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6章 朱雀院

  玄元劍派,共分為五大院,每一個大院,都占據一座雄偉廣闊的山峰。

  分別為中央麒麟峰,東方青龍峰,西方白虎峰,南方朱雀峰,北方玄武峰。

  但這次收徒考核,是在五大院最前方的前山,這里屬于玄元劍派的山門。

  當陸鳴與秋月來到的時候,已經是人山人海了,熙熙攘攘,到處都是人頭。

  基本上都是十幾歲的年輕人,估計不少于好幾萬人。

  山腳下,有兩條寬闊的山道,通往玄元劍派里面。

  “有推薦玉牌的,往右側走,沒有推薦玉牌的,向左側走,到里面參加各項考核!”

  一個背負長劍,英氣逼人的青年大喝道。

  陸鳴之前了解過,有推薦玉牌的,是不用參加考核的,直接可以加入玄元劍派。

  因為有推薦玉牌,說明已經有玄元劍派的高手考核過了,都是天資不弱之輩,不然不會輕易發下推薦玉牌的。

  陸鳴有穆蘭送的推薦玉牌,自然不用參加考核。

  “秋月,你去參加考核吧!”陸鳴對秋月道。

  “恩,好的,少爺!”秋月點點頭。

  “加油!”陸鳴一笑,為秋月打氣。

  考核,包括很多項,如意志力,檢驗經脈,測驗血脈等。

  那里,甚至有專門的測脈師,就算暫時沒有覺醒血脈也沒關系,測脈師也能測出大概,估算出血脈的等級。

  這對于秋月是個機會,說不定能測出她到底是什么血脈。

  秋月使勁的點點頭,然后向左側而去。

  左側的山路,人很多,排起了長隊。

  陸鳴一直在外面等著,他要等秋月的結果。

  “唉!怎么要求那么高啊,看來我是沒機會加入玄元劍派了!”

  時不時的,陸鳴能看到有人從里面走出來,一個個唉聲嘆氣,甚至有人還嚎啕大哭,顯然,這些人都是沒有通過考核的人。

  慢慢的,秋月隨著隊伍消失在山路里。

  片刻之后,左側山路深處,突然沖出三道長虹。

  長虹沖霄,直破云層。

  長虹貫日,三道長虹,代表打通了三條神脈。

  “是秋月嗎?”陸鳴眼睛一亮。

  而此時,玄元劍派山門前,都因為這三道長虹,陷入了喧囂之中。

  “三道長虹,這是有人打通了三條神脈,天才,這一輩人當中,居然有如此天才?”

  “我停留在通脈境頂峰兩年之久,才打通了第一條神脈的六個大穴,人與人,真的不能比啊!”

  “此人只要愿意,肯定能進麒麟院。”

  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那個方向,議論紛紛。

  這時,一只巨大的白鶴,從玄元劍派深處飛出,落到長虹沖起的地方。

  “有玄元劍派大人物被驚動了,這個天才,估計要一步登天了。”

  有人感嘆,眼中盡是羨慕。

  “看來秋月加入玄元劍派,是沒有問題了。”

  陸鳴一笑,然后大步向著右側山路而去。

  右側山路的入口,同樣有玄元劍派的弟子把守,不過這條山路人很少,當陸鳴拿出推薦玉牌后,很輕易的就進去了。

  沿著山路,一路斜向上而去,不過還沒走多遠,左側那邊,又有長虹沖天而起。

  這一次,是兩條長虹。

  但是這還沒有完,過了沒多久,又有兩條長虹沖起。

  “看來這一批人當中,出現的天才不少啊!”

  連續出現打通兩條神脈天才,連陸鳴都感覺很驚訝。

  不要忘了,還有很多人都是有推薦玉牌的,不用參加考核,就如他。

  這些人中,又有多少天才?

  這一批人當中,當真是天才云集啊。

  “這才有意思!”陸鳴眼中閃過一絲戰意。

  繼續前行,不久之后,山路到了盡頭,前方出現了一座寬闊的廣場。

  此時,廣場上的人數有上千人了。

  廣場上,有四條道路,道路旁,矗立著一塊巨大的石碑,石碑高十米左右,上面分別雕刻著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四種神獸。

  唯獨缺了麒麟院的道路。

  “玄武院,這邊是玄武院,諸位師弟,快來加入我玄武院,保證好處多多!”

  玄武院道路入口,有幾個青年在賣力的吆喝。

  “白虎院,加入我白虎院才是最好的選擇,我白虎院可是除了麒麟院之外,最強的大院!”

  “來青龍院了,青龍院可是五大院最古老的大院。”

  “朱雀院,朱雀里面美女如云啊。”

  一聲聲吆喝,彼此起伏,四大院,都在使命的拉人。

  四大院之間,彼此競爭很激烈,而新入門的弟子作為新鮮血液,代表了未來,對于一個大院來說,作用不言而喻。

  新入門弟子這個時候,是可以自由選擇加入某個大院的。

  當然,像陸鳴這樣,有推薦玉牌的除外,他們先前得到哪一院的玉牌,就已經屬于哪一院了。

  五個大院之中,只有麒麟例外。

  五大院中,麒麟院高高在上,非常神秘,不是你想要加入就能加入的,能加入麒麟院的,都是絕頂天才。

  當然,麒麟院人數也最少,很少有人知道麒麟院一年會收幾個弟子。

  突然,陸鳴眼神一動。

  在白虎院入口附近,陸瑤一席白裙,在眾多年輕男女中間,如眾星捧月一般。

  “那是陸瑤,聽說覺醒的是五級血脈,打通了兩條神脈,已經與端木家族的絕世天才端木麟聯姻,真是飛上枝頭變鳳凰啊!”

  “是啊,真是羨慕,要是換作是我,我做夢都要笑醒。”

  “就憑你,端木麟怎么會看得上你。”

  陸鳴附近,一些年輕人在小聲的議論著,特別是幾個少女,更是滿臉羨慕。

  陸瑤在人群中談笑風生,目光流轉,當從陸鳴這邊掃過的時候,顯然也看到了陸鳴,臉色微沉,眼中閃過一絲冷光。

  隨后,陸瑤看了看周圍圍著他的人群,又看向陸鳴,眼中露出一絲嘲諷之色。

  但陸鳴只是隨意的一笑。

  就在這時,天空中響起一聲鳥鳴聲,隨后,一只白鶴翩翩飛來。

  白鶴非常巨大,遠超普通白鶴,雙翅展開,達到恐怖的二十多米。

  在白鶴上面,站著兩個身影。

  一個是穿著金絲長袍的中年婦人,還有一個卻是美麗的少女。

  “秋月!”

  看到這個少女,陸鳴大喜。

  “金絲長袍,那是金袍長老!”

  “真的是金袍長老,這個少女是誰?居然連金袍長老都驚動了。”

  “估計是一個絕頂天才!”

  “他們來找誰?”

  四周的年輕人,一片嘩然,都一臉敬畏的看著白鶴上那個中年婦人。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