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12章 秋月的變化

  不過秋月與半個月前相比,有了很大的變化。

  這半個月,秋月一直服用補血丹,如今已不再瘦弱。

  面容清麗宛如出水芙蓉,透著幾分迷人的嫣紅,靈動而嬌艷。

  略微鼓脹的胸部,如含苞待放的花蕾,好像隨時可以綻放開來。

  盈盈一握的細腰,翹挺渾圓的臀部,修長的美腿,更顯得亭亭玉立,討人喜歡。

  絕對是一個美人胚子。

  “什么好消息?”

  陸鳴笑著問。

  “少爺,你整天都只顧著自己修煉,也不來看我,我告訴你,我已經打通了四條經脈了。”

  秋月趴在陸鳴耳邊輕輕的說道,一股淡淡的幽香鉆進陸鳴的鼻子,非常好聞。

  噗呲!

  但陸鳴根本沒有心思聞了,直接一口茶水噴了出去,眼睛都差點瞪出來,難以置信的看著秋月,問:“秋月,你說什么你已經打通了四條經脈了?”

  “是啊,少爺,有什么奇怪的嗎?那經脈很好打通啊,我一打就通了。”

  秋月眨巴著大眼睛,好奇的問。

  陸鳴的嘴角開始顫抖著。

  他明明記得,前十多天,秋月一直在調理身體,直到三天前,陸鳴才將《聚氣功》傳給秋月,教她如何通脈。

  可這才三天啊,秋月就打通了四條經脈,而且血脈還沒有覺醒,用的還是最垃圾的《聚氣功》,這簡直不可思議。

  還有,什么叫‘一打就通’啊,這不是要氣死人的節奏嗎?

  難道秋月是一個修煉武道的絕世天才?陸鳴的心有些火熱起來。

  “咳咳,沒什么,秋月,那你能感覺到血脈的力量嗎?”陸鳴干咳幾聲,然后問。

  “血脈的力量,不知道為什么,感覺不到呢?”

  秋月自己也有些疑惑。

  陸鳴思索了一下,道:“秋月,你來我房間,我幫你檢查一下。”

  “恩,好!”但不知道想到了什么,秋月臉色微微一紅。

  來到陸鳴的房間,兩人坐于床上。

  唐楓準備幫秋月檢查一下血脈,雖然不能準確的測出血脈的情況,但多少也能知道一點。

  “少爺,怎么檢查呢?”

  秋月顯得有些忐忑,雙手互相扭動著,小臉微紅,小聲的問道。

  秋月如此模樣,分外可人,陸鳴的心里不由的一蕩,露出一絲壞笑,道:“當然是脫了衣服檢查了。”

  “啊?脫衣服?”秋月發出一聲驚呼,小臉紅的要滴出血來,連耳根都紅透了,一雙小手抓著自己的衣裳,顯然是很緊張。

  “哈哈,傻丫頭,和你開玩笑呢,只要我在你背上輸入真氣就可以了。”

  陸鳴哈哈一笑。

  秋月紅著臉道:“少爺,你壞死了。”

  “好了,開始吧。”

  陸鳴一笑,然后伸出手掌,貼在秋月的背上。

  雖然隔著衣服,入手依然一片溫潤,而秋月更是如觸電一般,身體一顫,嘴里嚶嚀一聲,小臉通紅,大眼水汪汪的看了陸鳴一眼,然后飛快的低下了頭。

  陸鳴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下來,然后真氣緩緩的注入到秋月的脊椎處。

  隨后,陸鳴手掌從秋月背部下方,輕輕往上推,以便刺激血脈,查看情況。

  就在這時,陸鳴臉色一變,因為他在秋月的脊椎之中,感覺到一股強大的阻力,阻礙他的真氣運行。

  “怎么回事?”

  陸敏蹙眉,接著,加大真氣輸入。

  就在這時,異變突發。

  秋月脊椎處,突然冒出一股刺眼的血色光芒,緊接著,一股強大的力量,從秋月脊椎處涌現而出,向著陸鳴涌來。

  這股力量,陸鳴根本無法抵抗,轟的一聲,陸鳴直接被這股力量轟飛,撞在墻壁上。

  而這一瞬間,秋月脊椎處的紅光,就消失的無影無蹤,好像一切都沒發生過。

  “少爺!”

  秋月大驚失色,連忙跳下床,去扶陸鳴。

  “我沒事!”

  陸鳴起身,除了氣血有些翻滾,并沒有其他事情。

  剛才秋月脊椎處涌出的力量雖強,但沒有殺傷力。

  “少爺,沒事就好,剛才嚇死我了。”秋月拍了拍胸脯道。

  陸鳴卻眉頭微蹙,他敢肯定,秋月應該蘊含血脈的,只是很奇怪,居然會產生大力轟飛他,這簡直聞所未聞。

  見陸鳴蹙眉,秋月知道陸鳴是為她的血脈煩惱,嬌聲道:“少爺,如果秋月不能覺醒血脈,那就算了,對了,少爺,我去給你和夫人做飯吃。”

  說完,秋月打開房門,走了出去。

  秋月走后,陸鳴思索了一番,也想不通為什么,只能暫時放下,以后有空查查典籍,看有沒有類似的記載。

  吃過飯后,陸鳴回房,重新進入到至尊神殿。

  還有兩天多的時間,就到族會了,陸鳴打算服用靈元丹,做最后的沖刺。

  靈元丹,三級丹藥,普通人想要在兩天多完全煉化,那是不可能的,是藥三分毒,凡是丹藥,都會有雜質,毒素在里面,需要時間慢慢的煉化,但是對陸鳴來說,這都不是問題。

  吞下靈元丹,陸鳴開始運轉戰龍真訣。

  脊椎處,傳來強大的吸引力,將靈元丹的藥力吸收進去,然后涌現出精純的能量。

  丹田中,氣旋快速的旋轉起來,將這股能量吸收。

  陸鳴的修為,在快速的提升著。

  兩天多的時間,轉眼即過。

  陸家的族會,也終于到來。

  “陸瑤,大長老,我會讓你們大吃一驚的。”

  陸鳴從修煉中睜開了雙眼,感受著體內那洶涌澎湃的真氣,嘴角露出了一絲冷笑。

  出了至尊神殿,來到院子中。

  “咦?怎么娘和秋月都不在?”

  四下看了一下,陸鳴發現李萍和秋月都不在。

  按理說不可能的,今天是族會,李萍和秋月肯定會在這里等他的。

  “快點,快點洗,洗完這些衣服,把茅廁也清洗一遍。”

  這時,在隔壁響起了一聲尖銳,如鴨子般的叫聲。

  陸鳴他們住的地方,以前是下人住的,所以隔壁,自然是下人住的,也是工作干活的地方。

  “你們太過分了,叫我們洗衣服也就罷了,還想叫我們清洗茅廁,我家夫人可是家主夫人,你們太過分了,我要到長老院告你們。”

  此時,一聲嬌喝響了起來。

  這聲嬌喝,像是炸雷在陸鳴耳邊響起,瞬間,陸鳴眼睛就紅了,一股怒火直沖胸口。

  因為這嬌喝是秋月的,那秋月所說的夫人,自然是陸鳴的母親,李萍。

  這些下人居然叫李萍和秋月洗衣服,甚至還要清洗茅廁?該死!

  陸鳴身形一動,向著隔壁沖去。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