上了戰臺。

  “陸師弟,請!”

  吳浩抱拳,臉色無比凝重。

  陸鳴能輕松壓制何鐵,讓他感覺到很大的壓力。

  “請吧!”陸鳴道。

  當裁判宣布開始之后,兩人大戰在一起。

  吳浩能夠獲得九連勝,自然是有真本事的。

  他一門身法武技,一門劍法,都是黃級上品,而且都已經修煉到第六個層次,天賦不可謂不高。

  可惜,他遇到了陸鳴,注定一敗。

  陸鳴并沒有施展出全力,以手中的巨劍,施展出流光劍法,與吳浩戰了幾十招,才擊敗吳浩。

  十連勝,擊敗吳浩之后,就意味著十連勝。

  而十連勝,就意味著登上了青銅榜。

  全場沸騰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