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3章 軟柿子?

  “飛云劍法,你是飛云宗的弟子,住手。”

  血手吳莫驚叫道。

  “你說住手就住手?”

  貴公子冷笑,劍光不停,逼的吳莫連連倒退。

  噗嗤!

  最后,貴公子的劍光在吳莫的手臂上留下了一道長長的傷口,鮮血直流。

  這時,貴公子才收劍而立,傲然道:“這次是給你一點教訓,下一次,就是死!記住,我是飛云宗核心弟子徐飛云,什么血手?在我飛云宗眼里就是垃圾。”

  “原來是飛云宗的核心弟子,難怪有如此實力,這個吳莫,真是找虐。”

  陸鳴恍然,然后搖了搖頭,微微一笑。

  在烈日帝國東部,玄元劍派自然是至高無上的霸主。

  但除了玄元劍派之外,其實還有其他的一些宗派的,這些宗派和玄元劍派比,自然相差了不知道多少,但比起一些散修,或者一些小家族來說,卻有強了很多。

  飛云宗就是這樣一個宗門。

  “你...”

  被一個二十歲左右的青年當眾這樣呵斥,吳莫臉色無比難看,一陣青一陣白,但是要讓他對徐飛云發作,他是萬萬不敢了。

  猛地,他看向了陸鳴,陰冷道:“小子,你剛才搖頭笑什么?是在嘲笑我嗎?就憑你這個小雜種,也敢嘲笑我?我宰了你。”

  接著,他一掌,向著陸鳴拍來。

  既然在徐飛云身上丟了面子,那就在陸鳴身上找回來。

  陸鳴眼神冷了下來,嘴角掛著一絲冷笑,看著吳莫的手掌,一動不動。

  “受死吧!”

  吳莫嘴角掠過陰冷的笑容。

  “這小子,嚇傻了。”

  陰山三鬼中的一個搖頭道。

  就在這時,一道劍光爆閃而出,雪白的劍光斬破了空氣,比剛才徐飛云的劍光更快,也更冷。

  噗嗤!

  血光閃現,隨之而來的是吳莫凄厲的慘叫。

  “啊啊,我的手!”

  吳莫慘叫的后退,他的一只手掌已經不翼而飛。

  他的手掌,當然是被陸鳴一劍砍斷的。

  好快的劍,好狠的手段。

  大殿中其他人心里一顫,全都一臉凝重的看著陸鳴。

  看起來才十五六歲而已,居然能一劍斬斷了血手吳莫的手掌,好可怕的實力。

  “啊啊,你是誰?你到底是誰?”

  吳莫凄厲的大叫。

  “玄元劍派,陸鳴,你要是想報仇,可以去玄元劍派找我,現在,給我滾!”

  陸鳴喝道。

  “什么?玄元劍派!”

  其他人心里都是大驚,隨后露出恍然之色。

  原來是玄元劍派的弟子,難怪有如此實力。

  就連徐飛云,本來一臉傲然的,此時也老實下來。

  “玄元劍派的弟子,哈哈,我認栽了。”

  吳莫慘笑。

  玄元劍派對于他來說,那就是巨無霸,他要是不想死,這一輩子就不可能找陸鳴報仇了。

  吳莫撿起自己的斷手,狼狽的沖出了大殿,消失不見。

  “玄元劍派嗎?”

  大殿上方,二長老目光閃爍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哈哈,原來是玄元劍派的少年英杰,失敬失敬。”

  那個頭發花白老者首先抱拳,客氣的道。

  隨后其他幾人,也紛紛起身抱拳。

  陸鳴微微一笑,回了個禮,便自坐下了。

  “哈哈,沒想到這一次還有玄元劍派的英杰,我都不知道我朱家的任務牌,還被玄元劍派收集過去了,不過這樣更好,我們這一次把握又更大了一些,好了,那現在,我們出發吧。”

  朱川笑道。

  眾人點點頭,跟著朱川出了朱家。

  在外面,朱家的人已經準備好了。

  一輛馬車,數十個朱家護衛,另外還有十多匹青鱗馬。

  “這輛馬車上,就是我朱家大小姐了。”

  朱川道。

  眾人點點頭,騎上青鱗馬,朱川一聲‘出發’,幾十匹青鱗馬發出‘轟隆隆’的聲音,一行人向著暗血山而去。

  朱川是一起同行的。

  越空城距離暗血山,足足有十多天的路程。

  眾人白天趕路,晚上休息。

  轉眼便過了三天。

  這三天,很平靜,因為靠近暗血山,才是最危險的。

  因為靠近暗血山,地勢荒涼,才有各種盜寇,馬賊等蟄伏。

  第四天,深夜。

  陸鳴盤膝坐于一個臨時搭好的帳篷中,打坐修煉。

  “啊!”

  突然,一聲凄厲的慘叫響起,在靜謐的深夜中,顯得格外突兀。

  陸鳴瞬間睜開了雙眼,如一陣風一般沖了出去。

  唰!唰!...

  顯然,不僅是他,其他人也被驚動了,紛紛向著聲音的來源處沖去。

  那是一個巨大的帳篷,朱家大小姐的馬車就停在這里。

  陸鳴,陰山三鬼,徐飛云等人幾乎同時達到。

  帳篷之外,一條身影倒在了那里。

  居然是那個頭發花白的老者,不過此時,他心臟被一把短槍洞穿,已經沒有了任何的氣息。

  眾人都皺了皺眉。

  這幾天眾人已經互相認識,這個老者叫陳信,使用的就是一柄短槍。

  而現在,這個老者居然被自己的短槍洞穿了心臟。

  “怎么回事?”

  朱川急沖沖的趕來,看到這一幕,臉色大變。

  “福伯,怎么回事?”

  朱川叫道。

  帳篷中,走出一個身形有些佝僂的老者,此時顫顫巍巍,道:“回稟二長老,屬下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剛才突然聽到一聲慘叫,嚇的屬下不敢出來查看,然后你們就來了。”

  “這里幾乎沒有打斗痕跡,而陳信的修為雖然不是很高,但也有武師五重巔峰的修為,什么人能讓陳信幾乎沒有反抗之力,用他自己的短槍擊殺他?”

  陰山三鬼的老大,臉色頗為凝重的道。

  其他幾人也皺著眉,在思考著。

  “會不會是周家的人?”

  朱川忽然臉色一變的道。

  “周家,什么周家?”

  徐飛云問道。

  “這個...也不瞞諸位,我們朱家,有一個死對頭,就是周家,這個周家與朱家明爭暗斗幾十年了,誰都想滅了對方,這一次,周家要是知道我朱家老祖重傷,派人前來阻止我們護送丹藥過去,也不一定。”

  朱川解釋道。

  “還有這樣的事?朱二長老,你們朱家頒發任務的時候可沒說明這些,現在憑空多出一個周?家,危險性直線上升,不行,我看這件任務,還有待商榷。”

  陰山三鬼的老大臉色一變道。

  “不錯!”

  徐飛云也點點頭。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