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8章 大嘴巴抽

  “哪里來的狗雜碎,你是吃了雄心豹子膽了,敢打星月盟的人?今天我不廢了你,老子跟你姓。”

  一個皮膚黝黑的青年走了出來。

  他身形雄壯,肌肉塊塊凸起,如黑色的鐵塊一般,眼神冰冷,盯著下面的陸鳴,殺氣騰騰。

  他猛然從臺階上方躍起,人在空中,身上血光爆閃,一頭碩大的黑熊出現,黑熊身上,有兩道血色脈輪。

  武師四重的修為,加上黑熊血脈爆發,讓壯碩青年氣勢更盛,如一座山岳一般,向著陸鳴壓下。

  這個壯碩青年,比之前的大嘴巴青年強了好幾倍。

  上方,劉偉嘴角等人臉上露出了冷笑,他們相信壯碩青年一定能讓陸鳴吃一個大虧。

  一個新入門的弟子,能有多強?

  但下一刻,他們臉上的笑容直接僵住了。

  依舊是一個響亮的耳光。

  然后,眾人就看到那個氣勢十足壯碩青年,以比他剛才撲擊而出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

  臉孔變形,血水夾雜著牙齒到處亂飛,身體重重的砸在地上,慘叫一聲,步入了大嘴巴青年的后塵,昏死過去。

  絲絲...

  劉偉等星月盟的人不由的倒吸涼氣。

  這一下子,就算他們在狂妄,也看得出來,陸鳴是一個高手。

  但朱雀院的新入門弟子中,什么時候有這么厲害的高手了?

  難道是?

  劉偉臉色一變,慢慢的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問道:“說,你到底是誰?”

  “陸鳴師兄,陸鳴師兄好樣的。”

  此時,那個消瘦少年激動無比的叫了起來。

  剛才,那些朱雀院的新入門弟子雖然看到了陸鳴,但這一切都發生了太快了,他們還沒來及叫出陸鳴的名字。

  “陸鳴?新人王陸鳴?”

  臺階上,其他一些星月盟的人臉色微微一變。

  新人王對于某些人來說,還是有些分量的,特別是兩個多月以前,陸鳴還打敗了寧峰。

  原來是他?

  不遠處,其他一些四院老弟子恍然。

  怪不得,今年的新人當中,也只有陸鳴才有這個實力,還有這個膽量,敢在星月盟的門前,抽飛兩個星月盟的人。

  “陸鳴,果然是你?但我告訴你,你雖然是新人王,但是想在星月盟鬧事,你還嫩了點。”

  劉偉目光一閃,冷冷道。

  陸鳴嘴角掛著一絲冰冷的笑容,一步一步,登上臺階,向著劉偉他們走去。

  “陸鳴,你想干什么?你真的敢和我星月盟作對到底,你要想清楚,我星月盟盟主陳月星,可是快要達到武師九重的強者,而且不妨告訴你,盟主的背后,可是青銅榜上的姚天宇師兄,你敢亂來,必將萬劫不復。”

  劉偉臉色難看的叫了起來。

  陸鳴身形一頓,腳步停了下來。

  “姚天宇,果然是姚天宇。”

  陸鳴眼中,閃爍著驚人的殺機。

  此時,星月樓的第三層,有幾個青年正在觀察的下面。

  其中一人,身穿帶有星月的長袍,此人,就是星月盟盟主,陳月星。

  “盟主,你現在不出手嗎?”

  其中一個青年問道。

  “何須我們出手,就讓陸鳴盡情出手吧,劉偉他們這些廢物,被揍一頓,也是值得的,馬上姚天宇師兄帶領執法殿的人就要來了,到時,可順勢拿下陸鳴。”

  陳月星淡淡的一笑。

  在他眼中,劉偉那些人,也不過是可利用的棋子而已。

  “盟主高見。”

  其他幾個青年順勢拍馬屁。

  下方,劉偉見陸鳴停住了,以為陸鳴是怕了姚天宇的名聲,頓時露出得意之色,叫囂道:“陸鳴,你打了我星月盟兩個人的耳光,這就等于砸了我星月盟的招牌,是大罪,這樣吧,你拿出兩千貢獻點,不,五千貢獻點當做醫藥費,還有當眾賠禮道歉,我可以考慮饒了你。”

  “是嗎?你可真夠自信的。”

  陸鳴一步一步,又繼續向前走去。

  劉偉的臉色又變了,叫道:“陸鳴,你想干什么?我警告你,趕緊給我停下。”

  但陸鳴沒有絲毫想停下的打算,依舊一步一步,向著劉偉走去。

  劉偉臉上開始冒冷汗了,陡然吼道:“上,一起上,廢了他。”

  唰!唰!...

  頓時,劉偉身后,十幾個青年一起向著沖去,一道道血光閃耀,這些青年,毫不猶豫的選擇了血脈爆發。

  “給我滾回去。”

  陸鳴直接揮手拍出。

  空中頓時響起了密密麻麻的,一連串響亮的耳光聲。

  一個個沖過來的星月盟的成員,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了回去,全部慘叫的摔倒在地上。

  夾帶著牙齒的血水噴了一地。

  陸鳴自始至終只揮出一只手,像是趕蒼蠅一般,將這些星月盟的成員扇飛了出去。

  絲絲...

  一連串倒吸涼氣的聲音響起。

  只要是看到這一幕的四院弟子,無不目瞪口呆。

  特別是朱雀院的新入門弟子,一個個興奮的渾身發抖。

  “好強,陸鳴,又變強了。”

  “這是一個天才,真正的超級天才,玄劍宗,數年才得一見。”

  一些老弟子臉色復雜的道。

  一下子,星月樓大門口,只剩下劉偉一人。

  他嚇的臉色慘白,渾身顫抖的盯著陸鳴。

  “陸鳴,我...我警告你...你不要亂來..”

  劉偉聲音顫抖的道。

  但陸鳴并沒有看他,而是抬頭看向整座星月樓,低語道:“星月樓,也沒有必要存在了。”

  隨后,陸鳴一拳,轟向了旁邊的一根柱子。

  這根柱子以極其堅硬的黑鐵木鑄成,但是在陸鳴一拳之下,直接轟然爆碎,木屑紛飛,四處飛濺。

  隨后,陸鳴身形一動,又向另外一條柱子轟去。

  同樣的轟鳴聲,這根柱子被擊成粉碎。

  咔咔..

  連續兩根柱子被轟碎,整座星月樓都有些搖晃起來,發出咔咔的聲音。

  “陸鳴,陸鳴,你瘋了,你要干什么?你給我住手,住手啊。”

  劉偉的臉色唰的慘白,瘋狂的大叫起來,發出了哭腔。

  此時三樓上,陳月星再也不能保持淡定了,瘋狂的大叫:“該死,可惡,這個家伙想干什么?”

  但,陸鳴絲毫沒有停手的意思,劍鳴聲起,長劍出鞘,連續斬出幾道劍氣,向著星月樓側面的柱子斬去。

  劍氣呼嘯,無比的犀利,直接將左右兩側,一共四根柱子砍斷。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