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3章 出發,男兒的夢

  第二天,陸鳴到陸家藏書閣,為秋月選了一本黃級下品功法《云玉訣》。

  倒不是陸鳴小氣,舍不得將戰龍真訣給秋月修煉,而是戰龍真訣至剛至陽,霸道無比,實在不適合秋月修煉。

  功法不適合,就算再高級也沒有用,有時候反而會適得其反。

  云玉訣,柔中帶剛,剛好適合秋月。

  另外,陸鳴還為秋月挑選了一本驚鴻劍法,為黃級下品武技。

  現在,陸鳴想要挑選什么功法武技,陸家沒有一個人會說一字半句。

  挑選好武技功法后,陸鳴又前往靈藥堂,為秋月購買了一批龍虎丹,助秋月修煉。

  購買龍虎丹的時候,陸鳴才發現,穆蘭已經不在靈藥堂了,據靈藥堂的人說,穆蘭已經回玄元劍派了。

  穆蘭到靈藥堂當堂主,只是一種試煉而已,現在試煉結束,自然返回玄元劍派了。

  把功法武技和丹藥交給秋月后,陸鳴便回到房間,進入至尊神殿,開始吞服聚氣丹,修煉起來。

  和其他丹藥一樣,聚氣丹一吞入口中,脊椎處就散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聚氣丹的藥性吸收,然后煉化了雜質,涌入精純的能量,被陸鳴轉化為真氣。

  聚氣丹,二級下品丹藥,比龍虎丹的藥性要強很多,但比起靈元丹,卻要差很多了。

  陸鳴的修為,在不斷的提升著。

  不過,陸鳴的真氣,比普通真氣凝煉雄厚兩倍,想要提升,所需要的能量更多,足足需要普通真氣的三倍。

  也就是說,陸鳴想要提升修為,消耗的能量將會是普通人的三倍。

  這也是無奈的,強大,意味著要付出更多。

  當十顆聚氣丹全部煉化之后,陸鳴的修為,才從武士三重前期,突破到武士四重前期。

  這可是足足兩萬兩白銀,陸鳴才提升了一個級別,可謂奢侈了。其他人根本吃不起。

  像陸家的精英子弟,一年也就能領兩顆聚氣丹而已。

  這個速度,陸鳴根本不滿足,十顆聚氣丹用完后,陸鳴又去靈藥堂,一次性購買了三十顆聚氣丹,就算打九折,也足足花費了五萬四千兩銀子。

  一下子,陸鳴從沙蛇盜那里得到的十三萬白銀,已經剩下不到一萬五千兩了。

  購買好丹藥后,陸鳴繼續修煉。

  修為越到后面,提升所需的能量更多,當陸鳴把三十顆聚氣丹全部煉化后,陸鳴的修為堪堪提升到武士六重前期。

  再鞏固一番后,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多月,距離玄元劍派開門收徒的日子,只剩下半個月了。

  這一個多月,陸鳴收獲很大,不僅修為飛速提升,武技的修煉,也是一日千里。

  炎龍拳與龍蛇步,紛紛修煉到第五個層次,出神入化。

  而黃級上品劍法流光劍法,也修煉到第四個層次,爐火純青。

  陸鳴的實力,比一個半月前族會的時候,有了質的飛越。

  但是最驚人的,是秋月。

  這一個多月,秋月憑借《云玉訣》,加上龍虎丹,居然打通了三條神脈,把陸鳴與李萍驚的目瞪口呆。

  陸鳴之所以打通三條神脈,靠的是神級功法《戰龍真訣》,還有那沒有完全生長出來的奇異血脈。

  可秋月的血脈還沒覺醒啊,修煉的還是黃級下品功法,這也太過恐怖了。

  但不管怎么樣,陸鳴與李萍,都無比的為秋月高興。

  這一天,陸鳴準備動身前往玄元劍派了。

  “娘,這一萬兩銀票,你留著以后用吧!”

  院子中,陸鳴拿出一萬兩銀票,遞給李萍。

  “鳴兒,你這是干什么?你馬上就要去玄元劍派了,以后修煉需要用到銀子的地方很多,你給我干什么?我在陸家,什么都不缺。”

  李萍連忙把銀票推回給陸鳴。

  陸鳴一笑:“娘,鳴兒獲得了奇遇,根本不缺銀子,這些你留著吧,以后慢慢用。”

  見陸鳴自信而又堅定的眼神,李萍便沒有再拒絕,把銀票收了起開。

  看著眼前這個精神奕奕的陸鳴,李萍心里無比的寬慰,也無比的自豪。

  她的兒子,終于有出息了。

  “鳴兒,此次去玄元劍派,讓秋月陪你一起去吧!”

  思索了一會,李萍溫和一笑道。

  “夫人,我走了,誰來照顧你啊!”一旁,秋月臉色一變。

  “傻丫頭,現在我不是有春桃她們四個人嗎?還怕沒人照顧啊,而且,以你的武道天賦,留在我身邊,豈不是埋沒了你。”

  李萍摸了摸秋月的腦袋,溫和道。

  “夫人!”秋月鼻子一酸,眼珠在眼眶中打轉。

  陸鳴一嘆,的確,以秋月的武道天賦,繼續留在陸家,真的是埋沒了。

  陸鳴也有這個打算,想帶秋月前往玄元劍派,看能否也拜入玄元劍派,玄元劍派中,或許有人能幫秋月覺醒血脈呢。

  “好了,鳴兒,天色已經不早了,你們這便出發吧!”

  李萍道。

  “娘,那我們就走了,您自己多注意身體。”陸鳴心里也很是不舍。

  “去吧,路上小心!”李萍微笑道。

  “夫人,你要多注意身體啊,秋月會回來看您的。”秋月淚眼婆娑的道。

  “去吧!”李萍點點頭,笑道。

  陸鳴點點頭,沒有多說什么,帶著秋月,轉身而去。

  有些事情不是靠說的,而是靠做的。

  看著陸鳴離去的背影,李萍眼睛有些發紅,口中輕輕自語:“鳴兒,娘相信,等下次見你的時候,你已經是一個真正的強者了,和你爹一樣!”

  陸鳴帶著秋月,來到陸家馬廄,由于秋月沒有學過騎馬,只牽了一匹青鱗馬,出城而去。

  風火城外,陸鳴一抖馬韁,青鱗馬如狂風般沖出,絕塵而去。

  蒼茫大地,無邊無際,陸鳴懷里靠著秋月,聞著秋月發絲間淡淡的清香,馳騁于天地間,頓時,一股豪情在心間滋生,雄心萬丈。

  醉臥美人膝,仗劍行天下,快意恩仇,紅顏相伴,這是所有男兒的夢。

  男兒的夢,永遠在江湖。

  一壺濁酒、一曲情殤、一世盡張狂!英雄仗劍行天下,豪情踏血染青天!

  今生,既然讓陸鳴得到至尊神殿,從而崛起,那么,陸鳴就不會甘于平凡。

  風火城,只是開始,玄元劍派,也不會是終點,今生,注定要轟轟烈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