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80章 何懼一戰

  “我叫你住手,你沒聽見嗎?”

  為首的一人,十七歲左右,隨意一戰,不動如山,氣勢迫人,眼中殺機隱現,如狼似虎。

  “真的是姚天宇,他親自來了。”

  四周,傳開一道道低沉的驚呼。

  陸鳴眉頭一挑,原來這個少年,就是姚天宇。

  臉色依然平靜,淡淡道:“聽見了,但我為什么要住手?”

  “大膽,狂妄,你敢這么和姚師兄說話?”

  “陸鳴,你什么態度?”

  陸鳴話音一落,邊上就有幾個執法殿的青年大喝。

  陸鳴撇撇嘴,懶得理會。

  “陸鳴,你無故對同門出手,手段狠辣歹毒,簡直是喪心病狂,嚴重違反門規,現在自縛鎖鏈,跟我們回執法殿,接受處罰!”

  一個紅袍青年走出,大聲呵斥,接著哐當一聲,把一條粗大的鎖鏈扔到陸鳴身前。

  “不錯,陸鳴,趕緊束手就擒,聽從發落。”

  其他執法殿的青年也大喝。

  “我違反門規?”

  陸鳴冷笑,道:“那你們怎么不問清楚我為什么出手?”

  “這個無須多問,反正我們看到你出手重傷同門,還毀壞了星月樓,這就是大罪。”

  紅袍青年直接下定論。

  “呵呵,我現在告訴你們,我無罪,我只是懲戒宗門蛀蟲而已,星月樓用極低的價格,強買新人弟子的材料,一旦不從,就下重手,我一個朋友現在還昏迷不醒,這些,你們怎么不查一查?”

  陸鳴冷聲道。

  “胡說八道,他血口噴人,根本沒有這樣的事,姚師兄,你要為我做主啊。”

  陳月星修為深厚,并沒有暈過去,此時大聲的叫冤。

  “血口噴人?你當其他人都是瞎子嗎?”

  陸鳴道。

  “哦?”

  紅袍青年把目光轉向那些朱雀院的青年,道:“你們誰看到星月樓強買材料?還出手傷人了?不過我警告你們,開口之前,最好考慮清楚,不要胡言亂語,小心禍從口出。”

  威脅,這是赤裸裸的威脅。

  朱雀院的那些新入門弟子,本來想說出實情的,但聽到這話,臉色紛紛大變。

  而姚天宇在一旁,雖然沒有說話,但氣息逼人,目光隨意掃過去,讓那些弟子臉色更加難看。

  一時間居然沒有一個人敢開口說話的。

  姚天宇嘴角露出冷笑,其他執法殿的弟子也紛紛冷笑。

  紅袍青年道:“陸鳴,看來沒有人為你作證,現在,你還有什么話說?還不束手就擒?”

  “呵呵!”

  陸鳴冷笑一聲,目光掃向那些朱雀院新入門弟子,那些弟子一看陸鳴的眼光,一個個臉色通紅,羞愧的低下了頭。

  但,依然沒有人說話。

  “陸鳴,你看什么看?想威脅他們嗎?有我們執法殿在此,你休想,還不束手就擒?是想反抗嗎?兄弟們,準備出手!”

  紅袍青年大叫,眼中閃過狠辣之色。

  幾天前,他去傳喚陸鳴,被陸鳴轟出門外,被他視為奇恥大辱。

  “執法殿?什么狗屁執法殿,我今天倒是長見識了,你們要出手就出手吧?要我束手就擒,不可能!我陸鳴,何懼一戰!”

  陸鳴手持長劍,傲然而立,修長的身姿如一座挺拔的山峰矗立在那里,充滿了不屈、堅毅。

  他今日來這里之前,就已經想到了這一切很可能是姚天宇搞的鬼,雖然他知道,以他現在的修為,對上青銅榜的天下,幾乎沒有勝算。

  但他還是來了,還是做了,這就是他的本心,想做的、該做的,那就去做。

  大不了血戰一場。

  看著陸鳴的身姿,那些朱雀院的新入門弟子更加羞愧難當。

  “等...等一下!”

  突然,一道聲音傳出。

  那個之前被陸鳴所救的消瘦少年,此時雙拳緊握,臉色通紅,渾身顫抖,大步走出。

  “我可以作證,陸鳴師兄說的都是實情,星月樓強買我們朱雀院新人弟子的材料,一千兩的東西,只給一兩銀子,不從的話,就是一頓狠揍。”

  “之前有一個師兄就是不從,理論了幾句,就被陳月星打斷了骨頭,重傷昏迷,陸鳴師兄是為我們出頭才出手的,根本沒有違反門規,你們不要....”

  消瘦少年大聲道,聲音遠遠的傳了出去。

  “閉嘴,大膽!”

  紅袍青年猛然一聲大喝,打斷了消瘦青年接下來的話。

  接著目光冰冷的盯著消瘦少年,沉聲道:“小子,你好大的膽子,我看你是陸鳴的同伙,居然幫助陸鳴一起為禍宗門,還想欺騙我們執法殿,罪無可恕,今日與陸鳴一起,難逃罪責!”

  消瘦少年臉色一下子變的慘白,沒有一些血色,聲音顫抖道:“不,你們不能這樣,我說的都是實情啊。”

  “無須廢話,出手!”

  此時,姚天宇終于開口,果斷直接。

  “這位師弟,你退后吧!”

  陸鳴一掌揮出,真氣涌出,消瘦少年連連后退,退到人群中。

  陸鳴,一人獨對執法殿眾人。

  他沒有說話,但他身上不屈的戰意,說明一切。

  戰,一戰到底!

  “出手,一起上,拿下陸鳴,只要不傷他性命就可以。”

  紅袍青年大聲道。

  唰!唰!...

  當下,四周一下子有十幾個執法殿的青年向陸鳴撲去。

  劍氣,掌風,拳勁,瞬間籠罩陸鳴全身。

  這些執法殿的弟子,修為都很強,最差的都是武師六重的修為。

  “極致流光!”

  劍鳴聲起,劍光迸發,劍氣爆閃而出。

  陸鳴直接殺入人群。

  當!當!...

  轟!轟!...

  交擊聲與轟鳴聲密集的響起,隨后,有幾道人影暴退而出。

  是執法殿的子弟,他們胸前都中了一劍,傷口直透骨骼,重重的摔倒在地上,大口的咳血。

  四周圍觀的四院弟子震驚無比。

  陸鳴這也太強勢了,不僅與執法殿的人爆發大戰,而且一動手,就傷了執法殿幾個高手。

  強,太強了。

  要知道,執法殿里面,武師八重的高手都不在少數。

  “一起上,一起上!”

  紅袍青年在一旁大呼小叫。

  唰!唰!...

  有更多的執法殿弟子向著陸鳴沖去。

  這一次來的執法殿弟子,總共有三十多人。

  “殺!”

  陸鳴大吼,氣勢如虹。

  他盯上了紅袍弟子,往那個方向急沖。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