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八章 請教

  “這個世界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我找到其中一個原因了。”

  百里青鋒看著這個空蕩蕩的院子,神色有些落寞。

  他救下了遲家莊的人,甚至為了斬草除根追殺赤日天而去,可遲家莊的人……

  卻是趁他追殺赤日天時,以最快的速度收拾東西,逃離了遲家莊。

  且不說自己追殺赤日天時,他們多多少少得派些人來支援,看他需不需要幫助,就算他們一方都是一些普通人,幫不上任何忙,此刻至少不應該直接離開。

  不是為了聽他們道一聲感謝,而是……

  他若重傷而歸,遲家莊的人能幫他療一下傷,或打個急救電話。

  “如果我是個普通人,和赤日天拼了個兩敗俱傷,動彈不得,在那片荒地將希望寄托在遲家莊的人身上,等他們能來幫我療傷,恐怕等到死都不會有任何結果。”

  百里青鋒嘆息了一聲。

  好在,他在逐日門的一輛轎車后備箱中,仍然找到了一些雷鳴果。

  似乎是遲家莊的人畏懼逐日門太甚,連逐日門的車輛都不敢動彈半分。

  百里青鋒數了數,雷鳴果不多,只有十九個,但以雷鳴果一顆五六萬的高昂價格,這些雷鳴果已然抵得上上百萬收益了。

  “倒不算完全沒有任何收獲。”

  百里青鋒將雷鳴果用一個箱子裝起來,再將自己的書包背上,提著箱子,上了停在院外的一輛轎車。

  審視一眼自己身上那破破爛爛的衣服,還有衣服上面沾染的鮮血,他重新返回院子,在院子里翻找了起來,不多時從里面找出了一套勉強符合他身材的衣服,然后去了浴室,抓緊時間洗了個澡。

  “血液真不是個小問題,只是衣服破破爛爛還能用藝術行為彌補過去,目前的這個時代,洞洞裝什么的不會引起什么懷疑,但滿身血跡太容易引起懷疑了……”

  百里青鋒稍稍清洗了一下。

  頭發就不吹了。

  都已經六點多了,他趕著回去吃晚飯。

  遲家莊離夏亞市有十來公里,四周不說荒郊野嶺,但也差不了多少,可找不到吃飯的店子。

  換了身衣服,百里青鋒開著車往夏亞市而去。

  在即將入夏亞市時他停了下來。

  夏亞市一些路口已經安裝了監控攝像頭,謹慎起見,他不希望自己暴露在攝像頭下。

  在離公交車站不遠處的一個隱秘路口他將車停了下來,帶著東西,在公交車站等著。

  六分鐘后,公交車到來,百里青鋒上了公交車,直往夏亞市而去。

  等他到夏亞市時自己住的院子時,天已經全黑了。

  在沙發上坐了一會兒,百里青鋒嘆息了一聲“天生勞碌命啊。”

  每一次發生各種各樣的事就會耽誤到他的日常作息。

  就好像現在,七點多了他還沒有吃晚飯。

  要知道,飲食不規律的話,年齡一大很容易得胃病的。

  想到這,百里青鋒將人從柔軟的沙發中挪了出來,關了門,往老城區走去。

  飯還是得吃。

  叫外賣?

  這個時期叫外賣,且不說有沒有類似行業,關鍵是你得有手機打電話才行。

  他沒有去夏爾大學,就在老城區一處小炒店花了三塊錢點了個蓋碼飯。

  在吃飯時,他的目光不禁望著店內、街道上來來往往的人群。

  安居樂業。

  和諧穩定。

  很簡單的兩個詞,可是為什么……

  他卻始終覺得自己離這兩個詞很遠。

  尤其是想到逐日門……

  一時間,他吃飯都有些沒胃口了。

  他無懼殺戮,無懼死亡,為了心中的信念更是甘愿犧牲,但他不愿意無意義的殺戮,無意義的犧牲,他想要未來平靜的生活,得找到問題的根本,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勉強填飽肚子,他出了門,走了一段路程,奢侈的打了個的士。

  現在已經是晚上八點,輪渡停了,他只能選擇繞一點,花錢打的前往烏河市。

  他心中有結,不解開這個結,他輾轉難安,夜不能寐。

  十幾公里,不到一個小時,百里青鋒已經出現在了三順鎮二爺爺家的院子外。

  家有一老如有一寶。

  這種心境上的事還涉及到了武者圈子,他只有向二爺爺請教才能讓自己的心靈平靜一些。

  二爺爺家的大廳,百里若水正在看電視,電視上播放著一部家庭倫理劇。

  聽到鐵門的晃動聲,出了院子,看到百里青鋒有些驚訝“青鋒?你怎么來了?這么晚?”

  說話間連忙將院子的鐵門打開。

  “我有事請教二爺爺,二爺爺在嗎?”

  “在。”

  百里若水說著朝里面喊了一聲“爺爺,青鋒來了。”

  “青鋒孫子?”

  聽到百里青鋒來了,百里長空的聲音很快傳了過來“孫子,快上來。”

  “爺爺在樓上,你自己去吧,晚飯吃了沒?沒有的話我下面給你吃?”

  百里若水道。

  “吃過了,那我先上去了。”

  百里青鋒說著,入了大廳,上了樓。

  二樓,百里長空似乎正在整理著什么,看到百里青鋒上來,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我的好孫子,居然知道來看爺爺了,好好好。”

  “打擾二爺爺休息了。”

  “不打擾不打擾,孫子來看我,我高興還來不及呢,坐,來,吃瓜子。”

  百里長空說著,將桌上的瓜子盤一推。

  “嗯。”

  百里青鋒應了一聲。

  這個時候,百里長空才隱隱感覺到自家寶貝孫子有些不對勁,目光在他身上掃了一眼后,老人家幾十年的生活經歷很快看出了他眼中的一絲流露出來的迷惘之色。

  “孫子,怎么了?有什么話和爺爺說說,爺爺給你參謀參謀。”

  “我這一次來……確實有一件事情想要問一問爺爺,希望從你這里得到解答……”

  百里青鋒聯想到自己踏入武者圈子的這些年……

  遇到的人,經歷的事,以及迫不得已發生在他手上的殺戮,最終,有些無奈道“爺爺,你說,我們這個世界怎么了?為什么我想要平平凡凡生活,開開心心上學就這么難?”

  百里長空看了百里青鋒片刻,頓時猜到了什么“遇到武者了?”

  百里青鋒點了點頭。

  “殺人了?”

  百里青鋒微微一頓,面對自己二爺爺……

  他還是點了點頭。

  “殺人……踏入武者圈……踏入這個紛紛擾擾的江湖,終有一天你會經歷這一步,只是我沒想到,你經歷的如此之早……”

  百里長空緩緩的說著,身上漸漸的升騰起一股不怒自威的煞氣“我相信我孫子你的為人,你是個好孩子,絕對不會無緣無故殺人,你殺的是誰?可留下手尾?不用怕,告訴爺爺,爺爺幫你解決!”

  百里青鋒看了一眼百里長空那威儀萬千的模樣,再聯想到不久前那個叫墨奇、常風、常明的人拜訪二爺爺時恭敬的態度……

  當即就要開口,將自己修成了三級武者,并且滅了一個江氏武館、一個鐵劍門、殺了艾迪父子,現在更是招惹上了一個逐日門的事告訴二爺爺,聽聽他的建議。

  這個時候百里若水卻是從樓下走了上來,一手端著碗,一手拿著茶壺“爺爺,該吃藥了。”

  “吃藥?”

  正要開口的百里青鋒微微一怔“二爺爺病了?”

  “爺爺這段時間里身體一直不好,上一次生日小聚后,突然又發病了,據說是多年留下來的病根,都在醫院里住了幾天,現在只能靠藥物調理……”

  百里若水說著,有些擔憂道“爺爺終究年齡大了,七十多歲的人,各方面……”

  “咳咳……”

  百里長空連忙咳了兩聲打斷了百里若水的話“小丫頭盡會胡說,你爺爺我哪有你說的那么脆弱,我的身體硬朗的很,再活個十年八年都沒問題,下去下去。”

  說完他再轉向百里青鋒“孫子,說,哪個不開眼的居然讓你生氣了,爺爺給你報仇,其他地方不說,烏河市、夏亞市武者圈內一畝三分地,誰敢不給我奔雷劍百里長空的面子?”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