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九章 洞悉

  百里青鋒回到夏亞市時已經是晚上七點。

  到了夏亞市,吃了個晚飯,再修煉一下神魔鎮獄體,洗了個澡,連網都來不及上,歌都抽不出時間去聽,就直接在床上沉沉睡下了,一直到第二天六點多才醒來。

  “這一周,要過去了。”

  百里青鋒看著鏡子里那個明顯憔悴了一些的自己,一邊刷牙,一邊想著。

  這一周……

  他過的很是恍惚。

  事情太多了。

  多到他根本沒有半點松懈的余地。

  來回幾十個小時的火車,以及在路上遭遇的地窟人襲擊,讓他直到此刻都未曾徹底回過神來。

  這個世界,終究不是那個沒有任何玄幻種族的世界。

  刷完牙,百里青鋒看了一眼外面漸漸亮起來的天色,認真的修煉起神魔鎮獄體。

  隨著他自身對神魔鎮獄體的適應性不斷增強,練習這門頂尖法門帶來的負面作用效果也在漸漸降低,雖然關節酸痛、上火等問題尚未得到根本性的解決,但癥狀已經輕了很多,可見他對這門煉體術的修煉已經真正稱得上入門了,接下來,他需要朝著小成階段去努力。

  “除了神魔鎮獄體的修行,等有時間了,還得再沖擊一次戰爭級……不對,我現在已經是戰爭級了,用得著繼續沖擊,應該說是鞏固實力淬煉肉身……不過每一次淬煉肉身,需得等自身精氣神達到溢滿狀態時進行最好,而我現在……”

  神不差。

  煉神六重的境界讓他在“神”這一項目上綽綽有余。

  倒是精氣有些問題。

  不過……

  這個簡單。

  多吃幾份養元湯。

  冰箱里也還有十三顆雷鳴果,數量不多,再讓他淬煉兩次肉身還是不在話下。

  用完了他大不了拿錢去買。

  靠著種種好心人的資助,他現在身上資產已達五百萬之巨,富裕程度堪稱前所未有,雷鳴果這種靈物買上一百顆都不成問題。

  “冉家那邊的線已經斷了,想再買到便宜的養元湯藥材難了……雖然現在有錢了,但也得節約才行。”

  百里青鋒一邊練著神魔鎮獄體一邊思忖著。

  逐日門的九死一生,以及回來的路上遭遇的火車脫軌事件,都讓他意識到了世界的危險,更意識到了自己的弱小。

  他想要世界和平,但類人種這等對人類社會危害及大的物種都尚未消滅,談什么世界和平?

  因此,他只能修煉。

  竭盡所能勤修苦練。

  先練到武者九級。

  等到武者九級了,他就會英勇慷慨的站出來,無畏無懼無怨無悔的肩負上消滅類人的偉大使命!

  “二爺爺不是說了,讓我上那個什么宗師候補名單?若能上名單,養元湯這種東西,應該是要多少有多少吧?”

  百里青鋒思忖。

  就是不久前剛把考核者打暈了這一點讓他稍稍有些尷尬。

  “下午下課后回一趟家里。”

  百里青鋒心想著,完成了早上的修煉后往夏爾大學而去。

  班主任安德烈放下手中的醫院證明,看著百里青鋒:“百里青鋒,你是一個好學生,在社會學科的表現一直十分優秀,成績更是名列前茅。”

  百里青鋒有些羞赧。

  可下一秒,安德烈神色卻是變得凝重起來:“但你為什么要說謊?”

  “說謊?”

  百里青鋒有些無辜:“老師,在學校里我從不說謊。”

  “你向我請假,我問都沒有細問,直接就給你批了三天假期,不論你這三天去做什么了,哪怕外出旅游了我也不介意,勞逸結合才是正確的學習方式,可你為什么要用身受重傷必須住院治療這一點來欺騙老師?”

  “我……”

  百里青鋒暗暗心驚。

  他……

  為了請假裝的那么像,甚至還花了上百塊錢的檢查費、救護車費用,可最終……

  仍然沒能瞞過班主任?被他識破了?

  難不成……

  班主任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絕世高手?

  “你即便找到了愿意幫你開證明的醫院,至少得開張正規一點的證明,看看這張診斷證明書上說著什么?腹腔出血、肺部破裂、心臟移位、血管堵塞……”

  安德烈說著,目光重新落到百里青鋒身上:“你告訴我,如果你真的傷的如此之重,不應該現在仍在醫院里待著,怎么活蹦亂跳的出現在我面前還像個沒事人一樣?哪家醫院的醫術高到這種程度,三天可以將一個病情嚴重到這種程度的病人治療痊愈?你介紹給我,我也想去看看。”

  “這……”

  百里青鋒看著安德烈,這個時候他應該怎么解釋?

  診斷證明書是真的啊!

  而且……

  當時的他傷勢確實嚴重到了那種程度,可……

  “老師,如果我告訴你,診斷書說的都是真的,你信嗎?”

  百里青鋒盡量的讓自己的聲音變得真誠,就差沒在臉上寫下誠懇兩個字了,但……

  安德烈搖了搖頭:“一個學生,除了成績以外,最重要的還有思想及品德,教書育人,我有義務;也有責任替你改正你的錯誤和不規范言行,百里同學,這一次,我不記你的過,但你的評價我會降低一個層次,我希望你能夠引以為戒,從今往后不要再隨意說謊,做一個有誠信,有信譽的好學生。”

  說完,安德烈揮了揮手,示意百里青鋒離開。

  “老師,我……”

  “嗯!?”

  安德烈看著百里青鋒:“你對我的做法不滿意,或者,你能讓醫院給予你一個真正的證明?”

  百里青鋒想到那位醫生……

  可片刻,他放棄了。

  那位好心的醫生如果再檢查一下他的身體狀況,絕對會懷疑人生的。

  再則,不論他究竟有什么理由,有什么借口,他當天就出院了卻是事實。

  以虛假的理由請假,這是事實。

  哪怕他的證據偽造的再真實,都扭轉不了他這三天里沒有在醫院待著看病的這一點。

  想到這,百里青鋒低頭,愧疚的道了一聲:“很抱歉,老師。”

  安德烈看到百里青鋒似乎是真正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知錯能改善莫大焉,如果你有什么急事可以向我說明,只要你要忙的事合情合理,假,我會批,因為我相信,像你這種自控力強的學生不會因為一兩天的休假影響到自己的學業。”

  “合情合理……”

  百里青鋒想到自己這一次請假的原因……

  要符合合情合理這一標準……

  可能……

  有些難!

  “去吧,不要有心理負擔,下一周就放假了,這一屆沒拿到獎學金,調整好心態一下屆繼續努力。”

  安德烈鼓舞道。

  百里青鋒點了點頭:“謝謝老師。”

  說完,他告辭了一聲,離開了班主任的辦公室。

  獎學金賦予的那些金錢他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獎學金本身的意義,是他在大學期間品學兼優的證明,眼下因為練武方面的事使得原本即將到手的獎學金失之交臂,百里青鋒惋惜不已。

  偏偏他現在連責怪逐日門的資格都沒有了。

  人死為大。

  逐日門已滅,心胸寬廣的他并不是那種將氣撒在死人身上的人。

  “我會竭盡所能避免這種事發生,但很多時候,都怪不得我,我身不由己……生活,難,想要做個好學生,更難……”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