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0章 真相大白

  全場沸騰了,沒有人能想到,陸鳴,這個陸家一直盛傳的廢物,居然以摧枯拉朽的方式打敗了陸瑤這個天之驕女。

  “不可能!”

  大長老大吼,簡直難以置信,也難以承受。

  本來他以為陸瑤會輕輕松松的取得這次勝利,執掌陸家,但是做夢也沒想到,這個兩個月前被他們奪取了血脈的廢物,居然有這么強大的實力,輕松戰勝了陸瑤。

  “怎么會這樣?”端木青也有些難以置信。

  “端木青,但凡是天才,沒有什么不可能的,這位陸鳴,小小年紀,便打通了三條神脈,甚至憑借武士三重的修為打敗了武士四重,而且還是爆發了血脈之力的陸遙,絕對是一個難得的天才。”

  高石道。

  “不錯,不管是意志力,驗脈,比武三樣,每一樣,陸鳴都完全碾壓陸瑤,既然陸瑤與你們白虎院聯姻了,那我也不和你搶,這個陸鳴,我青龍院要了。”

  鐵重眼中精光閃閃道。

  “鐵重,你什么意思?什么叫你們青龍院要了,陸鳴,我玄武院要了。”

  高石怒視了一眼鐵重,轉而對陸鳴道:“陸鳴,我玄武院真摯的歡飲你加入,我承諾,你只要加入玄武院,地級功法武技,任你挑選兩部,并且門中的高層,絕對會收你為徒,親自教導你。”

  “陸鳴,我青龍院也歡迎你加入,你只要加入我青龍院,不僅地級功法武技任你挑選,還有重要的修煉密地,你也可進入修煉。”

  鐵重更加拋出了一個炸彈。

  兩大院使者的話,傳遍全場,又掀起了一陣軒然大波。

  兩大院居然放棄了陸瑤,轉而爭奪陸鳴了,而且開出的條件,比剛才對陸瑤的還高。

  顯然,兩大院的使者更看重陸鳴。

  雖然說陸鳴不能覺醒血脈,但是在陸家不能覺醒,不代表在玄元劍派中還不能覺醒。

  玄元劍派,傳承久遠,秘法無數,能讓人再次覺醒的秘法也不是沒有。

  陸鳴連血脈都沒有覺醒,就有這樣的天賦,一旦真的覺醒血脈,那天賦會高到什么地步?

  而且,血脈雖然對于一個武者無比重要,但不是唯一。

  歷史上,就曾經有不能覺醒血脈武者,踏上武道巔峰,成為絕世強者的。

  所以,就算陸鳴真的不能覺醒血脈,將來的成就也不會低。

  兩大院的使者心里都是一片火熱。

  端木青眼中也有些懊惱,可惜,以白虎院的立場,是肯定站在陸瑤這邊的,與陸鳴,肯定是無緣了。

  陸鳴卻沒有回答兩大院使者的話,而是淡漠的看著陸瑤,道:“陸瑤,曾經,我把你與陸云雄當成親人,對你們絕對信任,沒行到在你們心中,我只不過是一個有利用價值的廢物而已。”

  “不僅如此,你還要奪取陸家家主之位,兩個月前,你說,這個世界,一切都靠實力,誰的實力強,誰就有話語權,弱者,永遠只能被踩,現在,我把這句話還給你。”

  “你,在我面前就是一個弱者,你,根本不配做我陸鳴的對手。”

  陸鳴清朗的聲音傳遍全場。

  陸鳴所說的每一個字,都清清楚楚,都像是一只只巴掌,狠狠扇在了陸瑤的臉上,無比響亮。

  “哈哈,陸鳴,你不要在這里囂張,你以為你真的能崛起嗎?我背后有端木家族,你拿什么和我比?雖然暫時是我輸了,但只要一年,不,只要半年,我就會全面超越你,徹底把你踩在腳下。”

  陸瑤歇斯底里的叫了起來,因為憤怒,臉都有些扭曲起來。

  被陸鳴這個她從來沒有看在眼里的廢物打敗,超越,甚至看不起,讓她差一點瘋狂了。

  “陸鳴,收起你的劍,給我滾下戰臺。”大長老也大吼。

  “閉嘴,賤人,還有陸云雄,你們有什么資格說話?”

  陸鳴目光如電,一聲大喝,殺氣逼人,長劍一抖,在陸瑤脖子上劃出一條淺淺的血痕,令陸瑤臉色蒼白。

  “大膽,陸瑤是我白虎院天才端木麟的未婚妻,你敢傷她,找死。”端木青大喝。

  但陸鳴看都沒看他一眼,而是把目光投向了七位核心長老。

  “七位長老,你們知道,我為什么不能覺醒血脈嗎?”

  陸鳴開口道。

  “為什么不能覺醒血脈?”

  許多人都是一愣,不能覺醒血脈,還有什么原因嗎?不就是因為自身問題嗎?難道還有什么其他內幕?

  “陸鳴,你說,是不是有什么內幕?”

  七位核心長老中,最年邁的一位長老道。

  “陸鳴,你休要胡說。”

  陸鳴還沒開口,大長老就叫了起來。

  “陸云雄,你給我閉嘴。”最年邁的那位核心長老大喝。

  大長老臉色難看的閉上了嘴。

  “那是因為,這位‘天之驕女’和這位大長老,假意對我好,然后讓我吃了三年的閻羅花粉,以血養脈,養了三年,所以,我才不能覺醒血脈,然后在我覺醒血脈失敗之后,趁機剝奪了我的血脈,與自身血脈融合。”

  “不然,陸瑤,你怎么可能覺醒五級血脈?你,拿什么覺醒?”

  陸鳴聲音非常平靜把事實說了出來。

  一語激起千層浪,所有人被震驚了,現場一片嘩然。

  許多人都知道,陸鳴曾經有測脈師測過,很可能遺傳了他父親的血脈,是能夠覺醒的。

  但后來卻不能覺醒血脈,的確有些蹊蹺。

  此時陸鳴一說,就有些通了。

  “畜生,禽獸,你們居然這么對鳴兒!”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李萍,她氣的渾身顫抖不已,眼睛通紅,死死的盯著大長老與陸瑤,厲聲喝道。

  隨之,眼淚不停的往下流。

  她沒想到,陸鳴兩個月前受傷,居然是被剝奪了血脈所致,血脈被剝奪,那是何等的痛苦啊?

  “此事當真?”

  七個核心長老,臉色都沉了下來,眼中有怒火在醞釀。

  “陸鳴,你血口噴人,明明是你自己廢物,卻把一切都推在我們身上,你卑鄙無恥,七位長老,陸鳴人品實在太差了,我提議,將他趕出陸家。”

  大長老大吼起來,眼中閃爍著陰冷的光芒。

  “不錯,陸鳴,你這樣信口胡言,以為有人會相信你嗎?”

  陸瑤也冷冷的道。

  “呵呵,以血養脈三年,是不是真的,一驗就知道了,陸瑤,你敢不敢驗?”

  陸鳴目光炯炯,盯著陸瑤。

  這讓陸瑤臉色一白。

  而大長老臉色更是陰沉至極。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