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40章 朱雀院第一高手

  當陸鳴與風舞沿著朱雀圖的標志前行了二十多里之后,太陽已經落山。

  前方,出現了一簇簇篝火,在夜色中跳躍。

  唰!唰!

  突然,有幾道身影出現,攔住了兩人的去路。

  “你們是什么人?這里是我朱雀院聚集地,你們可是朱雀院的弟子?”

  其中一人問道。

  “不錯,我們正是朱雀院的弟子,我名為風舞。”

  風舞道。

  “哈哈,原來是風舞師妹,快快有請。”

  前方篝火處,傳來一道笑聲,一個青年向這邊走來。

  這個青年,身材高瘦,兩臂很長,目光閃爍間,給人一種危險的感覺。

  “殷凱,是你!”

  看到這個青年,風舞微微一驚。

  “此人就是殷凱?”陸鳴眸光也是一閃。

  之前剛開始試煉的時候,陸鳴就向風舞打聽過一些消息。

  殷凱,可是大名鼎鼎,在朱雀院這一批新人當中,被稱為第一高手。

  據說,他覺醒的是五級血脈,年僅十七歲,就修煉到武師四重之境。

  殷凱的目光在陸鳴身上掠過,并沒有多少關注,最后停留在風舞身上,道:“風舞師妹,我們到那邊說話。”

  殷凱帶著風舞與陸鳴,向其中一堆篝火走去。

  這片地方,點燃了五堆篝火,聚集了近五十人,全是朱雀院的弟子。

  陸鳴他們來到的這堆篝火四周,一共有八個人。

  但這八個人,氣息都十分強大,居然都是武師境的高手。

  甚至其中有幾人,氣息強大,遠超一般的武師一重。

  這些人看向風舞,一起點了點頭,至于陸鳴,他們沒有人認識,也沒聽過這個名字,自然直覺忽略。

  “殷凱師兄,那些朱雀圖,是你們刻下的吧?”

  風舞問道。

  “不錯,正是我叫人刻下的,風舞師妹,想必你們也是看到朱雀圖才到這里來的吧!”

  殷凱微微一笑道。

  風舞點點頭,道:“不錯,我們確實是看到朱雀圖才來的,想看看發生了什么事?殷師兄,你刻下朱雀圖,召集諸位同門,是因為什么?”

  “風師妹,想必你也知道,這一次,可是有一塊五百積分的鐵牌的。”

  殷凱目光一閃道。

  “五百積分鐵牌?難道你們已經發現了五百積分的鐵牌?”

  風舞吃驚的問。

  連陸鳴也吃了一驚。

  五百積分鐵牌,可以說是所有的高手都想要得到的,因為只要得到這塊鐵牌,那這一次很有可能獲得第一。

  這塊五百積分鐵牌,是重中之重。

  “不錯!”

  殷凱點頭道:“不僅是我們朱雀院發現了,就連白虎院,青龍院,玄武院都發現了,所以我才要聚集人手,這一次這塊五百積分鐵牌決不能落在其他三院的人手里,我們朱雀院,可是已經連續八年沒有出現新人王了。”

  “殷師兄,你是想奪取這塊五百積分鐵牌,成為今年的新人王了?”

  風舞目光一閃道。

  “那是當然!”

  一旁,一個冷峻青年道:“今年朱雀院,除了殷凱師兄,誰有資格成為新人王?”

  風舞微微撇嘴,不置可否,問道:“那你們可知,那五百積分在什么妖獸身上?”

  “在一頭變異黑甲巨蜥身上,這頭黑甲巨蜥,可是二級九重妖獸,正面一戰的話,我們四大院沒有人能得到這塊積分鐵牌。”

  “所以,我們四院商議好了,黑甲巨蜥喜歡吃銀眼兔,只要捕捉到足夠的銀眼兔,在這些銀眼兔體內放入散,就可以讓變異黑甲巨蜥陷入沉睡,到時,四大院,各憑本事,爭奪五百積分鐵牌。”

  “怎么樣風師妹?留下助我一臂之力吧!”

  殷凱道。

  “助你一臂之力,那事后報酬怎么算?”陸鳴突然問道。

  “報酬?什么報酬?”殷凱皺了皺眉道。

  “出手相助,當然需要報酬,這樣吧,我們助你得到五百積分鐵牌,獲得新人王之位,但是第一名的那顆凝靈果,給我們做報酬怎么樣?”

  陸鳴開口道。

  陸鳴的主要目標是凝靈果,只要能夠得到凝靈果,幫助殷凱又有何妨?

  “你要凝靈果?”殷凱臉色沉了下來。

  “小子,你太不識抬舉了,幫助殷師兄獲得新人王,這是我朱雀院共同的榮譽,只要是朱雀院弟子,就應該無條件出手,你居然還想要報酬,簡直可笑。”

  旁邊,那個冷峻青年陰沉的道。

  此人名為元浪,是這一批朱雀院新人當中一個非常有名的天才,一身修為,達到了武師三重。

  “呵呵!”

  陸鳴冷笑,他算是知道了,這殷凱之所以刻下朱雀圖,召集朱雀院的弟子,敢情要別人白干,幫他奪取新人王之位呢。

  但陸鳴可沒有幫別人白干的習慣,更何況,陸鳴跟他們,熟嗎?

  “朱雀院共同的榮譽?還真說的冠冕堂皇呢!”

  陸鳴看向元浪,嘴角掛著一絲嘲諷的笑容,道:“既然是為了朱雀院的榮譽,可以啊,到時得到五百積分鐵牌,交給我,讓我獲得新人王,同樣也是為了朱雀院的榮譽。”

  此言一出,殷凱,元浪等人臉色陰沉無比。

  元浪更是喝道:“你算什么東西?也配新人王之位?”

  “哦?”

  陸鳴冷笑一聲,懶得和他們廢話,看向風舞道:“風師姐,你是打算留在這里還是?我就不奉陪了。”

  “我也沒興趣,我們走吧!”

  風舞道,與陸鳴轉身就要離開。

  “你們給我站住!”

  元浪大喝一聲。

  他身影一閃,擋住了兩人的去路。

  “殷凱,你這是什么意思?”

  風舞臉色一變,轉身看向殷凱道。

  殷凱露出一個陰沉的笑容,道:“這一次,我一定要獲得第一名,所以,把你們身上的積分鐵牌都交出來吧!”

  “殷凱,你...”

  風舞臉色難看至極,沒想到這個殷凱居然這么卑鄙。

  “你們不出力也行,留下積分鐵牌再走。”

  元浪看著陸鳴,臉色帶著不屑之色。

  “我想走,憑你也想攔住我,滾開,好狗不擋道。”

  陸鳴冷喝。

  “小子,你還真是囂張,但是囂張,也要有囂張的本錢,讓我看看你有什么本錢。”

  元浪冷喝,手指如鷹爪,一爪向著陸鳴抓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