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84章 療傷

  “我沒事!”

  陸鳴一笑。

  但兩人還是一臉震驚的看著陸鳴。

  因為陸鳴身上完全被血水濕透了,看起來完全像個血人。

  特別是華池,眼中除了震驚,還有復雜之色,眼神深處,更有感動與欽佩。

  “對了,龐石怎么樣了?”

  陸鳴有些擔憂的問。

  “他沒事,丹師已經給他接好了骨頭,喂下了療傷丹藥,應該沒什么大礙。”

  華池道。

  “那就好!”

  陸鳴微微一笑,忽然,他身體一晃,臉色變的蒼白。

  “陸鳴,你怎么了?”

  穆蘭,鳳舞與華池都大驚。

  陸鳴苦笑一下,道:“看來是要就地療傷了。”

  當即,陸鳴盤膝而坐,運轉戰龍真訣,開始療傷。

  “可惡!”

  華池低吼。

  陸鳴居然連回去療傷都做不到,可見傷勢有多重。

  隨即,華池,鳳舞,穆蘭,都站在陸鳴附近,為他護法。

  四周圍觀的人觀看了一會,也紛紛離去。

  而關于這一戰的消息,以旋風的速度,傳遍了整個玄元劍派。

  聽到這條消息后,反應各不相同。

  有人嗤之以鼻,認為陸鳴是個莽夫,做事沖動,不計后果,明知不敵,還要一戰,實屬不智。

  但有人對陸鳴卻贊賞不已,認為陸鳴有情有義,武道之路堅定,有一往無前,勇猛精進之意。

  武道之路,本應該要無所畏懼,該出手是就出手,若是碰到什么事情,都要顧東顧西,甚至畏首畏尾,忍氣吞聲,那還練什么武,修什么道。

  反正各種說法都有。

  當然這一些,陸鳴是不知道的,他正在全力療傷。

  這一療傷,直接就過去了六個小時。

  當陸鳴睜開雙眼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

  “陸鳴,你好些了嗎?”

  穆蘭第一個發現陸鳴醒來,急忙問道。

  “好多了!”

  陸鳴微笑道。

  經過六個時辰的療傷,傷勢基本已經穩固下來,只要堅持一段時間,便可痊愈了。

  鳳舞與華池也急忙來到陸鳴身邊。

  陸鳴心里一暖,他知道,在他療傷的時候,幾人一直守在他身邊。

  不過,有一個消瘦少年,也一只沒有離開,在不遠處看著。

  “我們回去吧!”

  陸鳴道。

  隨后到走到消瘦少年身邊,問道:“你叫什么名字?”

  “陸...陸師兄,我叫李毅。”

  消瘦少年激動的道。

  “李毅!這次謝謝你。”

  陸鳴一笑。

  “不,不,陸鳴師兄,是應該我謝謝你才對。”

  李毅急忙道。

  “走吧,一起回朱雀院!”

  陸鳴微微一笑。

  幾人一起,向著朱雀院而去。

  沒有多久,陸鳴等人已經回到了宿舍。

  陸鳴回來后,并沒有回房,而是走進了龐石的房間。

  龐石,躺在床上,渾身纏滿了繃帶,腿上與手臂上,也打好了石膏。

  此時,龐石已經醒了,看到陸鳴進來,掙扎的想要起來,叫道:“陸鳴師兄,你沒事吧!”

  “不要動,好好躺著休息!”

  陸鳴連忙阻止龐石亂動,笑道:“放心,我沒事!”

  “陸鳴師兄,對不起,都是我害了你受這么重的傷。”

  龐石虎目含淚道。

  顯然,陸鳴那一戰,他也聽說了。

  畢竟過去了六個多小時。

  “應該是我說對不起才對,姚天宇他們的目標是我,卻牽累了你。”

  陸鳴道。

  “不,不,不關陸鳴師兄的事,都怪我實力太弱了,不然也不會連累陸師兄你。”

  龐石道,眼神之中,充斥了自責,還有堅定。

  “好了,大石頭,不要多想,好好休息吧。”

  陸鳴微微一笑,拍了拍龐石,隨后走出了龐石的房間。

  回到自己的房間后,陸鳴便進入了至尊神殿。

  “赤鱗蛇甲,都破成這個樣子了。”

  把衣服全部脫了,看著手中破破爛爛的赤鱗蛇甲,陸鳴苦笑。

  這一次,要是沒有赤鱗蛇甲作為一重防護,他受傷恐怕更重。

  換了一套衣服,陸鳴出去打水將身體沖洗的干干凈凈,然后又回到至尊神殿,繼續運功療傷。

  時間一晃,很快就過去了七天。

  七天后,陸鳴在院子中打了一套拳法,運動了一下筋骨。

  “經過七天,傷勢已經痊愈了。”

  陸鳴感受了一下,心里暗道,眼中閃過喜色。

  他發現,戰龍真訣修煉出來的真氣,不僅雄厚凝練,而且療傷的功效也非常不錯。

  那樣的傷勢,要是普通人,起碼要一個月才能痊愈,而他,只用了七天。

  神級功法,果然妙用無窮。

  吱呀!

  這時,院子的門被推開,鳳舞走了進來。

  “陸鳴,你傷勢恢復的怎么樣了?我給你帶了些藥酒過來,要不要嘗嘗。”

  鳳舞微微一笑,露出燦爛的笑容。

  “我已經痊愈了。”

  陸鳴笑道。

  “啊?”

  鳳舞臉上的笑容僵住了,一幅看著怪物一樣的眼神看著陸鳴,道:“這才七天,你已經痊愈了?”

  “對啊,有什么奇怪的?你不知道我是天才嗎?”

  陸鳴一揮手掌,手掌切過空氣,發出劇烈的呼嘯聲,隨后一臉臭屁的看著鳳舞道。

  “天才?天才還會被人打成這樣?”

  鳳舞不屑的撇撇嘴,不過眼神深處,還是露出了震驚之色。

  七天就痊愈了,還真是怪物啊。

  “對了,鳳舞,你能和我講講青銅榜嗎?青銅榜上的天才,到底有多強?”

  陸鳴問道。

  “青銅榜嗎?很強!”

  說道青銅榜,鳳舞臉色凝重起來,道:“你也知道,青銅榜,必須要在青銅臺上連勝十場,才能登上青銅榜,想要連勝十場,可不容易,越是往后,難度越大。”

  “比如你連勝了八場之后,第九場,你就要面對同樣連勝了八場的對手,連勝了九場之后,你就要面對同樣連勝九場的對手,所以,想要連勝十場,真的很難。”

  “所以,青銅榜上的天才,戰力都極其的強大,一招擊敗同級武者,如吃飯喝水一般簡單,我聽說,大部分的青銅榜上的天才,都修煉成功了至少一門玄級下品武技。”

  “就算沒有修煉成功玄級武技,也會掌握了一門什么秘術,甚至有人修煉了煉體之道。”

  鳳舞詳細的為陸鳴解釋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