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8章 步步緊逼的端木家

  “金長老,不好了,端木絕,他死了。”

  一個端木家的青年有些惶恐的道。

  “什...什么?”

  端木金瞳孔猛然瞪大,臉色大變,失聲驚呼。

  哪里還能保持淡定。

  而場上其他人臉色也大變。

  就連其他三大院的傳功長老臉色也微微一變,謝狂的臉上露出一絲喜色。

  端木絕居然死了?怎么死的?

  其中,殷凱,黃玉等人眼光不由的看向了陸鳴。

  陸鳴得到那么多積分,哪里來的?憑他一個人獵殺妖獸,絕對得不到那么多,難道是端木絕的?

  “說,端木絕是怎么死的?”

  端木金臉色陰沉無比喝道。

  “是被人一劍封喉。”一個青年道。

  “一劍封喉?誰殺的?”

  端木金身上散發出冰冷的殺機,問道。

  “不知道,我們發現端木絕的蹤跡的時候,端木絕已經死,和他死在一起的,還有白虎院兩個武師三重的弟子。”

  “什么?不知道是誰?”

  端木金眼中的殺機閃爍不定,隨后猛然轉身,看向陸鳴,道:“陸鳴,說,端木絕是不是你殺的?”

  “端木金,你這是什么意思?”

  陸鳴還沒回答,謝狂就臉色一變的站出來道。

  陸鳴微微一笑,道:“端木長老,你哪一只眼睛看到是我殺了端木絕?而且你也聽到了,端木絕身邊還跟著兩個武師三重的高手,你以為我殺的了他?”

  此言一出,許多人都露出思索之色。

  是啊,憑陸鳴,能殺的了端木絕和兩個武師三重的高手?

  不可能!

  端木金冷笑一聲,道:“你手上有這么多積分鐵牌,怎么解釋?我斷定,你一定是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才將端木絕殺害,好個卑鄙無恥之徒,現在我就廢了你。”

  接著,端木金一步踏出,身上騰起一股龐大的氣息,如山岳一般,向著陸鳴壓去。

  這股壓力,太強了,陸鳴頓時感覺自己被一座山峰撞了一下,身體大震,騰騰騰的往后直退,差點一口鮮血噴出。

  “端木金,你干什么?”

  謝狂怒吼,一步跨出站在陸鳴身前,同樣也一股強大的氣息噴薄而出,擋住了端木金的氣息。

  “謝狂,你給我滾開。”

  端木金大吼。

  “端木胖子,你他么腦子都長滿肥肉了嗎?玄元劍宗試煉,從來都是勝者為王,有哪條規定說要交代積分鐵牌的來由的?你他么一把年紀,活到狗身上去了?”

  陸鳴可不是吃虧的主,此時怒從心起,破口大罵。

  “這...”

  場上其他人一個個張大了嘴巴。

  這陸鳴膽子也太大了,居然當眾這樣罵端木金,真是膽大包天啊。

  果然,端木金氣渾身顫抖,哆哆嗦嗦的抬起手臂,指著陸鳴,道:“小畜生,你...你說什么?”

  “原來耳朵也背了,真他么活到狗身上去了。”

  陸鳴撇嘴。

  “我殺了你,小畜生。”

  端木金眼睛都紅了,一掌向前轟去。

  “給我站住!”

  謝狂一拳,直接轟出,擋住了端木金一掌。

  勁風呼嘯,兩人身形齊齊一退。

  “謝狂,滾開,不然連你一起殺。”

  端木金叫道。

  “就怕你沒這個本事。”

  謝狂絲毫不讓。

  就在這時,天空中突然一股強大的壓力壓下,這股壓力,如大海一般深不可測,謝狂與端木金兩人渾身大震,絲毫不能動彈。

  “銀袍長老!”

  兩人大驚。

  天空中,一個老者懸浮在那里,眼中露出不悅之色,喝道:“你們兩個身為傳功長老,在這么多弟子面前打生打死的,像什么話?讓后輩弟子看你們的笑話嗎?”

  “王長老,可是這個陸鳴使用卑鄙的手段,害死了端木絕等人,不可不罰啊,我提議,撤銷他第一名的資格。”

  端木金向著天空中銀袍長老一抱拳道。

  “呵呵,端木金,還是那句話,你是哪一只眼睛看到我用卑鄙的手段害死了端木絕等人的,你他么還說自己沒活到狗身上去?”

  反正和端木家已經是死敵,陸鳴沒有絲毫的忌憚,想怎么說就怎么說,干脆罵個痛快。

  而且他斷定,銀袍長老與謝狂,都不會讓他有事的。

  “大膽,放肆!你目無尊卑!”

  端木金大吼,一身肥肉氣的狂抖。

  心里那個氣啊,恨不得一巴掌把陸鳴拍成肉泥。

  “端木金,你叫什么叫?你想賴賬就直說,三十塊晶石,就讓你這樣子血口噴人,污蔑一個新入門的天才弟子,這樣的人,我也是第一次見。”

  謝狂抓住機會,諷刺道。

  “你們...”

  端木金氣的差點吐血,胸口急速的起伏,一張胖臉憋的通紅。

  附近,其他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

  就連黃玉,謝紅這樣的天才,看著陸鳴的眼光,都有些不一樣了。

  他們的身份很不一般,但就算是他們,也不敢當眾這樣罵一個端木家的長老。

  這陸鳴,簡直無法無天啊。

  深吸幾口氣,端木金才勉強緩和過來,向著銀袍長老一抱拳,道:“王長老,這個陸鳴,我敢斷定,肯定是用卑鄙的手段獲得這么多積分鐵牌的,如果讓他就這樣獲得第一名,恐怕其他新入門弟子,沒有人會服氣,我提議,試一試他的實力,如果他實力還過得去的話,那我就承認他第一名的名次。”

  “不可,王長老,自古以來,新人試煉,都是看分數定排名的,至于怎么得到的積分鐵牌,從來沒有什么限制。”

  謝狂連忙道。

  端木金冷笑一聲,道:“謝狂,你不要忘了,以往的新人王,實力都是得到公認的,即便有運氣好的,但一身實力,也非同小可,但是這個陸鳴,他是那里來的?有什么本事?”

  言語中,充滿了輕蔑之色。

  “哦?”

  銀袍長老思索了一會,道:“端木金,你想怎么測試?”

  “很簡單,端木濤,你出來。”

  端木金一揮手道。

  隨即,在老弟子中,走出一個青年。

  端木金指著這個青年,道:“這一次,新入門弟子當中,修為最強的是武師四重的修為,而端木濤的修為也正是武師四重,只要陸鳴戰勝端木濤,我就承認陸鳴第一名的位置,不然的話,我提議,取消陸鳴的第一名的排名。”

  謝狂臉色一變,道:“我反對,這個端木濤入門已經三年,雖然修為是武師四重,但苦修武技三年,哪里是新入門的弟子能比的,這一戰,不公。”

  “怎么?沒有實力就說一聲,新人王不是那么好拿的。”

  端木金冷笑道。

  “好,我答應了。”

  突然,陸鳴開口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