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一百零五章 實力

  博物館。

  希亞立國至今只有十五年,博物館中可展覽的東西并不多,大部分都是繼承上兩個國家,一個是殖民希亞幾十年的日不落光輝帝國,另一個則是在被殖民前統治了希亞這片土地四百年之久的希利爾王國。

  相較于希利爾王國的封建與蒙昧,光輝帝國對希亞王國的殖民實際上反而帶來了國家的發展,讓國家真正的走上了繁榮富強的道路。

  或許稱不上名列前茅,但放眼世界也屬于中上水準。

  “這幅畫……是講述光輝帝國兩百年前的十月變革吧?”

  此刻,顧聆影和秦闌珊兩人站在一副足有三米高,十米長的巨型畫卷前,好奇的詢問著。

  百里青鋒掃了一眼,點了點頭:“確實是光輝帝國兩百年前的十月變革,光輝帝國靠著十月變革,使得國力漸漸鼎盛,并在接下來一百年里殖民全世界,獲得了日不落帝國的稱號,在光輝帝國最輝煌的時刻,一個國家的GDP占據了全世界百分之四十。”

  “這一段我也學過,而且我還聽我父親說過,光輝帝國的統治之所以會漸漸落下帷幕,并不是因為帝國版圖太大難以治理,而是受到了類人種族的影響。”

  秦闌珊道:“在幾十年前的某一天,原本極其罕見的類人種,突然沖出了他們居住的森林、地底、海洋,侵入我們人類世界,嚴重動蕩了光輝帝國的殖民統治,從而讓那些國家抓住機會,脫離了光輝帝國的控制。”

  “光輝帝國殖民統治的失敗和類人入侵有關系,但并不是全部,畢竟世界上的人類加起來就那么一點。”

  “類人的可怕不在于他們的數量,而在于他們的神出鬼沒,所以人類軍隊無法從根源上解決類人的威脅。”

  百里青鋒略一思忖,點了點頭:“這個倒是,類人的襲擊總是突然發生,征兆不顯,如果有征兆的話,光輝帝國組織軍隊,未必不能防御住類人的攻擊,畢竟,當年的光輝帝國幾乎統一世界,執行力和比現在諸多國家各自為戰強上很多。”

  秦闌珊有些不好意思道:“我都是聽偶爾我父親提及,不知道是真是假。”

  “都是猜測。”

  百里青鋒道。

  可惜,有關于類人的消息太少。

  他事先在網上詳細的搜索過,有關于類人的信息都是一筆帶過,哪怕書籍上也甚少有關于類人的詳細資料。

  萬能的網絡在類人這件事上表現的似乎有些無力。

  不知不覺,時間來到了晚上。

  此刻百里青鋒坐在電影院里,銀幕上播放的是一個武俠電影。

  但和以往的武俠電影不同,這一部武俠電影著重描述的不是武者間的恩怨仇殺、門派對決,而是人類和類人種入侵的種族大戰。

  主角從一個學生一步步成長,最終成為一方宗師,并帶領著他們所在那座城市的武者抵擋地窟人入侵,浴血奮戰。

  電影里一幕幕劇情可歌可泣,帶著強烈的個人英雄主義色彩,滿屏幕的愛國情懷撲面而來。

  “這個電影拍的不對。”

  百里青鋒看了片刻,對一旁的顧聆影道了一聲:“電影里面地窟人也太弱,還有那個主角,打的也太假了,發力方式不符合力學定律。”

  可惜……

  顧聆影根本沒有理會百里青鋒,反而正在為女主角為了給一群平民斷后,被地窟人兇殘殺死,悲壯犧牲的一幕眼睛微紅:“阿秀真可憐,她和阿魯再有三天就要結婚了,雖然是電影,但這劇情,太讓人難受了……”

  百里青鋒看了看,斷了和顧聆影聊一聊地窟人究竟被削弱了多少的心思。

  “最近……好像上映了不少推崇武者,推崇個人英雄主義的電影,這和國家一貫方針有些不符。”

  百里青鋒一邊看電影一邊亂想。

  好在這一部電影也不是完全沒有任何有用的東西。

  至少,地窟人的社會結構倒是挺有道理的。

  地窟人國王、大領主、小領主、勇士、戰士、平民、貧民、奴隸,這些符合他所學過的知識。

  看樣子導演在拍攝這部電影時搜集了不少相關資料,沒有出現一些低級錯誤。

  看完電影,出了電影院,秦闌珊和顧聆影倒是顯得興致勃勃:“拍的真好,還有阿魯好厲害,比我爸的保鏢厲害十倍。”

  顧聆影若有所思的道了一聲:“你們說電影里人類和類人們的大戰是真的嗎?”

  “這個是拍電影吧?那些地窟人攻城時完全是漫山遍野,我們人類世界一共有這么多地窟人嗎?”

  秦闌珊道。

  “我聽我家里人說過,人類國度和類人確實爆發過不少次的戰爭,我叔叔就曾在戰場上和類人交戰過,具體什么情況我不知道,家里人不和我說這些事。”

  “人類和類人肯定就這個世界的霸主地位爆發過大戰,不過規模絕對達不到這種程度,應該是幾十人,幾百人,最多幾千人的局部沖突。”

  百里青鋒道。

  三人在街上走著,閑聊著電影和今天的經歷,不知不覺到了藍海音樂學院。

  “到學校了,這么快。”

  秦闌珊有些后知后覺的驚呼了一聲。

  “今天很開心,青鋒學長,謝謝你抽出時間來陪我們逛街。”

  顧聆影笑著道。

  情商高的人這個時候應該怎么回答?

  “應該是你們陪我而已,我從來沒有想到過夏亞的夜景如此美麗迷人,讓我流連忘返。”

  “可惜我們已經放假啦,藍海比夏爾早好幾天呢,不過沒事,以后還有很多時間呢,下個學期,下下個學期,對不對小影子,青鋒小哥哥。”

  秦闌珊笑著道。

  “當然。”

  百里青鋒頷首道。

  “今天在逛街時,我看到這個口琴挺不錯,青鋒學長,送給你,希望能夠從你口中聽到更多動聽的音樂。”

  顧聆影從身上將一個包裝的頗為精致的小盒子拿了出來,遞給了百里青鋒。

  還有送禮物的說法?

  作為一個普通人這個時候應該有什么反應?

  “謝謝,我正想買個口琴。”

  “你能喜歡就好。”

  顧聆影說著,莞爾一笑:“已經很晚了,青鋒學長早點休息,再見。”

  百里青鋒朝學校一旁的一個酒店看了一眼……

  不需要第四個步驟了?

  真是太好了。

  他刻意絲毫沒有提出那一要求的跡象果然是正確的。

  現在才十點,還有時間讓他回去修煉神魔鎮獄體。

  “再見。”

  百里青鋒開心的揮了揮手。

  “明年見。”

  秦闌珊同樣揮了揮手。

  兩人很快離去。

  而百里青鋒看了看手中的口琴,也沒有在這里逗留,迅速的返回到了自己住的院子。

  到了院子,他將口琴包裝拆開,看了看,對于款式倒還稍稍滿意。

  不過相較于試試口琴的音色,他還是得盡快的將今天的神魔鎮獄體修行給補上。

  “神魔鎮獄體才是我的根本,弱,就得有弱的覺悟!”

  百里青鋒將一顆雷鳴果拿出來吃了下去,然后練起了這門屬于他自創的頂尖法門。

  在修煉神魔鎮獄體時他有意識的感應著神魔鎮獄體對自身的增幅效果,想要弄明白這一頂尖法門究竟是在煉皮、煉筋、煉骨,還是在煉五臟六腑。

  結果當他細細感應了一番才發現,好像……

  筋骨皮、五臟六腑,似乎都有小幅度增長?

  連“神”似乎都有不錯的蘊養效果。

  全屬性提升。

  “算了,神魔鎮獄體就這么練吧,這是頂尖法門,雖然練起來和其他法門有點不一樣,但層次擺在這里,又這么難練,效果總不會讓我失望,等下一次我再沖擊戰爭級就可以根據淬煉幅度得出我現在究竟屬于什么檔次。”

  百里青鋒為人向來謙虛。

  二爺爺作為深藏不露的絕世高手,過的橋比他走的路還多,他說自己不是戰爭級,他自然不會再以戰爭級自稱,免得貽笑大方。

  他堅持練著神魔鎮獄體,持續了整整一個小時。

  直到感覺頭暈腦脹、渾身疼痛、發熱、氣血上涌時才停了下來,收拾了一會兒睡覺去了。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