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58章 暴靈丹

  陸鳴身上,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真氣澎湃,長發飛揚。

  這一刻,陸鳴的氣息絲毫不比寧峰弱。

  剛才與寧峰的大戰,陸鳴只施展出五成的實力而已。

  而現在,十成。

  兩人狠狠的撞在了一起,戰劍相交,火星四濺,一道道犀利的劍氣刺破了空氣,向著四面八方激/射而出。

  碰!碰!

  一擊之后,兩人同時后退好幾步。

  “可惡,殺!”

  寧峰大吼,又向著陸鳴殺去。

  “戰!”

  陸鳴眸光如電,長發飄揚,身上散發出澎湃的戰意,腳步重重一踏,向著寧峰殺去。

  當!當!...

  兩人不斷的轟擊在一起,劍氣飛揚,縱橫飛舞,強到極點。

  轉眼,就是幾十招,兩人不分勝負。

  “怎么會這樣?不可能?這陸鳴怎么會這么強?”

  寧峰心里震驚到無法言語。

  以他武師七重的修為,在加上以速度見長的黃級上品劍法,已經修煉到第五個層次。

  可謂出劍如風,快如閃電。

  但是陸鳴居然能完全擋住,不僅真氣上不比他弱,就連劍法的速度也絲毫不差。

  他哪里知道,陸鳴修煉的是神級功法,真氣的雄厚凝煉是普通真氣的三倍。

  早在戰龍真訣只是第一層的時候,陸鳴就能跨越一個級別斬殺對手。

  而現在戰龍真訣更進一步,修煉到第二層,就算寧峰高出陸鳴整整兩個級別,也無法戰勝陸鳴。

  不僅是寧峰,朱雀臺四周所有觀戰的人都無比的震驚。

  陸鳴居然能與突破到武師七重的寧峰戰成平手,這簡直不可思議。

  一個個屏住呼吸,死死的盯著戰臺上,生怕打擾到戰臺上的兩人。

  當!當!

  朱雀臺上,兩人繼續大戰。

  “武師七重果然不弱,不過只要我爆發血脈,立馬可勝他,但現在還不是時候,而且,武師境血脈爆發的時間,只有兩分鐘,兩分鐘一過,寧峰將不會是我的對手。”

  陸鳴心里在思索。

  兩道身影在朱雀臺上不斷的交錯,劍氣四溢。

  很快,就大戰了百招。

  而就在這時,寧峰身上的血光快速的消散。

  血脈爆發的時間到了。

  “不好!”

  看臺上,寧空臉色一變。

  朱雀臺上,兩人再度相交一劍。

  這一次寧峰直接被震飛了出去,臉色蒼白,嘴角流出了鮮血。

  “寧峰受傷了!”

  現場一片嘩然,震驚的看著臺上。

  “寧峰血脈爆發的時間到了,看來,寧峰要敗了。”

  “寧峰居然不是陸鳴的對手,真是太難以置信了。”

  “你們有沒有發現,陸鳴還一直沒爆發血脈!”

  “什么?好像是真的,我剛才還沒注意到這一點,這太驚人了。”

  “天才,絕頂天才啊,陸鳴哪里是狂妄自大,他分明是有這個資本的啊!”

  朱雀臺四周,不管是新弟子,還是老弟子,亦或是長老,都震驚的互相議論著。

  “陸鳴師兄加油,你是最厲害的!”

  龐石興奮的滿臉通紅,揮舞著手臂大喊。

  “陸鳴師兄威武!”

  緊接著,有其他弟子喊了起來。

  這些都是今年新入門的弟子,他們看到陸鳴這個和他們一起入門的弟子居然這么強,不由的感到一陣自豪。

  老弟子了不起嗎?我們新弟子照樣有人能打敗你們!

  這一刻,陸鳴成了很多人心中的偶像。

  “這個家伙!”

  華池口中喃喃自語,眼眸深處,多了一絲敬佩之色。

  他一向心高氣傲,剛見到陸鳴的時候,揚言將來要打敗他。

  但現在,他知道,陸鳴的天賦,不是他能比擬的。

  看臺上,阮與風舞小嘴微張,愣愣的看著。

  特別是阮,一個月以前,陸鳴放言,要在一個月后挑戰寧峰,她心里還頗為不喜,認為陸鳴這個人太自大了。

  但現在她明白,是她錯了,陸鳴不是自大,他是自信,而且他有這個資本自信。

  “咯咯,寧空,看來你的寶貝兒子要敗了。”

  看臺上,穆蘭開心的笑了,笑的花枝亂顫。

  “是嗎?勝負還未分呢?”

  寧空雙拳緊握,眼中露出殺機,冷冷的道。

  “什么?”

  穆蘭心里不由的生出了不好的預感。

  朱雀臺上。

  “寧峰,血脈爆發的時間已經到,現在,送你上路吧!”

  陸鳴淡淡的看著寧峰道。

  “哈哈哈,陸鳴,你想敗我,你做夢吧,是你逼我的!”

  寧峰大笑,接著手一動,就出現了一顆丹藥,一口吞了下去。

  當寧峰吞下這顆丹藥的時候,身上猛然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息,這股氣息,強大,暴虐。

  比起剛才,足足提升了一倍。

  “陸鳴,受死吧!”

  寧峰嘶吼,雙目充血,雙腳一踏,一聲轟鳴,連戰臺都發出震動聲,身形化為一陣狂風,向著陸鳴殺來。

  “不可硬接!”

  陸鳴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之色,龍蛇步施展,向一旁移去。

  但依然還是慢了一步,寧峰的劍氣,向著他橫掃而來。

  陸鳴以長劍硬擋,一股鋒利狂暴的力量向他涌來,身形不由的向后滑出十來米。

  “暴靈丹,寧空,你們卑鄙,居然使用暴靈丹,這場比武,已經不公平,到此結束。”

  看臺上,穆蘭猛然站起來,臉色難看的喝道。

  “穆蘭,你想干什么?朱雀臺上,生死一戰,可沒有說不準使用丹藥的!”

  寧空也起身,冷笑道。

  “使用丹藥,有失公允,還談什么生死一戰。”

  穆蘭冷喝,就要向朱雀臺沖去。

  但寧空身上爆發出強大的氣息,鎖定住穆蘭,冷笑道:“穆蘭,朱雀臺生死戰,旁人不得插手,難道你想破壞門規。”

  “可惡!卑鄙!”

  穆蘭貝齒緊咬,杏目圓瞪,可是被寧空牢牢的盯死了。

  此時,朱雀臺上,寧峰已經發起狂暴的進攻。

  “陸鳴,受死吧,風魔劍法——風斬天下。”

  “風魔劍法——颶風狂滅。”

  狂暴的劍氣,撕裂一切阻擋,破空殺伐,直斬陸鳴頭顱。

  “力量暴增兩倍,只能先避其鋒芒,找機會反殺!”

  陸鳴身形一動,施展出龍蛇步,一邊以步法游走,一邊抵擋斬向他的劍氣。

  轟!轟!

  連續七八招,陸鳴不停的后退。

  陸鳴完全不是對手,被壓制了,嘴角流下一縷縷鮮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