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72章 青銅榜天才

  誰知道,陸鳴下一句話,差點沒讓她憋出內傷。

  “姚天宇是誰?他需要暗血石關我鳥事,我還需要呢?現在你們給我滾,看在同為玄元劍派的份上,我放你們一馬。”

  陸鳴揮揮手,不耐煩的道。

  “你...你大膽,姚天宇師兄可是青銅榜上的天才,所有的青銅級弟子之首,你活的不耐煩了。”

  年輕女子怒喝,憋的滿臉通紅。

  “原來是青銅榜上的人物,難怪這么囂張!”

  陸鳴微微一愣。

  青銅榜,是玄元劍派四大院中的一份榜單。

  能登上這份榜單的,每一個在青銅級弟子中,都是最絕頂的天才,每一個,實力都強的可怕。

  站在了青銅級弟子的最頂峰。

  但關陸鳴什么事?

  管他什么青銅榜弟子,青銅榜弟子,就可以半路搶奪他的暗血石了?

  那個女子看到陸鳴發愣,還以為陸鳴聽到青銅榜怕了,臉色露出一絲冷笑,道:“陸鳴,現在把暗血石都交出開吧,然后跟著我們去向姚天宇師兄磕頭認錯,這樣的話,或許姚天宇師兄可以既往不咎。”

  “交出暗血石?還磕頭認錯?”

  陸鳴一臉古怪的看著這個女子,就像看一個傻子,然后道:“你們怎么也算是玄元劍派的青銅級弟子,一個個腦子他么的都有問題啊!”

  年輕女子愣住了,半響才反應過來,氣的渾身顫抖,尖叫道:“陸鳴,你說什么?你找死!”

  “跟他廢什么話,我們一起出手,廢了他,然后帶到姚天宇師兄面前,讓姚師兄發落。”

  鷹鉤鼻青年也大叫起來,一臉陰森。

  “出手!”

  六個人,同時出手,向著陸鳴殺去。

  劍氣,刀光,爪勁,掌風,瞬間覆蓋陸鳴全身。

  “找死!”

  陸鳴眼神一沉,手一動,天星劍出現在手上,劍光一動,瞬間斬出十幾劍。

  啊!啊!...

  連續六聲慘叫,青龍院六個青年急速的后退。

  六個人,后退了十幾步才站穩,在每一個人胸口上,都有一條深深的劍痕,鮮血直流。

  一劍傷六人。

  “怎么會這么強?怎么可能?一個多月以前,聽說他戰勝了寧峰,但也只是艱難的戰勝而已,這才一個多月,怎么可能強大成這樣?”

  六個青年臉色慘白,沒有絲毫的血色,眼中盡是不可思議。

  “走!走!此人不可敵!”

  那個女子尖叫,急速的后退,差點嚇破膽。

  唰!唰!

  其他五人,根本不敢停留,亡命的飛奔。

  陸鳴目光閃爍了幾下,并沒有追擊。

  六個人,分散而逃,他沒有把握全部留下。

  隨后,陸鳴繼續挖掘起來。

  接下來,陸鳴又連續挖出了兩塊暗血石,這個地方,總共有四塊暗血石。

  “夠用了!”

  陸鳴哈哈一笑。

  檢查了一下,不可能再有暗血石了,陸鳴轉身離開了這里。

  “血玲花,暗血石都已經找到,該回宗門了。”

  陸鳴一笑。

  這一趟雖然有些波折,但一切都還算順利。

  身形不停,向著暗血山外的方向而去。

  途中,他碰到了一只落單的暗血狼,直接馴服,當成坐騎。

  那只青鱗馬放在外面這么久,估計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這只暗血狼是二級二重妖獸,強壯無比,力大無窮,根本不是青鱗馬可比的。

  翻山越嶺,如履平地。

  很快,就出了暗血山,往玄元劍派的方向而去。

  暗血山深處,一座山峰上的一塊大石上,一道身影盤膝而坐。

  這道身影,看起來只有十七歲左右而已,樣貌英俊,臉色冷峻,只是隨意的坐在那里,卻有一股凌厲的氣息散發而出。

  邊上,有十幾個青年站在那里,大氣都不敢出。

  這十幾個青年中,就包括了之前的那六個青年。

  “姚師兄,事情就是這樣。”

  鷹鉤鼻青年稟報道。

  這個冷峻青年,就是青銅榜的天才,姚天宇。

  武道世界,強者為先,姚天宇雖然年紀不大,但其他人依然恭敬的稱呼姚天宇為師兄。

  姚天宇眉頭微微一皺,道:“你是說,那里可能有不止一塊暗血石,現在全部落在那個陸鳴手里了?”

  “不錯,姚師兄,那個陸鳴囂張無比,不僅打傷了我們,還絲毫不給姚師兄你面子,我們報出了你的名字,但...但陸鳴卻說姚天宇是什么東西....”

  鷹鉤鼻青年急忙回答,當然,里面很多都是添油加醋的。

  其他五人目光一閃,也沒有反駁鷹鉤鼻青年。

  “呵呵!”

  姚天宇聽后,發出冰冷的笑容,道:“現在的新人,都這么囂張嗎?陸鳴?新人王?敢和我囂張,過幾年再說吧!”

  隨后,目光一掃眾人,道:“去,把陸鳴給我找出來,只要他還在暗血山,我就讓他回不了朱雀院。”

  “是!”

  十幾個青年大聲應道,隨后身形閃爍,十幾個青年下了這座山峰,消失在暗血山的山林中。

  “陸鳴!”

  姚天宇輕語,眼中一道殺機一閃而過。

  暗血狼風馳電掣,速度要比青鱗馬快一大截。

  不到一個七天,陸鳴又來到了越空城。

  當經過朱家之時,發現朱家已經人去樓空,甚至大門上都布滿了蜘蛛網。

  看來,朱家已經被周家覆滅了。

  神荒大陸,就是這樣,實力為尊。

  每一天都充滿了殺戮,每一天,都不知道有多少勢力被滅。

  陸鳴搖了搖頭,找了一家酒樓,點了一些酒菜,吃喝起來。

  不知不覺,思緒又飄到風火城那里去了。

  “越空城距離風火城不是很遠,只有三天路程,我騎暗血狼還不需要三天,不如回去看看娘!”

  陸鳴想到。

  出來已經快四個月了,是該回去看看了。

  匆匆吃完,下了酒樓,向著風火城而去。

  只是兩天多一點,就回到了風火城。

  走在風火城的街道聲,暗血狼一聲長嘯,嚇的滿街的人大驚。

  “好恐怖的妖獸,快走!”

  “去請陸家的強者前來鎮壓,妖獸進城了。”

  “誒?不對,你們看,那不是陸家的少主,陸鳴嗎?”

  “是他,真的是他!”

  附近,一陣嘩然,其他人遠遠的離開陸鳴,生怕被暗血狼一口咬死。

  陸鳴一巴掌拍在暗血狼的脖子上,差點把暗血狼拍趴下。

  “叫什么叫?給我老實一點。”

  陸鳴呵斥。

  嗚嗚...

  暗血狼就像是一只家狗一樣叫了起來,老實無比。

  附近的人目瞪口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