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89章 死火山

  他大口的咳血,如一灘爛泥一般,倒在地上。

  這一槍,直接將他的雙臂震碎,強大的沖擊力,也震碎了他的內臟,已經必死無疑。

  玄級下品武技的威力,終于顯現出來,陸鳴只是修煉到第二個層次而已,但威力比起黃級上品武技第六個層次,足足強了一倍。

  “怎...怎么會這么強?你...到底是什么人?”

  十方劍派的弟子不斷咳血,不甘的問。

  眼中盡是難以置信,以他武師八重巔峰的修為,居然被一招打敗。

  陸鳴展露的修為,分明也是武師八重而已。

  “玄元劍派,陸鳴!”

  陸鳴淡淡的道。

  “玄元劍派的嗎?”

  青年低語,隨后目光渙散,生機全無。

  而此時,另外兩個武師八重的高手,也生機絕滅了。

  他們也同樣被陸鳴震碎了內臟。

  槍法,雖然不如劍法那樣變化多端,但更加狂暴,更加直接,也更霸道。

  現場,只剩下那個胖青年。

  此時,胖青年臉色慘白,沒有絲毫的血色,身體不斷的顫抖,臉上冷汗直流。

  陸鳴一步一步向著胖青年走去。

  “不要,不要殺我啊!”

  胖青年驚駭的大叫。

  “說,你們十方劍派,抓那么多普通的撿石人,想要干什么?”

  陸鳴冷冷的問。

  “要我說可以,但你要答應不殺我。”

  胖青年眼珠一轉,叫道。

  “哦?不說是吧?那你就去死吧。”

  陸鳴目光一冷,抬起手中的長槍。

  胖青年嚇的魂都差點散了,大叫起來:“我說,我說,我說啊!”

  陸鳴冷冷的看著他,等待他的下文。

  “我們是跟著鄭師兄來的,鄭師兄說帶我們來尋找寶物,我們就來了。”

  “鄭師兄說,他在他先祖記載的古籍上,知道在這嶺南火域,靠近內部區域有一座死火山,里面有寶物。”

  胖青年急忙解釋起來。

  “那為什么抓那么多普通的撿石人?”陸鳴問道。

  “因為那座死火山周圍,非常不穩定,不時的會有巖漿、火焰沖出,甚至地面會陷下去,必須要人去探路,才能找出安全的路,我們才能進入死火山內部。”

  胖青年怕的要死,一五一十的說道。

  陸鳴皺了皺眉,這擺明是要拿那些撿石人的生命,去為他們探路啊。

  這就是武道強者,普通人的生命在他們眼中,猶如螻蟻。

  陸鳴對待敵人,從不會手軟,但叫他為了一己之私,去罔顧他人的性命,他做不到。

  陸鳴思索了一下,又問:“那座死火山中,有什么寶物?”

  “這個我不知道啊,鄭師兄沒有告訴我們,我知道的都說了,你現在可以放過我了吧?”

  胖青年哀求道,心里卻想著脫身之后,怎么去請鄭師兄,將陸鳴擊殺。

  “等一下,我還有一個問題,你們那個鄭師兄,是什么修為?有沒有比他更強的?”

  陸鳴又問。

  胖青年老實回答:“鄭師兄是我十方劍派有名的天才,已經在青銅臺上取得八連勝,就算比之青銅榜上的天才,也差不了多少,這次來的師兄弟,就屬鄭師兄最強。”

  “青銅榜八連勝嗎?”

  陸鳴低語。

  烈日帝國五大宗門,對于弟子的等級劃分,都差不多,都是用青銅、白銀、黃金三個級別來劃分。

  同樣,每一個宗門中,也有青銅榜,白銀榜。

  規則也一模一樣。

  “好了,你要我說的,我都說了,能放我走了吧?”

  胖青年道。

  “放你走?我什么時候說過要放你走?”

  陸鳴冷漠道,隨即,長槍刺出,刺穿了胖青年的心臟。

  “青銅臺八連勝嗎?不知道十方劍派青銅臺八連勝有多強?”

  陸鳴目光露出了強烈的戰意。

  當初,他被何鐵一拳擊的吐血,何鐵,乃是玄元劍派青銅臺八連勝。

  同樣是青銅臺八連勝,但分屬兩個不同的門派,實力不可能一致,但也不會相差太大,陸鳴這段時間戰力大進,正好可以檢驗一下成果。

  接著,陸鳴把十方劍派弟子精血全部吞噬,找了一個地方,煉化起來。

  至于那些撿石人,早在十方劍派弟子被殺的時候,已經一窩蜂的逃走了。

  兩個小時后,陸鳴的真氣完全恢復,達到了巔峰。

  接著,陸鳴向著胖青年所說的那死火山的方向,奔行而去。

  嶺南火域,中部區域深處,靠近內部區域,有一座高大的死火山。

  這一座火山,不知道從什么年代開始,已經停止了噴發,但是死火山周圍的溫度,依然高的驚人。

  地面,一片赤紅。

  在距離死火山幾千米之外,有二十幾個青年,不用說,都是十方劍派弟子。

  二十幾個十方劍派的弟子,將三十多個撿石人團團圍住。

  三十多個撿石人圍在一起,面色惶恐,瑟瑟發抖。

  “諸位十方劍派的少俠,我求求你們了,那里真的很危險啊,你讓我們去探路,那就是送死啊,我上有老,下有小,我求求你放我回去吧。”

  一個五十多歲的大漢不停的彎腰行禮,不停的哀求道。

  劍光一閃,這個大漢的頭顱高高飛起。

  “吵死了,想走是吧,我現在就送你上路。”

  一個十方劍派的弟子長劍歸鞘,冷冷的道。

  其他撿石人頓時噤若寒蟬,再也不敢說話,不過臉上的絕望之色,更濃了。

  “你,趕緊去探路,如果僥幸被你走過去,還能留下一條狗命。”

  一個十方劍派弟子指了指一個皮膚黝黑的大漢。

  這個大漢眼中頓時一片絕望,身體顫抖個不停。

  “不去是吧,那現在就死!”

  那個十方劍派的弟子聲音冷漠。

  “我去,我去!”

  大漢顫聲道。

  接著渾身顫抖的走了出去。

  出去一探,說不定還能有條活路,不去的話,就是死。

  這個大漢,應該修煉了武道,但沒有覺醒血脈,只有武士一重的修為。

  他小心翼翼的向前走去,很快,就走出了兩百多米。

  呼,突然,一道巖漿從地下沖出,直接將這個大漢淹沒。

  大漢慘叫一聲,直接化為一團火球,幾個呼吸,就變為一團焦炭了。

  巖漿的溫度,高的可怕。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