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9章 擊殺寧峰

  “寧峰居然吞下了暴靈丹,真是卑鄙,看來陸鳴要敗了。”

  四周觀戰的人,有人搖頭嘆息。

  但也有人露出了冷笑。

  又過幾招,陸鳴更加危險了,已經陷入絕境。

  “寧空,給我讓開!”

  看臺上,穆蘭喝道,一掌轟向寧空。

  “穆蘭,你身為首席長老,難道想違反門規嗎?”

  寧空冷喝,與穆蘭對了一掌。

  還好兩人的掌力是控制住的,不然的話,看臺都要被兩人的掌力震碎。

  “卑鄙!”

  風舞,阮等也勵喝,但也被寧空帶來的人擋住了。

  朱雀臺上,寧峰的攻擊如一股颶風一般,狂暴無比。

  陸鳴一邊戰,一邊退。

  但他的雙眼明亮無比,緊緊的盯著寧峰。

  他在尋找機會。

  “死吧,哈哈,死吧!”

  寧峰大笑。

  完全壓著陸鳴,讓他暢快無比。

  “陸鳴,你這個卑賤的東西,居然敢頂撞我,居然敢不給我面子,還敢與我生死一戰,現在,你顫抖吧,后悔吧!”

  寧峰不斷的大笑。

  “就是現在!”

  這時,陸鳴眼睛突然一亮。

  身形不退反進,直接向著寧峰撲去。

  撲出的同時,陸鳴身上血光一閃,血脈爆發而出。

  血脈爆發的時候,才是陸鳴最強的時候。

  現在,他血脈已經晉升到四級,爆發血脈的時候,不僅能吞噬別人五成的攻擊,而且自身的力量也能提升四成。

  陸鳴這個舉動,讓全場的人心里都是一震。

  陸鳴這是干嘛?找死嗎?

  寧峰自己也是微微一愣,隨后獰笑道:“不管你玩什么花樣?絞碎你。”

  凌厲的劍氣,化為劍氣風暴,向著陸鳴絞殺而去。

  但這些劍氣轟在陸鳴身上的時候,陸鳴身體只是微微一顫,繼續向著寧峰沖來。

  接著右手戰劍一揮,擋住了寧峰的長劍,而左手,卻是一拳重重轟出。

  這一切,發生在眨眼間,寧峰甚至還沒反應過來。

  陸鳴這一拳,重重的轟在了寧峰的丹田上。

  洶涌澎湃的拳勁瘋狂的涌入寧峰的丹田。

  瞬間,寧峰丹田的氣旋,劇烈的抖動起來,差一點直接炸裂開來。

  寧峰就像是被扎破的氣球,身上的氣息猛然直降,剎那間,寧峰的氣息就降回到武師七重。

  但還沒有停止,還在繼續往下降,一直降到武師六重巔峰,才停了下來。

  寧峰本來就剛剛突破武師七重,修為還不穩,陸鳴這一拳,不僅擊潰了他因為吞服暴靈丹產生的狂暴真氣,而把他打回原形,跌落到武師六重。

  如果不是因為暴靈丹產生的狂暴真氣抵消了一部分拳勁,這一拳,直接就能廢了寧峰的修為。

  “啊!”

  寧峰慘叫一聲,身體直接被擊飛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十幾米外的地上,大口的吐血。

  穆蘭愣住了,風舞,阮愣住了,寧空也愣住了。

  全場的人都了愣住了。

  剛才的一切只是發生在剎那之間,他們甚至還沒反應過來。

  這是怎么回事?

  他們剛才只是看到陸鳴不退反進,沖向寧峰,剛剛想陸鳴這么做不是找死嗎?

  然后就看到寧峰慘叫的被擊飛了出去,大口的吐血。

  “峰兒!”

  寧空首先反應過來,大吼出聲。

  寧峰掙扎的起身,不可思議的看著陸鳴,叫道:“你...你怎么會沒事?”

  剛剛他明明擊中了陸鳴,但陸鳴居然像沒事一樣。

  “現在,輪到我了!”

  陸鳴冷笑,一步踏出,一劍斬向寧峰。

  寧峰大駭,舉劍抵擋。

  但他現在只是武師六重巔峰,而且是受傷之身,哪里是陸鳴的對手。

  一招之下,寧峰被擊的連連后退,口中大口的咳血。

  “寧峰,你不過是多修煉了幾年,就想讓我后悔?讓我顫抖?你,還差的遠,現在送你上路!”

  陸鳴嘴角噙著一絲冷笑,眼中閃爍著冰冷的殺機,一步一步向寧峰走去。

  “大膽,陸鳴,給我住手!”

  看臺上,寧空大吼道。

  “住手?”

  陸鳴看了一眼寧空,冷笑道:“剛才寧峰占據上風的時候,你怎么不叫他住手?現在叫我住手,你腦子是不是壞了。”

  說完,不再理會寧空,又一劍斬向了寧峰。

  當!當!...

  寧峰勉強抵擋了幾招,再也抵擋不住,渾身劇顫,手中的長劍脫手而出。

  “爹,爹,救我啊!”

  寧峰一邊瘋狂的后退,一邊驚恐的大叫。

  “陸鳴,你還敢出手,找死!”

  寧空暴怒的大吼,身體如一只蒼鷹一般,向著朱雀臺撲去。

  但穆蘭身形一動,緊隨其后,一掌向寧空擊去。

  寧空揮掌反擊,兩人在空中對了一掌。

  一聲劇烈的轟鳴,勁氣四溢,兩人身形一晃,分別落下地上。

  落下后,穆蘭身形一動,擋在了寧空身前。

  “穆蘭,給我滾開!”

  寧空大吼。

  穆蘭嬌艷一笑,道:“寧空,朱雀臺,生死戰,外人不得插手,你想干什么?想破壞門規嗎?”

  寧空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差點氣的吐血。

  這是他剛才對穆蘭說的話,現在卻被穆蘭原原本本的還給了他。

  “我不管,你給我滾開。”

  寧空大吼。

  “寧空,你這張老臉,臉皮還真是厚啊,你想過去,不可能!”

  穆蘭的氣息,牢牢的鎖定了寧空。

  看著寧空那張難看的老臉,穆蘭心里無比的暢快。

  此時,朱雀臺上,寧峰又發出一聲慘叫。

  他被陸鳴一拳重重的轟在肚子上,狂暴的拳勁將他的肋骨震斷了好幾根,寧峰躺在地上,大口的吐血。

  陸鳴一腳踩在寧峰的身上,眼神冰冷的俯視著寧峰。

  “陸鳴,不要殺我,我求求你不要殺我啊!”

  此刻,寧峰真的怕了,大聲求饒起來。

  “陸鳴,你敢殺我兒,我定要將你碎尸萬段!”

  寧空怒吼,想要沖上去,卻被穆蘭死死的擋住。

  “老家伙,我等著!”

  陸鳴冷笑,隨后劍光毫不猶豫的一斬而下。

  “不!”

  “不!”

  寧峰與寧空齊齊大吼。

  噗呲!

  血花四濺,鮮血染紅了朱雀臺。

  寧峰死死的捂住了咽喉,眼中盡是不甘、后悔與恐懼。

  接著倒在朱雀臺上,沒有了氣息。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