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2章 戰龍真訣

  陸川背負著雙手,臉色冷漠,看向陸鳴,露出不屑。

  “可鳴兒他...”

  李萍還想再說什么,但被陸鳴打斷了。

  “娘,我們不用求他,搬走便搬走。”陸鳴道。

  “鳴兒,可是你的傷還沒好,這大晚上的,萬一著涼了可怎么辦啊!”李萍關切的道。

  陸鳴固執的搖了搖頭道:“娘,我沒事,我們搬走吧,但遲早有一天,我們會搬回來的,主府,是你和父親的成婚之地,誰也奪不去。”

  “那好吧。”李萍一嘆,叫秋月一起收拾東西。

  陸川背負著雙手,冷笑的看著,掃視四周,忽然眼睛一亮。

  “等一下,這把劍你們不能帶走。”

  陸川向著李萍走去,李萍手中,正握著一把劍。

  李萍臉色一白,下意識的緊緊握住手中的長劍,哀求道:“這把劍是鳴兒他父親留下的唯一信物,將來留給鳴兒用的,你不能拿走啊。”

  “既然是前任家主留下的,你更不能帶走,那就是陸家的公物,要拿去充公,而且,陸鳴連真氣都不能修煉,留著這把長劍干什么?浪費嗎?”

  陸川冷喝,眼中露出火熱之色,他看的出來,這把劍很不凡,是靈兵。

  “不行啊,陸川,算我求求你。”李萍抱著長劍,舍不得放。

  陸川眼神一冷,喝道:“敬酒不吃吃罰酒。”

  “陸川!”

  一聲大吼。

  陸鳴眼睛通紅,雙拳握的咯咯作響。

  “陸川,劍,你可以拿去,但你給我記住,遲早有一天,我會親手拿回屬于我的東西,而且是十倍,百倍的拿回來。”

  陸鳴眼神無比冰寒,死死的盯著陸川。

  被陸鳴這眼神一盯,陸川感覺渾身一冷,但隨后嗤笑一聲,道:“陸鳴,就憑你這個血脈都不能覺醒的廢物嗎?也想讓我十倍百倍奉還?哈哈,我等著。”

  這三年來,陸瑤每一天都會在陸鳴喝的酒中下可以抑制血脈的閻羅花粉,所以,三天前,陸鳴在眾目睽睽之下覺醒血脈失敗,失敗后,陸瑤與大長老才趁機出手的。

  “娘,給他吧!”陸鳴道。

  似乎被陸鳴堅定的眼神感染,李萍有些依依不舍的把劍給了陸川。

  隨后,東西收拾完,李萍扶著陸鳴,走出了陸家主府大門。

  陸鳴回首望了一眼陸家主府。

  “終有一天,我會回來的。”

  東廂偏院的一座小院落,本來是下人居住的地反,有三間房間,一個小院子,此時,陸鳴三人搬來這里。

  深夜,冰寒刺骨。

  陸鳴坐在院子中,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

  “實力,這個世界,實力決定一切,我就是沒有實力,才被陸瑤與大長老挖去了血脈,也是沒有實力,連主府都保不住,父親留下的長劍也保不住。”

  “這個世界,沒有實力,只能受盡屈辱,沒有辦法反抗,如今,我能感覺到,我血脈已經慢慢的重生了,就算重生的血脈再低級,只要我比別人努力十倍,百倍,我相信,我不會比別人差,終有一日,我可以真正掌握自己的命運,保護自己的親人。”

  背后傳來腳步聲,李萍拿著一件長袍,為陸鳴披上,道:“鳴兒,外面冷,房間已經收拾好了,你快進房休息吧。”

  “娘,你也早點休息。”陸鳴微笑道。

  回到房間,坐在床上,陸鳴依然難以入眠。

  “我的血脈,到底什么時候才能完全重生,生長出來呢?”

  陸鳴心里思索,然后將心神沉入到脊椎處。

  他想好好感受一下還未生長出來的血脈到底什么情況。

  此時,脊椎處有產生一些麻癢的感覺,一道朦朧的紅光閃現而出,紅光中,隱約有一條手指大小,小蟲一般的身影。

  不過有些虛幻,看不真切。

  “我的血脈還沒完全生長出來,居然就能顯現而出了?”陸鳴有些驚異。

  一般只有完全覺醒的血脈,才能顯現出來的。

  “既然能夠顯現出來,那就看看能不能像正常血脈一樣修煉。”想到這里,陸鳴開始運轉陸家每一個人都會的基礎功法《聚氣功》。

  立馬,空間中的靈氣不斷的向著陸鳴的身體匯聚而去。

  “這個吸收靈氣的速度,簡直能與二級血脈的相比了。”

  感受著四周匯聚而來的靈氣濃度,陸鳴心里大喜。

  神荒大地,武者分為普通武者和血脈武者。

  但普通武者和血脈武者完全不能相比,血脈武者,覺醒體內血脈,不僅戰力能有增幅,修煉速度更是普通武者不能比擬的。

  不過血脈武者數量極其稀少,幾十人當中,都不一定能有一人覺醒血脈。

  而現在,陸鳴的血脈還沒有完全生長出來,吸收靈氣的速度就能比得上二級血脈了,那要是完全生長出來,會怎么樣?會有什么樣的效果?

  陸鳴心中無比的期待起來。

  靈氣不斷的匯聚,被陸鳴吸收,滲透進體內。

  一個時辰后,陸鳴睜開了雙眼。

  經過一個時辰的修煉,他感覺傷勢已經好了一些,原本體弱多病的體質,也得到了些許改善。

  “照這樣下去,用不幾天,我的傷勢就會痊愈,體質也會慢慢改善,到時,修煉速度還會增加。”

  陸鳴思索著,不由伸手摸了摸脖子,脖子那里,只有一條絲線,青銅掛墜已經不見。

  “我能夠血脈重生,應該和那青銅掛墜有關,現在那青銅掛墜跑到了我的眉心,不知道有什么效果?”

  陸鳴想著,心神向著眉心沉入,想感應一下。

  就當心神沉入眉心時候,他眉心處散發出一圈圈光暈,隨后光暈化為一個旋渦。

  旋渦不斷變大,將陸鳴全身籠罩。

  下一刻,一陣天旋地轉,陸鳴發現他到了另外一個地方。

  陸鳴大吃一驚,連忙四處打量起來。

  此時,他站在一塊平整的石臺上,石臺長寬十米左右,石臺的三個方向,都是一片混沌。

  只有一個方向,有著一排石梯,石梯斜向上,一共九十九階。

  九十九階石梯之后,也是一個平臺,那個平臺向前,又是一排石梯。

  一層又一層,不知道有多少,而石梯與平臺的最上方,則是一座宮殿。

  由于距離太遠,陸鳴看不真切,只能隱約的看到宮殿的大門似乎是開著的,朦朧之中,似乎有一個身影盤坐在那里,一聲聲誦經的聲音從宮殿中傳來。

  誦經的聲音傳入耳中,陸鳴感覺精神一陣,一切的煩惱好像都消散一空,身心陷入空靈,頭腦無比的清晰。

  “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會出現在這里?這又是哪里?咦,那里有一塊石碑,還有一個黑鐵箱子。”

  這片平臺一側,只有一塊石碑和一個箱子。

  石碑上寫著四個字:至尊神殿。

  除了這四個字,別無其他。

  隨后,陸鳴又把目光投向了黑鐵箱子。

  箱子不大,寬半米不到,長也不到一米。

  陸鳴把箱子打開,發現里面有三本書,以及一個玉瓶。

  玉瓶上,寫著三個字:洗髓丹。

  “洗髓丹居然是洗髓丹?”

  陸鳴狂喜,連忙打開玉瓶的蓋子,頓時,一陣濃郁的藥香撲鼻而來,玉瓶中,一顆火紅色的丹藥,指尖大小,晶瑩剔透。

  洗髓丹,相傳能洗精伐髓,讓人脫胎換骨,大大增強武者的體質,這可是萬金難求的靈丹,風火城上千年來,也沒有出現過幾次。

  “有了洗髓丹,我體弱多病的體質,和經脈堵塞的問題豈不是能大大改善。”

  陸鳴心中無比火熱和激動。

  深吸一口氣,把玉瓶蓋好,小心的放在一邊,接著拿起三步書籍看了起來。

  這是三本功法武技。

  《戰龍真訣》《炎龍拳》《龍蛇步法》。

  陸鳴首先翻開《戰龍真訣》。

  《戰龍真訣》,神級功法,修煉到頂峰,有戰龍之威,戰力無雙,橫掃天下。

  “神..神級功法?”

  陸鳴眼睛瞪得滾圓,呼吸加粗。

  功法武技,一般分為五個級別:天,地,玄,黃和不入流。

  而每一個級別,又分為上下兩品。

  天級最高,不入流,顧名思義,最低,不入品級。

  但是在天級功法之上,其實還有一個級別,那就是神級。

  但是神級,那只是傳說而已,陸鳴從來沒有聽說誰有神級功法武技的。

  據他所知,陸家最高的一部功法,也才黃級上品而已。

  而現在,卻有一本神級功法擺在陸鳴面前,陸鳴如何不驚?如何不激動?

  可惜的是,這本《戰龍真訣》只有第一層的心法,只能修煉到通脈層次,而下一個境界的修煉,需要第二層的功法。

  而第二層的功法,在九十九階梯后的第二個平臺那里,那里,也有一個箱子。

  陸鳴一頁頁往下翻,翻到最后一頁,發現有一行字。

  ‘想要修煉《戰龍真訣》第二層,需要打通三條神脈,若沒有打通三條山脈,強行修煉第二層,定會經脈炸裂而死。’

  陸鳴倒吸一口涼氣,這修煉要求也太高了吧。

  武者修煉,分為通脈,武士,武師,大武師,武宗,武王...

  通脈層次,是武者修煉的基礎,也是最容易的。

  人體有九條經脈,八十一個穴道。

  前三條稱為人脈,中三條稱為地脈,后三條稱為天脈。

  武者只要打通了‘天地人’九條經脈,就能突破到下一個境界,武士境,成為一個真正的武者。

  但其實九條經脈之上,還有三條經脈,被稱為神脈。

  但能打通神脈的,實在太少太少了。

  陸瑤,只是打通了一條神脈,就驚動了整個風火城,而長老院直接拍板,讓她執掌陸家,由此可見一般。

  “為了神級功法,我一定要打通三條神脈。”

  陸鳴握了握拳頭,接著看起其他兩本秘籍。

  另外兩本,一本是拳法,黃級下品武技,一本是身法,也是黃級下品武技。

  雖然是黃級下品武技,但就算是陸家,也拿不出幾部來。

  放下幾部武技,陸鳴又拿起了洗髓丹,打開瓶蓋,一口將洗髓丹吞入口中。

  強大的藥力在體內化開,滲透進陸鳴肌肉,骨骼,內臟之中,開始改善起陸鳴的體質。

  陸鳴甚至能聽到體內骨骼震動的聲音,也能聽到肌肉蠕動的聲音,他渾身發燙,一絲絲黑色的雜質被排出體外。

  他的身體,不斷的變的強壯起來,本來堵塞枯萎的經脈,也變得活力生動起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