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9章 閃電豹之血

  端木家族,果然能量巨大,居然聚集了這么多高手,要知道這一批新入門的弟子里面,達到武師境的,一共也就一百人左右而已。

  四人爆發全力,向著陸鳴與風舞殺來。

  一聲鳥叫,風舞也爆發血脈,她的血脈,居然是五級血脈冰魂鳥。

  五級血脈,在這一批新入門弟子當中,絕對是頂尖的血脈了。

  “殺!”

  風舞嬌喝,向著對方殺去。

  陸鳴身形一閃,也向前殺去。

  當!當!

  頓時,密集的兵器交擊聲,真氣爆裂聲,不斷的響起。

  對方以一人拖住風舞,其他三人聯手對付陸鳴。

  但陸鳴氣勢如虹,劍光快速無比,真氣無堅不摧。

  只是幾招而已,就有一人被陸鳴一劍斬為兩半。

  血光乍現中,又一劍洞穿了一個人的心臟。

  三個武師一重的武聯手,在陸鳴面前,脆弱如嬰孩,根本沒有抵抗之力。

  最后,只剩下端木家族青年。

  “陸鳴,怎么會這么強,陸云雄那老家伙不是說他只是一個低級武士嗎?那個老家伙騙我們!”

  端木家族青年心里狂吼,再也顧不得什么閃電豹了,拔腿就跑。

  但在陸鳴面前,他哪里跑的掉,直接被陸鳴從后心一劍洞穿。

  此時,另一邊也發出一聲慘叫,另外一個白虎院青年,被風舞擊殺。

  五級血脈,戰力要超過三級血脈一截。

  但風舞此刻美眸連閃,看著陸鳴震驚不已。

  “三個同級武者,在他手中毫無反抗之力,而且他還沒有爆發血脈,真是驚人,難怪穆蘭姐姐會那么看重他了。”

  風舞思索著。

  此時,陸鳴向著閃電豹走去。

  嗚嗚..

  閃電豹受傷頗重,趴在地上,瞪著一雙烏溜溜的眼睛看著陸鳴,充滿了絕望之色。

  這眼光不禁讓陸鳴心里一動,他不由的想起了他當初被陸瑤,陸云雄剝奪血脈的場景。

  如果這只閃電豹落在端木家族手里,下場肯定也很慘。

  “陸鳴,這只閃電豹幼崽,你打算怎么解決,我建議把它帶出去,在外面,這閃電豹幼崽可是非常珍貴。”

  風舞建議道。

  陸鳴笑了笑道:“風舞師姐,你有療傷藥和空的玉瓶嗎?”

  “有啊!”

  風舞點頭,然后手一揮,憑空出現兩個玉瓶。

  一個是空的,一個裝有療傷藥,生肌止血散。

  “多謝風師姐!”

  陸鳴一笑,接過玉瓶,走近閃電豹。

  閃電豹幼崽看到陸鳴走近,頓時白毛豎起,咧著嘴,目露兇光的瞪著陸鳴。

  “小家伙,不用緊張,我不會殺你,也不會帶走你,我只要你一點鮮血,還會幫你療傷。”

  陸鳴一笑,然后身形一動,一把抓住閃電豹幼崽的脖子。

  閃電豹幼崽本來已經受傷了,傷口中不斷有鮮血流出,陸鳴拿著那個空的玉瓶,接了大約半瓶的閃電豹鮮血,隨后收起玉瓶,把生肌止血散倒在閃電豹的傷口上。

  生肌止血散,是療傷精品,敷在閃電豹的傷口上,閃電豹幼崽很快就停止了流血。

  “小家伙,走吧,找一個地方躲起來療傷,可別又被別人發現了。”

  陸鳴摸了摸閃電豹幼崽的腦袋道。

  “嗚嗚!”

  閃電豹幼崽嗚嗚的叫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看著陸鳴,似乎有些詫異陸鳴怎么會放它離開。

  一旁,風舞也有些驚訝,道:“陸鳴,你真的要放走它,閃電豹幼崽價值可不低。”

  “接下開還要找端木家族拿積分鐵牌呢,我可沒時間帶著它。”

  陸鳴一笑道。

  嗚嗚..

  閃電豹幼崽突然跑到陸鳴腳下,腦袋使勁的在陸鳴的腳上蹭了蹭。

  然后又跑到風舞腳下,也蹭了蹭風舞的腳。

  “好有靈性的妖獸!好可愛的妖獸!”

  風舞贊嘆,眼睛開始冒光。

  閃電豹幼崽又嗚嗚叫了幾聲,深深的看了陸鳴一眼,然后轉身向著峽谷外跑去。

  陸鳴一笑,然后在那幾個人身上尋找積分鐵牌。

  順便不動聲色的將他們的精血全部吸收。

  五個武師一重武者的精血,可是十分雄厚的。

  “不愧是武師境的天才,每一個人身上,都有近乎三十分左右。”

  搜出的鐵牌,讓陸鳴與風舞都大喜。

  五個武師一重的青年身上,積分加起來總共有一百五十三分。

  最后,風舞只要了五十積分,其他八十三分,都給了陸鳴。

  畢竟,這一次多虧了陸鳴,不然五個武師一重,風舞絕對不是對手。

  陸鳴也沒有客氣,他的目標,可是第一名。

  現在,陸鳴身上總共已經有一百二十四積分了。

  “風師姐,你等我一會。”

  說完,陸鳴盤膝而坐,開始煉化起剛才吸收的精血。

  五個武師一重的精血十分龐大,不斷的轉化為真氣,陸鳴的修為在急劇的提升。

  片刻之后,陸鳴身體微微一顫。

  “武師二重!”

  陸鳴眼中精光一閃。

  加上袁沖的,前后吞噬了六個武師一重武者的精血,加上其他一些武士境武者的精血,陸鳴的修為再度突破。

  不過血脈依然是三級血脈,并沒有晉升。

  “風師姐,我們走吧!”

  陸鳴起身道。

  風舞有些好奇的看了看陸鳴,剛才陸鳴的突破很隱秘,風舞并沒有發現,她只是好奇陸鳴為什么突然盤膝坐下修煉,而修煉了片刻時間,又起身了。

  但她沒有多問,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秘密,不是嗎?

  兩人出了峽谷,繼續向著幽夜山脈深處奔去。

  端木家族的大部隊,還在更深處。

  一個小時后,兩人在一顆大樹下停下,因為在這顆大樹上,刻著一副圖案。

  這是一只朱雀,刻在大樹上,非常逼真。

  “這是什么意思?”陸鳴問道。

  這一個小時以來,他們已經看到三次這樣的圖案了。

  “這是我們朱雀院特有的標志,有人在召集朱雀院的弟子,你看,朱雀頭指的方向,就是集合的方向。”

  “哦?原來如此!”

  陸鳴剛剛進入朱雀院,對這些可是一竅不通,不像其他一些大城的天才,早就對玄元劍派做過研究了。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一般情況下,可不會以這種方式召集弟子,我們去看看吧?”

  風舞有些疑惑,道。

  “好!”陸鳴點點頭。

  隨后兩人按照朱雀指示的方向而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