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83章 沒資格

  “不,不,不是的,我們說的都是實話。”

  朱雀院的幾個弟子連忙解釋道。

  “好了!”

  穆蘭一揮手,隨后看向姚天宇,一字一句道:“現在,我清楚的告訴你,我不管陸鳴打了誰,拆了誰的房子,這些我都不管,我說陸鳴沒罪,他就沒罪。”

  我說他沒罪,他就沒罪!

  好強勢,好霸道,這就是穆蘭,強勢起來,完全不講道理。

  “你...”

  頓時,姚天宇一張臉憋的通紅,差點憋出內傷。

  穆蘭這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啊,偏偏他又奈何不了穆蘭。

  “穆蘭長老,你雖然身為朱雀院的長老,又是炎院長的外孫女,但是你也不能仗勢欺人吧?這里,可有這么多弟子看著。”

  憋了半天,姚天宇才憋出這樣一句話。

  “我就是仗勢欺人,怎么了?”

  穆蘭淡淡的回道。

  這句話,氣的姚天宇渾身發抖。

  “好,好,既然如此,這件事我會稟報執法殿的長老的,我們走!”

  穆蘭到來,強勢無比,姚天宇知道今天要拿下陸鳴,是不可能了,放下一句狠話,就要轉身離開。

  “誰說讓你們走了?”

  穆蘭冷漠的聲音響起。

  姚天宇身形一頓,看向穆蘭,咬牙道:“穆蘭長老,還有什么吩咐?”

  “你們把人打傷了,就想這么一走了之,也太便宜了吧?留下醫藥費吧?我看這樣的傷勢,起碼也要個一兩百萬兩銀子才足夠痊愈吧。”

  穆蘭目光在陸鳴身上轉悠著,慢吞吞的道。

  “醫藥費?一兩百萬兩?”

  四周,圍觀的人都愣住了,有些人使勁的掏了掏耳朵,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就連陸鳴都有些發呆。

  穆蘭完全是獅子大開口啊。

  果然,姚天宇再也忍不住了,狂吼起來:“醫藥費?穆蘭,你不要太過分了,陸鳴打傷我們這么多人?我都沒找他要醫藥費,你居然還找我要醫藥費,不可能,我告訴你,不可能!”

  “打傷你們的人?那是他們活該,我告訴你,今天你們要是不給醫藥費的話,也可以,我不介意把你們的骨頭一根根敲斷。”

  穆蘭冷冷道。

  太強勢,太霸道了,一點面子也不給姚天宇,不,不是不給面子,而是完全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姚天宇臉色難看的要死。

  他雖然是青銅榜上的天才,但再天才,也只是一個青銅級弟子而已,要是和穆蘭動手,絕對要被一巴掌拍死。

  他臉色一陣青一陣白,要是今天服軟,陪了醫藥費,那真是臉面丟盡了。

  “哈哈,穆蘭侄女,依我看,這件事就這樣罷手吧。”

  就在這時,一道寬厚的聲音傳來,天空中,一道身影從天而降。

  這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者,身穿銀色長袍,臉上帶著和藹的笑容。

  這是一個銀袍長老。

  看到這個老者,姚天宇大喜,叫道:“明長老,你一定要為弟子做主,穆蘭長老她太過分了。”

  這個銀袍長老,是屬于青龍院的。

  穆蘭臉色也沉了下來,道:“明老頭,我勸你不要多管閑事。”

  四周圍觀的人又是一陣瞠目結舌,穆蘭也太牛/逼了吧,叫一個銀袍長老為老頭?

  但明長老一點生氣的跡象也沒有,依然笑瞇瞇的道:“這件事情,前因后果我都已經聽說了,我看這件事存在很大的誤會,依我推測,錯全在星月樓。”

  “星月樓強買弟子的材料,陸鳴打抱不平,打傷了星月樓的弟子,姚天宇他們身為執法殿的人,看到陸鳴打傷了人,自然要過問,所有才引起了一場爭斗,這完全是誤會,既然兩方都有人受傷,這件事,我看就這么算了吧。”

  陸鳴心里一凜,這是棄車保帥,這明長老看起來和藹,實則老奸巨猾,一句話,把責任全部推到星月樓身上。

  這樣一來,姚天宇自然不用陪醫藥費,而姚天宇他們到執法殿長老那里也無話可說。

  姚天宇臉色陰沉起來,沒有說話。

  這件事,要是真查起來,星月樓強買朱雀院新入門弟子材料之事,肯定是隱瞞不了的,所以,能推在星月樓身上,也好。

  穆蘭目光微微一閃。

  這個明長老,可是銀袍長老,如果一心要保姚天宇,她也無可奈何。

  “哦?既然是星月樓的錯,那必定要重重懲罰,不然四院弟子,可不會服氣。”

  穆蘭目光一閃,隨后微微一笑道。

  “這個自然,星月樓,定當嚴懲,而且所有的材料,也定當全數返還。”

  明長老微微一笑,隨后對姚天宇道:“天宇,還不帶執法殿的弟子回去療傷。”

  “是!”

  姚天宇一抱拳,吩咐那些沒受傷的弟子扶起那些受傷的弟子,回去療傷。

  “陸鳴!”

  隨后,姚天宇看了陸鳴一眼,眼神無比冰冷,隨后轉身就走。

  “姚天宇!”

  陸鳴突然叫了一聲。

  姚天宇身形一頓,轉過身來,冷冷的看著陸鳴。

  陸鳴目光炯炯,盯著姚天宇,道:“姚天宇,你叫一些嘍啰來圍攻我,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與我一戰,我現在正是挑戰你,你,敢不敢應戰?”

  此言一出,全場猛然陷入了安靜當中。

  陸鳴居然挑戰姚天宇?怎么可能?他豈是姚天宇的對手?

  “你,要挑戰我?”

  姚天宇反問了一句。

  “不錯!”陸鳴斬釘截鐵的回應。

  姚天宇嘴角露出一絲嘲諷的笑容,不屑道:“陸鳴,我為青銅榜上的弟子,你,有什么資格挑戰我?”

  “還是等你成為青銅榜上的弟子,再來挑戰我吧,現在,你沒有資格。”

  姚天宇眼中,盡是一幅高高在上以及不屑之色。

  說完,轉身離去。

  陸鳴眼神一凝。

  “不屑接受我的挑戰嗎?”

  陸鳴雙拳不由的緊握在一起。

  “陸鳴,不用多想,這是玄元劍派的規矩,想要挑戰青銅榜上的弟子,必須也要登上青銅榜,才有資格,否則,是沒有挑戰的權力的。”

  穆蘭見狀,和陸鳴解釋起來。

  “原來如此!”

  陸鳴低語。

  但姚天宇剛才那副高高在上以及不屑的眼神,在陸鳴腦海中揮之不去。

  “青銅榜嗎?我很快就會達到的,姚天宇,你給我等著。”

  陸鳴雙拳緊握,目光堅定無比。

  “陸鳴,你沒事吧?”

  “陸鳴,你怎么樣了?”

  此時,鳳舞和華池才氣喘吁吁的趕到。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