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60章 銀袍長老現

  全場寂靜一片,所有人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

  陸鳴真的斬殺了寧峰,而且還當著寧空的面,完全無視寧峰的威脅。

  簡直是膽大包天,不可一世。

  許多老弟子看著陸鳴,心里產生了一股寒意。

  這是一個狠人啊,對敵人狠,對自己也狠。

  “峰兒!小畜生,我要將千刀萬剮!”

  寧空怒吼,眼睛通紅,如一只發狂的野獸。

  碰!碰!

  他與穆蘭連續交手,氣浪席卷翻滾,轟鳴聲震耳欲聾,許多修為稍弱的,被轟鳴聲震的臉色蒼白,身體不斷后退。

  “他要殺我,就要做好被殺的準備。”

  陸鳴臉色平靜,淡淡的道。

  “你這個小畜生,怎么能和峰兒比?峰兒要殺你,你就應該讓他殺,你居然敢還手,還殺了峰兒,我要將你剝皮抽筋!”

  寧空瘋狂的怒吼,不斷的沖擊。

  “寧空,你敢無視門規嗎?”穆蘭嬌喝。

  “什么門規?門規算什么狗屁?能與我峰兒相提并論嗎?”

  寧空完全已經瘋狂了,完全殺紅了眼。

  陸鳴搖搖頭,對于這樣的人,他無話可說。

  隨后,他把目光看向了天空,口中低語:“應該要出手了吧!”

  話語剛落,天空中傳出一聲暴喝:“寧空,你瘋了嗎?還不住手?”

  一道身穿銀袍的老者出現在空中,伸出一只手,虛空一按,一股強大到極點的壓力產生,對著寧空壓去。

  寧空在這道壓力下,完全沒有還手之力,直接被壓趴在地上,任他怎么掙扎,絲毫動彈不得。

  “是銀袍長老!”

  “原來一直有銀袍長老觀看!”

  其他弟子看到這個老者后,紛紛驚呼。

  “劉長老,你要為我做主啊,陸鳴這個小畜生,殺了峰兒!”

  寧空狂吼道。

  “朱雀臺,生死戰,既然是生死戰,陸鳴有何錯?倒是你,寧空,居然敢公然無視門規,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現在跟我回去面壁思過,想不通,就不要出來。”

  銀袍長老一揮手,一股強大的力量涌出,一卷寧空,然后化為一道流光,破空而去。

  看到銀袍長老帶走寧空,陸鳴微微露出一絲笑意。

  他之所以敢當著寧空的面斬殺寧峰,也并非完全是無腦之舉。

  第一個,寧峰屢次找他麻煩,甚至派人殺他,確實該殺。

  不殺的話,后面肯定還會找他麻煩。

  第二個,他料定會有銀袍長老在附近觀看。

  通過這一戰,他已經完全展露出自己的天賦與價值,新入門短短一個多月,就能將一個武師七重的老弟子斬殺,這等天賦,朱雀院高層絕對會重視。

  又怎么可能任由寧空殺他?就算沒有穆蘭,寧空也殺不了他。

  事實證明果然如此。

  “陸鳴多謝穆蘭長老相助!”

  此時,陸鳴向穆蘭抱拳感謝。

  “陸鳴,你,不錯!”

  穆蘭露出了笑容。

  “那陸鳴就告辭了!”

  陸鳴點點頭,然后下了朱雀臺,消失在人群中。

  這一戰的消息,也迅速的在朱雀院中傳開了,甚至在向其他大院蔓延。

  陸鳴沒有理會這些,直接回到了宿舍,盤膝坐在床上。

  身上,傳來一陣陣劇痛。

  陸鳴苦笑,這一戰,他受傷不輕。

  當寧峰吞下暴靈丹之后,戰力大增,陸鳴竭力抵擋的時候,就受傷了。

  后面又爆發血脈,正面硬抗了寧峰一招,雖然吞噬了五成的攻擊力,但剩下的攻擊力依然讓他傷勢加重。

  “看來以后要買一件軟甲之類的防御靈兵,還有,防御性的武技,也要修煉,不然的話,總這么受傷,也不是個事啊!”

  陸鳴苦笑低語。

  他血脈爆發的時候,雖然強大到極點,但要硬抗別人的攻擊,也會受傷。

  主要是他身體太弱了,除了護體真氣之外,就沒有其他護體的后招了。

  “先療傷再說!”

  陸鳴搖搖頭,開始運轉戰龍真訣,操控血脈,療起傷來。

  呼呼..

  空中,天地靈氣快速的向陸鳴匯聚而來,速度快的驚人。

  陸鳴的血脈晉升四級后,他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快了一大截。

  遠遠超過五級血脈的速度,陸鳴估計,起碼能與七級血脈相當。

  這個速度,可謂是十分驚人了。

  但是陸鳴修煉的戰龍真訣第二層,需要的能量是普通真氣的九倍。

  所以,單靠吸收天地靈氣,修煉速度還是比不上五級血脈的天才。

  天地靈氣不斷的匯聚,轉化為精純的真氣,散入全身的肌肉,骨骼,內臟當中,不斷的滋養著陸鳴的身體,修復他的傷勢。

  這一修煉,就是五個小時。

  這時,陸鳴才睜開了雙眼。

  經過五個小時的修煉,陸鳴的傷勢已經好了很多,再有兩天,便可痊愈。

  “嗯?好香!”

  突然,外面飄進一股濃郁的烤肉香味。

  “外面誰在烤肉?”

  陸鳴有些疑惑,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院子中,龐石與華池在烤肉。

  看到陸鳴出來,龐石大喜,笑道:“陸鳴師兄,你修煉好了,來,吃烤肉,這可是血羚羊的肉,美味無比,能補氣生血,受傷后吃可有大用。”

  陸鳴心里一暖,笑道:“龐石,這是你們為我準備的?血羚羊的肉,可不便宜啊!”

  “我哪里買的起啊。”

  龐石摸了摸腦袋道:“這是花癡特意為你買的,我以前是打獵的,烤肉是我拿手的,所以我負責烤肉。”

  華池冷著一張臉,道:“陸鳴,你可不要誤會,我可不是好意想為你療傷,因為我一定會打敗你的,要是你受傷了,留下什么后遺癥,那不是很無趣。”

  “嘴硬!”

  龐石撇嘴。

  “喂,大石塊,我警告你,別叫我花癡。”

  華池冷聲道。

  “你不就叫‘花癡’嗎?我不這樣叫,怎么叫?”

  龐石有些疑惑的道。

  “你...”華池張口結舌。

  “哈哈!”

  陸鳴大笑,拿起一塊烤的金黃發亮的烤肉,一口咬下。

  肉質鮮嫩,滿口生香,味道絕對頂級。

  特別是吞下肚子后,一會就有一股股暖流流轉全身,非常舒服。

  血羚羊,一般是二級五重妖獸,其肉質鮮美,還有大補之效,受傷吃,絕對非常有益。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