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99章 我的對決,才剛剛開始

  老弟子繼續解釋道:“但是,端木虎修煉的武技,卻與風行烈的剛剛相反,端木虎修煉乃是防御性玄級下品武技,《天虎護體訣》,一個防御,一個進攻,這不是很有意思嗎?”

  眾人恍然。

  風行烈與端木虎,就像是一個矛,一個盾,剛好相反,這一戰,就看是風行烈的矛攻擊更強,還是端木虎的盾防御更強了。

  誰強,誰勝!

  這個情況,不止這一處,全場都在生。

  許多老弟子,入門五六年,七八年了,修為或許不高,但眼光毒辣,知道的消息絕對不少。

  許多人知道了兩人擅長的武技,頓時更感興趣了。

  “現在,對決開始!”

  裁判宣布,退到一旁。

  轟!轟!

  瞬間,風行烈與端木虎兩人身上就爆出強大的氣息。

  氣息在空中相撞。

  這一刻,風行烈動了,長劍出鞘,劍光如一道閃電一般,刺穿了空氣,急的向端木虎刺去。

  歸元一劍!

  這一劍,比之前那一劍,更強!

  因為,風行烈爆了血脈。

  六道脈輪,六級血脈。

  這還是6鳴第一次看到六級血脈的武者。

  這一劍,驚艷無比,所有的目光,都不由的死死的盯著這一劍。

  端木虎腳步重重一踏,隨后虎嘯聲響起,在他身體四周,兩頭由真氣凝聚而出的猛虎出現。

  兩頭猛虎在端木虎身體四周縱躍呼嘯,將端木虎圍的水泄不通。

  “風行烈,看你怎么破我的防御?”

  端木虎大吼。

  剎那間,風行烈的長劍,就刺中端木虎。

  吼..

  虎嘯連連,兩頭猛虎擋在端木虎身前,與風行烈的長劍碰撞在一起。

  長劍與猛虎相交的地方,閃耀起刺眼的光芒。

  但,所有人都死死的盯著戰臺上,不敢挪開目光,生怕錯過了精彩的瞬間。

  這絕對是一招分勝負的對決,風行烈如果能破端木虎的防御,那么,風行烈肯定勝,反之,端木虎勝。

  風行烈能破端木虎的防御嗎?

  突然,一聲轟鳴響起,風行烈與端木虎身形交叉而過。

  誰勝了?

  突然,端木虎身體重重的跪了下去,一口鮮血噴出。

  眾人看到,在他的胸口處,有一道深深的血痕,如同之前的孫廣。

  “我敗了!”

  端木虎起身,隨后頭也不回的離去。

  端木虎敗了,全場一片喧囂。

  “精彩,真是精彩,雖然只是一招,但卻是攻擊與防御的巔峰對決。”

  “不錯,今天總算沒有白來一趟。”

  “你們說風行烈還會不會繼續挑戰?”

  “應該不會了,他血脈都爆了,短時間內難以恢復。”

  “那也是!”

  而此時,戰臺上裁判也宣布風行烈獲勝。

  風行烈在全場驚嘆、羨慕的目光中,慢慢向著戰臺下走去。

  “厲害,太厲害了,6鳴師兄,花癡,我們回去吧,我一定要更加努力的修煉,爭取將來也能登上青銅榜!”

  龐石一臉堅毅的道。

  “回去?對決還沒結束,干嘛要回去?”

  6鳴微微一笑道。

  “對決還沒結束?”

  6鳴身邊,不僅是龐石,華池,還有其他人都是一愣。

  對決不是結束了嗎?6鳴怎么說還沒結束。

  “風行烈的對決結束了,但,我的對決,才剛剛開始!”

  6鳴一笑,隨后起身,向著下方的戰臺縱躍而下。

  幾個呼吸,6鳴飄然登上了青銅臺。

  “6...6鳴師兄這是干嘛?”

  龐石愣愣的道。

  邊上其他人也有些愣。

  “看來,6鳴是想在今天,挑戰青銅臺啊!”

  這一刻,華池雙眼無比的明亮,精光四射,同時,又帶著一些震驚。

  “什么?6鳴師兄要挑戰青銅臺?”

  龐石震驚無比。

  附近其他人也是心里大震。

  青銅臺四周的四院弟子,本來都已經準備離場了,此時突然看到一道身影飛身登上戰臺,都是不由的一愣。

  “那是誰?現在登上青銅臺干什么?”

  “咦?那不是6鳴嗎?今年的新人王6鳴!”

  “原來他就是6鳴,他想干什么?難道他要挑戰青銅臺?”

  “不可能吧?就算他是新人王,但也只是今年的新人王,挑戰青銅臺,還早著呢!”

  “不錯!”

  四周,傳來一陣議論,但本來挪動想離去的屁/股,又重新坐了下去。

  戰臺上,本來要離去的中年裁判,和已經走到戰臺邊上的風行烈,都不由的停了下來。

  “6鳴,你上臺,是想干嘛?”

  中年裁判微笑的問道。

  “長老,6鳴申請挑戰青銅臺!”

  6鳴一抱拳道。

  此言一出,全場瞬間沸騰。

  “窩巢,還真的要挑戰青銅臺。”

  “太自大了,太急了,6鳴只是今年的新人王而已,就想挑戰青銅臺?太急了。”

  “小孩子心性,依我看,他是看到風行烈連戰連捷,羨慕激動之下,就沖了上來了,他現在挑戰,幾乎沒有成功的可能性。”

  “那可不一定,我聽說他三個多月前,拆掉星月樓那一戰,展露出不弱于武師九重武者的戰力。”

  “那又怎么樣?武師九重的戰力在青銅臺上有什么用?會上青銅臺的,哪個戰力低于武師九重的?我承認6鳴的天賦,但他畢竟今年才入門的,如果再過一年,我不否認他能像風行烈一樣,沖擊青銅榜,但現在,幾乎不可能。”

  “想挑戰青銅臺,不是單靠修為就可以的,修為這東西,如果有什么天材地寶,是可以快提升的,但武技,秘術等,是需要時間領悟的,青銅榜上那些能修煉成玄級武技的,哪個不是天資過人,又花了大量的時間,才領悟成功的?”

  “或許,他只是想獲得個幾連勝就罷手呢?”

  “獲得幾連勝就罷手?他可是新人王,不是普通弟子,如果只是獲得幾連勝就罷手,那還不如不登臺,更加丟人現眼。”

  “那也是!”

  現場一片喧囂,但討論聲幾乎一面倒,都認為6鳴太沖動了,不該現在挑戰,應該像風行烈一般蟄伏,等戰力達到一定地步,然后爆,一鳴驚人。

  南方看臺上,龐石等人到現在還有些愣。

  “華池,你...你說,6鳴師兄能取得幾連勝?能登上青銅榜嗎?”

  龐石愣愣的問。

  “6鳴,我真的越來越看不透他了,但他不是沖動之人,既然他上去了,就肯定有些把握。”

  華池道。

  雖然這么說,但華池的眼睛中,依然殘留著震驚之色。

  “那也是,我也相信6鳴師兄!”

  龐石撓了撓頭。

  附近,其他人聽到一臉鄙視,覺得他們兩人太盲目了。

  (本章完)

  天才一秒: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