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九十七章 活著

  “真……居然是真的!?”

  迎夏又驚又喜:“那么說,我們長青宗的危機過去了?”

  “逐日門都沒了,我們長青宗的危機自然迎刃而解。”

  “逐日門,可是有兩位戰爭級強者,其中太上長老赤云飛不止是戰爭級中的老牌強者,在煉神一道都鉆研極深,靠著煉神手段死在他手中的戰爭級強者都不止一人,那位大人物,居然將這兩大戰爭級強者全部擊殺?”

  余采薇俏麗的小臉上充滿著不可思議。

  “殺了。”

  薛同用力的點了點頭:“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根據那些尸首倒下的位置判斷,那位大人物斬殺逐日門兩大戰爭級強者后,更是在近百位武者的圍殺下將所有武者斬殺殆盡!”

  說到這,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擁有這種體力,絕不是孕育內息流派的戰爭級,而不是孕育內息流派的戰爭級武者,卻能殺死兩位精于正面搏殺的內息流強者……對方在煉體一道的實力……怕是臨近鎮國級那一陸地神仙般的境界了……”

  “鎮國級!?”

  這三個字讓迎夏、余采薇,以及其他幾人呼吸一窒。

  鎮國!鎮國!

  僅僅從這兩個字就能看出這個境界的武者究竟強橫到何等程度!

  一人鎮一國!

  這等人物,在環境允許的情況下一人即可開辟一座武道圣地!

  這個時候薛同仿佛想到了什么,連忙問道:“對了,宗主和南煉宗師說那位大人物覆滅了逐日門后應該剛剛下山,你們在山口可曾看到有什么儀表不凡的英雄人物從山上下來?”

  “儀表不凡的英雄人物?剛從山上下來?”

  迎夏、余采薇兩人同時對視了一眼,第一時間聯想到了那個拖著行李箱的男子。

  對方背著一個劍匣……

  應該算江湖中人。

  只是……

  聯想到對方高中生般生澀的模樣,以及和一位摩的師傅討價還價的場景……

  實在很難讓她們將他和心目中那位以一人之力覆滅了逐日門的大人物相提并論。

  “應該不是他……”

  余采薇道。

  “嗯?難不成你們遇到過那位大人物?”

  看到兩人的目光,薛同有些振奮的說道:“那可是連逐日門都能以一己之力覆滅的英雄人物,若能請他前去我們長青宗做客,對我們長青宗的影響力增長將有不可估量的好處,而且,對方滅了逐日門,間接將我們長青宗拯救出水火,我們應該好好的感謝才是。”

  “不,不是……這段時間里倒是有一人下山,雖然帶著劍像個江湖人,但……”

  余采薇想了想,如實說出了自己的感覺:“他更像是個學生,看上去不到二十,應該不會是覆滅逐日門那等英雄人物……”

  “劍!?”

  薛同眼睛一瞪:“你可知道,逐日門那些長老、護法盡數被一柄劍所殺,覆滅逐日門的英雄人物便是一位用劍高手!”

  “可他看上去卻如同一個不到二十的學生,太年輕了,就算是圣地當中的那些圣子圣女,也沒聽說誰在二十歲前就成了戰爭級,更別說那等接近鎮國級的巔峰戰爭級。”

  余采薇總覺得百里青鋒的形象和自己心目中那位拯救長青宗于水火的英雄人物落差有點大。

  “年齡沒有太大意義,萬一對方用了易容之法呢?”

  薛同說著馬上道:“他現在去了哪里?你們別忘了,那可是我們長青宗的救命恩人,要是沒有他,我們長青宗想要徹底解決這場危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他打了個摩托車走了……我們沒有留意。”

  余采薇有些歉意道。

  “你們……唉……”

  薛同說到這,臉上滿是遺憾:“也怪我下來的太晚,看樣子我們無緣得見那位大人物的仙顏了。”

  “那個人……我們先前應該見過一次,在火車站時……”

  余采薇說到這,突然想到了什么,聲音戛然而止,睜大著漂亮的大眼睛,臉上充滿了難以置信。

  “怎么了?”

  “薛叔,他……他可能真就是那位英雄人物……”

  “為什么?”

  “薛叔可還記得,南煉宗師下火車時說過,感應到一股可怕的目光,讓他有一種如同被兇獸盯上般的感覺?我們當時順著他的目光往那個方向打量,看到的……就是他!”

  “他?那個年輕人?”

  就是今天早上的事,薛同經她一提醒亦是回想起來:“那個年輕人和今天從山上下來的年輕人是同一個!?”

  “是。”

  余采薇用力的點了點頭,言辭鑿鑿道:“現在看來,南煉宗師的感應并沒有錯,他,和南煉宗師是坐同一趟火車,目的,便是為滅逐日門而來!”

  黃巖市火車站。

  “沒……沒票了?”

  百里青鋒在售票口聽著售票員的回答,神色中滿是失望。

  “從黃巖市到夏亞的火車每天只有三趟,分別是早上八點、中午十二點和下午四點,明天早上的也沒票了,下午四點的有,你要不要?”

  售票員是一個看上去二十五六的女子,看著百里青鋒滿是失望的模樣,解釋了一聲。

  明天下午四點……

  坐到夏亞,至少是第二天十點了。

  他等于又要曠課了。

  “有沒有什么辦法能讓我在后天前到夏亞市?”

  “晚上十點有一趟前往索米市的火車,到索米市大概下午四點,索米市離夏亞只有一百來公里,到時候無論坐車還是火車應該都來得及?”

  “要!”

  百里青鋒毫不猶豫道。

  雖然繞了幾十公里,可只要能及時趕回去,買張軟臥票他都在所不惜。

  “你的票,收好了。”

  “謝謝。”

  “不用。”

  售票員微微一笑,笑容中充滿著溫暖人心的力量。

  百里青鋒離開售票窗口,清晰的感覺到了這個世界的愛和美好。

  世界上……

  還是好人多。

  而這么一片充滿著愛和美好的世界,卻偏偏總有人想要搗亂,想方設法要令希亞陷入戰爭之中,實在是……

  罪無可赦。

  吃了個晚飯,百里青鋒靜靜的等待發車。

  由于有了經驗,他事先選擇了托運那把價值近萬的合金劍。

  接下來順風順水的坐上了火車,往索米市而去。

  由于是晚上十點的火車,車上倒也沒多少人,百里青鋒一邊坐車,一邊反思著自己逐日門中一戰。

  “這一戰,當真稱得上九死一生,打到最后,我完全沒有體力了,縱然那個逐日門長老在我眼皮低下逃走,我都無力追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離開……如果再有十個三級武者……再有三十個三級武者繼續圍殺我,恐怕我就得交代在逐日門,到時候九死一生就會變成十死無生了。”

  百里青鋒心中凝重。

  他有些莽撞了。

  “這一次我雖然和兩位戰爭級強者搏殺,但卻并未測試出我的力量極限,兩個戰爭級強者,第一個戰爭級死于我的偷襲,第二個……直接用煉神顯圣的手段引得自身反噬而死……因此我仍然不知道自己在戰爭級中屬于什么層次……”

  不過對于襲殺赤日空一事他并不后悔。

  他只是一個新人,面對赤日空這等老牌強者,能偷襲的話自然就要偷襲,這種生死搏殺,他向來會想方設法傾盡全力,可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他和那些武者有著根本性不同。

  那些武者,爭名奪利,爭權奪勢。

  可他……

  至始至終,他所求都極為簡單。

  活著!

  謹小慎微,安安靜靜的活著!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