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3章 凝煉真氣

  等到洗髓丹的藥力全部煉化之后,已經是第二天臨近中午了。

  一夜沒睡,但陸鳴一點也不困,反而感覺神清氣爽,渾身充滿了力量。

  一顆洗髓丹,讓他徹底蛻變,身體比普通的年輕人還強壯,經脈也不在堵塞,充滿了韌性與活力。

  只是他身上有一層層厚厚的污垢,都是排出來的雜質,黏糊糊的,非常難受。

  心念一動,陸鳴便重新回到了房間中。

  躡手躡腳的打開房門走了出去,發現李萍和秋月都不在,想來應該是出去買菜去了。

  陸鳴到院子中的井邊,打起井水將身上的污垢沖的干干凈凈,換了一套干凈的衣服,頓覺神清氣爽,身心舒暢。

  這時,李萍和秋月也從外面回來了,看到陸鳴,兩人都很詫異的盯著陸鳴。

  現在,陸鳴精氣飽滿,和以往體弱多病的形象相差甚遠,難怪兩人會詫異了。

  “鳴兒,你的傷好些了嗎?”李萍仔仔細細的打量著陸鳴,問道。

  “是啊,公子,你和以前好像有些不一樣了呢。”秋月也眨巴著大眼睛問。

  陸鳴一笑道:“娘,不知道為什么,這次受傷后,昨天晚上修煉《聚氣功》,居然修煉出一縷真氣,所以身體才好一點。”

  “什么?鳴兒,你修煉出真氣了”聞言,李萍狂喜,眼淚在眼中打轉,那是高興的。

  陸鳴沒有告訴李萍關于至尊神殿的事情,那里面可是有著神級功法,萬一傳出去,他們三人將有大禍。

  但他吞噬洗髓丹,身體發生了變化,沒有個說法,李萍他們難免會奇怪。

  所以,他才透露一點,他修煉出真氣了。

  “鳴兒,太好了,太好了。”李萍激動的熱淚盈眶。

  雖然,只是修煉出真氣而已,連一個普通的武者都算不上,更加不用說和血脈武者比了,但她依然十分高興,為陸鳴高興。

  “少爺,那你以后可要保護夫人和我了。”秋月也露出開心的笑容。

  接著,李萍和秋月開始煮飯,很快,就香味撲鼻了。

  三個人歡喜的坐在一起吃飯。

  菜很簡單,一葷兩素。

  “鳴兒,你傷勢還沒好,肉你多吃點,補充氣血。”李萍一個勁的往陸鳴碗里夾肉。

  “娘,秋月,你們也吃。”陸鳴道。

  自從陸鳴的父親陸云天傳出被人擊殺的消息后,這六年來,他們母子的生活就越來越差,族中給的例錢也越來越少,平時很少有肉吃的。

  就算偶爾有,李萍和秋月也都是讓給陸鳴吃,而秋月更是,正在長身體的時候,營養跟不上,顯得有些瘦弱。

  武者修煉,需要消耗大量的能量,對于吃,也相對要講究一些。

  陸家的那些覺醒血脈的武者,吃的那可不是普通猛獸的肉,而是妖獸的肉。

  甚至那些天賦高的,除了妖獸肉之外,每天還吞食以妖獸血液,骨粉,加上各種名貴藥材煉制的龍虎丹。

  龍虎丹,蘊含強大的精氣,不僅能強健武者的肌肉,骨骼,經脈,臟腑,甚至能轉為真氣,幫助修煉,提升修為。

  像陸鳴這樣吃,營養其實是遠遠不夠的。

  “鳴兒,你已經練出了真氣,吃這些飯菜是遠遠不夠的,娘這里有八顆龍虎丹,你拿去修煉吧。”

  李萍小心的拿出一個瓶子,遞給陸鳴。

  陸鳴一愣,沒想到李萍能拿出八顆龍虎丹,疑惑的道:“娘,龍虎丹可是需要一百兩銀子一顆,你哪里的那么銀子啊?”

  “娘自然有辦法的,本來是買給你強身健體用的,正好你能修煉真氣,剛好的用的上。”李萍笑了笑。

  “公子,夫人是賣掉了龍鳳鐲,才買了這八顆龍虎丹的。”秋月似乎有些看不下去,接話道。

  “秋月!”李萍輕叫了一聲,似乎怪秋月多話,道:“鳴兒,你放心修煉,只要你能修煉真氣,強身健體,一個龍鳳鐲算的了什么?”

  “娘...”

  陸鳴鼻子有些發酸,雙手緊緊的將龍虎丹的瓶子握住。

  龍鳳鐲,乃是當年陸云天送給李萍的定情信物,陸鳴知道李萍將龍鳳鐲看的有多重,但現在為了陸鳴的身體,李萍把龍鳳鐲賣掉了。

  “娘,你放心,我一定會成為一名強者,用我的力量保護你,再也不讓你受一點委屈。”陸鳴心里暗暗發誓,目光無比的堅定。

  吃完飯,陸鳴拿著龍虎丹,便回到了房間,進入到至尊神殿。

  一進入至尊神殿,陸鳴便把目光投向了九十九階梯之上的第二個平臺。

  因為第二個平臺上面也有一個箱子,而且成青銅色。

  第一個黑鐵箱子中,都有《戰龍真訣》第一層,《炎龍拳》《龍蛇步法》還有洗髓丹,那第二個箱子有什么呢?

  陸鳴無比好奇,向著階梯走去。

  但他走到第九十九個階梯,想登上第二個人平臺,卻怎么也登不上去,那里有一股無形的力量,阻擋住他。

  “難道是我修為不夠的緣故?”陸鳴無奈,只能退了回去。

  隨后盤膝而坐,倒出一顆龍虎丹,吞入口中,開始修煉起來。

  而當陸鳴吞下龍虎丹之后,脊椎處突然一熱,一股強大的吸引力產生,將龍虎丹的藥力全部吸收進去,隨后,一股股精純的能量從脊椎處涌出。

  “這么快?”陸鳴先是一驚,接著狂喜。

  一般人,想要煉化一顆龍虎丹,起碼需要一天的時間,但他頃刻間就完全煉化了。

  是因為那還沒生長出來的血脈。

  這還沒生長出來的血脈真是神奇,不僅吸收天地靈氣的速度相當于二級血脈,居然還有快速煉化丹藥的效果。

  “好,現在開始沖擊經脈。”隨即,陸鳴收斂心神,運轉《戰龍真訣》,開始沖擊三條‘人脈’的第一條。

  滾滾的能量被陸鳴操控著,向著第一條經脈沖去。

  轟!轟!...

  身體中好像響起了陣陣轟鳴聲,一個接一個的穴道被沖開。

  當能量不夠的時候,陸鳴又吞下了一顆龍虎丹。

  就這樣,當傍晚來臨的時候,八顆龍虎丹已經全部消耗完,而陸鳴也憑借八顆龍虎丹,成功了打通了三條‘人脈’。

  通脈層次,分為前期,中期,后期。

  打通一到三條人脈,為通脈前期,四到六條地脈,為通脈中期...

  通脈境,是武者的基礎,也是最容易的。

  當然,容易也是因人而異的,一般的血脈武者,短則一個月,多則一年,肯定能將九條經脈全部打通。

  但普通武者,就不一定了,也許有人一輩子也不能打通九條經脈。

  不過像陸鳴這樣,一個下午就打通了三條經脈的,那是少之又少了,要是傳出去,絕對要讓人目瞪口呆。

  這和《戰龍真訣》,還有那沒長成的血脈的奇特性質,是分不開的。

  戰龍真訣,乃是神級功法,那未生長的血脈,更是能瞬間煉化丹藥,這才成就了這樣的奇跡。

  感受著體內的戰龍真氣在三條經脈中運行,陸鳴充滿了喜悅和斗志。

  吃過晚飯后,陸鳴又急匆匆的進入到至尊神殿,開始修煉起來。

  現在,他打算修煉武技《炎龍拳》。

  武技,由真氣帶動身體的筋肉,骨骼,發出的攻擊。

  不同的武技,真氣運行,肌肉骨骼運轉,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武技的效果也不一樣,造成的招式也不一樣,威力也天差地別。

  所以,這其中對真氣的掌控,對于身體的掌控,要求非常的高,非長年累月的辛苦修煉,是很難將一門武技修煉到家的。

  越是高級的武技,對于真氣,投身的操控就越難,越復雜,當然威力也就越大。

  陸鳴擺開架勢,開始修煉起來。

  上方,宮殿中的誦經聲不斷傳出,讓陸鳴的腦袋無比的清晰,關于《炎龍拳》一些訣竅,不斷在腦中閃現。

  真氣運轉,涌入雙腳,隨后帶動雙腳的骨骼、肌肉。

  “喝!”

  陸鳴一聲輕喝,雙腳向前一踏,力量從雙腳涌入腰間脊椎,脊椎一扭,如一條大龍一般,一股更加強大的力量從腰間涌向雙手。

  陸鳴一拳轟出,力量爆發而出,震的空氣轟鳴炸響。

  “初窺門徑!”陸鳴眼中閃過驚喜之色。

  武技的修煉,根據火候的不同,分為了六個層次。

  初窺門徑,略有小成,融會貫通,爐火純青,出神入化,人武合一。

  六個層次,一步一個腳印,難以一蹴而就,武技的等級越高,越難以提升。

  陸鳴沒想到,他第一次開始修煉《炎龍拳》,就能達到第一個層次,初窺門徑。

  這是黃級下品武技,要是一般人,沒有幾個月的時間,是難以摸到門道的。

  “那宮殿中誦經聲,對我修煉武技的幫助很大啊。”

  陸鳴看著階梯深處的宮殿,心里思索。

  陸鳴推測,他之所以修煉的那么快,重要的因素就是那誦經聲,還有,他自己的悟性,恐怕也很不弱。既然有如此功效,陸鳴自然更加拼命的修煉起來。

  沒有了龍虎丹,陸鳴打通經脈的速度大大的減弱下來。

  但是三天后,他依然打通了第四條經脈,進入了通脈中期。

  而《炎龍拳》

  更是修煉到第二個層次,略有小成。

  不過過去了三天,血脈還是沒生長出來,依然處于緩慢的生長中。

  微微一笑,陸鳴退出了至尊神殿,走出了房門。

  一走出房門,就看到秋月紅著眼睛,從外面回來。

  “公子,你去叫夫人回來吧,夫人已經在李家跪了好幾個小時了。”秋月帶著哭腔道。

  “什么?怎么回事?走。”

  陸鳴急忙和秋月向著外面走去。

  路上,秋月告訴了陸鳴情況。

  自從李萍知道陸鳴能修煉真氣后,非常的高興。

  但是修煉武道,是需要功法,需要武技的,所以李萍想到陸家藏書閣,為陸鳴租借幾本功法武技,但陸家藏書閣的守閣長老是大長老的人,一句陸鳴只是廢物,便打發了李萍。

  沒辦法,李萍找到了陸川,找到了大長老,甚至跪下來求他們,但依然連一本不入流的武技都沒有給李萍。

  走投無路的李萍,找到了李家,希望能獲得功法武技。

  李家,風火城的一個小家族,李萍的娘家,如今,乃是李萍的大哥,也就是陸鳴的舅舅當家。

  但陸鳴的舅舅以陸鳴是陸家子弟,李家不宜外借功法武技為由,拒絕李萍。

  李萍實在無奈,只能跪在李家大堂中,希望求得一本武技。

  “該死!”

  陸鳴心里怒吼,怒火填滿了胸間。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