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七十六章 極限

  “啊!我不信!我不信你的天魔解體術還能撐多久!我會眼睜睜的看著你天魔解體術副作用爆發,看著你暴斃在我眼前!”

  赤日天低吼著,用這種方式驅散著心中的恐懼,同時咬緊牙關,忍住痛苦,發足狂奔。

  不瘋魔,不成活!

  百里青鋒能用天魔解體術不斷壓迫自身,他赤日天也可以!

  看誰能撐到最后!

  百里青鋒緊隨追殺。

  “天魔解體術終于要逼出我的極限了……”

  感受著天魔解體術對自身驚人的負荷,他心中漸漸凝重。

  他覺得……

  他有些高看自己了。

  同時也有些小覷了自己的對手。

  他以為自己憑借天魔解體術就能將赤日天一干人等全部解決,可現在看來……

  他并沒有這種能力。

  照眼前這個趨勢,一旦等天魔解體術真達到他肉身的極限,到時候……

  “等天魔解體術逼出我的極限,讓我自身對天魔解體術的適應性再上一個新臺階,我就施展煉神顯圣的手段將赤日天擊殺……”

  百里青鋒心道。

  可惜……

  可惜他的養神術在擊殺那尊地窟人時才養了幾天又得使用了……

  效果增幅估計就那么一點點……

  這一法門……

  果然雞肋。

  百里青鋒想著,目光始終盯著赤日天。

  天魔解體術賦予的氣血不斷翻涌,使得他一直維持著可怕的速度,竭力追殺!

  不死不休!

  半分鐘、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

  兩人爆發極限速度狂奔,持續了整整四分鐘。

  這種狂奔相當于百米沖刺,哪怕一分鐘對人體而言都是極大負擔,何況四分鐘之久!?

  在狂奔了四分鐘后,赤日天那激發潛能的秘法終于在一次次使用后迎來了副作用的全面爆發,伴隨著他腳下一扭,整個人猛得前傾栽倒在泥土里,斷裂的手臂撞在地上,鮮血直流,痛的他慘叫的幾乎昏迷過去。

  “啊!”

  “咻!”

  狂風席卷。

  赤日天狼狽倒地不到兩個呼吸,百里青鋒的身形緊隨而至。

  他身形投下的陰影覆蓋到倒在地上痛苦喘息的赤日天身上,讓他渾身上下一片冰涼,第一次覺得死亡離他是如此接近。

  “為什么!為什么你的天魔解體術能夠堅持這么長的時間!?天魔解體術爆發,最多只能支撐幾個呼吸,哪怕十來個呼吸都是那種將天魔解體術力量精研到極致的人物,可為什么你的天魔解體術居然能堅持五六分鐘之久!?”

  赤日天痛苦的哀嚎著。

  手臂斷裂的折磨和心靈的絕望讓他幾乎崩潰。

  “終于倒下了?”

  百里青鋒不斷喘息著“你再不倒下,我就真要被逼入極限了。”

  赤日天眼瞳一縮。

  他……

  他在即將耗死百里青鋒的那一刻,倒在了成功的門前!?

  剎那間,一種前所未有的求勝欲望自赤日天心底爆發!

  拖時間!拖時間!拼盡一切拖時間!

  拖死他!

  哪怕顏面盡失也在所不惜,只要能拖死他,到時候他失去的將十倍百倍從百里青鋒身上拿回來!

  “不要殺我,大哥我知道錯了不要殺我,你要的雷鳴果就在車上后備箱,拿走,你都可以拿走,只要你愿意放過我,我什么都愿意給你,功法、金錢、美女、天地奇珍,你要什么都可以……”

  “功法?”

  百里青鋒聯想到赤日天那種玄妙的身法和激發自身潛能的秘術,倒是有些意動,不過片刻,他已經咬了咬牙,狠狠搖頭“不行,雖然我對你的身法和那門激發潛能的秘術感興趣,但等你將一門功法說出來我早撐不住了,在我倒下前,我必須將你這草芥人命的魔鬼送入地獄……”

  “不不不!身法我隨身帶著,時時鉆研,我這就給你,而激發潛能的秘法很短,只有不到三百個字,說出來只需要十幾個呼吸而已,而且特好記,我這就告訴大哥你……”

  赤日天說著生怕百里青鋒煩躁,第一時間將他激發潛能的那一秘術說了出來。

  這門秘術名為混元一氣術,乃是通過特殊的呼吸法門控制氣血,凝聚一道氣力,再在關鍵時刻爆發,使得自身在速度、力量上呈現小幅度增長,原理上和養神術類似,只是兩者一個針對氣血,一個針對精神。

  根據對混元一氣術的參悟程度,這一秘術對速度力量的增幅在一到四成之間,達不到養神術極限的三四倍層次。

  而赤日天……

  天賦不錯,精修數年,已經將這門秘術修煉到大成階段,爆發下可增加三成速度或三成力量。

  他竭盡所能的述說著這門秘術的精妙,百里青鋒果然被這門混元一氣術所吸引。

  混元一氣術雖然只能增加一到四成的速度或力量爆發,但對自身沒有任何副作用,無非是對氣力的消耗較大罷了,而且,這一秘法簡單好計,再加上百里青鋒集兩人的靈魂于一體,聰慧過人,僅僅一遍已經將這三百來字的秘法記下九成九。

  不過功法這種事向來容不得大意,出于謹慎,再避免被赤日天欺騙,他還是道“再念一遍。”

  赤日天不敢有半分怠慢,再度將這篇三百來字的秘術背誦了出來。

  “雖然你貢獻了你的秘術,但我說過,今日我們兩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做人,得言而有信,你告知了我這些秘術我也不能放過你,充其量只能給你一個痛快。”

  百里青鋒道。

  “別別別,秘術,除了混元一氣術外,我……我手上還有一門修行法,乃是我們逐日門的至高傳承,鎮宗之法,修煉到極致,有望碰觸到宗師之上陸地神仙般的境界,我這……這就告訴你……”

  赤日天喘息著,臉色煞白,但卻不敢有半分猶豫,再度背誦起他的那門修行法來。

  這一法門為追風逐日訣,可和混元一氣術不同,這一法門……

  明顯長很多,估計有一兩千字。

  赤日天迅速念著,漸漸的,漸漸的,變慢了……

  呼吸也是越發沉重。

  “念呀,再念一遍。”

  百里青鋒見他效率越來越慢,有些不滿的催促道。

  “是……我這就念……”

  赤日天咬了咬牙,哆哆嗦嗦的重新念起追風逐日訣來。

  閱讀過數百門功法的百里青鋒判斷的出來,追風逐日訣品級很高,至少百里家的傳承比起這一法門來差了一個檔次,要按照他歸納的體系計算的話,完全能夠列入高級法門的范疇。

  盡管他已經有了神魔鎮獄體這種頂尖傳承,但追風逐日訣自己用不上,可以上傳到劍雨江湖,為支持版主傲天劍神白玉簫人人如龍的事業貢獻一份自己的力量,要知道,劍雨江湖中上千法門中,高級功法可是不多,加起來不到百分之一。

  傲天劍神熱情的告知他雷鳴果所在,作為一個知恩圖報生性善良的三好學生,他自然得投桃報李。

  赤日天念,百里青鋒聽,很快……

  又是數分鐘。

  數分鐘后,百里青鋒明顯感覺到赤日天的聲音越來越慢,且越來越小,到了此刻,他居然都有些隱隱聽不清了,不禁有些惱火道“怎么聲音這么小,大聲一點念!”

  “你……”

  赤日天臉色慘白,他的肱骨刺破肩膀,鮮血淋漓,似乎還劃破了什么血管,再加上此刻在百里青鋒的死亡威脅下緊張到極致,血流不止,到了此刻已然是流血過多,虛弱到連叫罵的氣力都沒有了。

  他看著百里青鋒,強撐著一口氣不甘的問道“你……你不是到極限了嗎?為什么……”

  “極限?”

  百里青鋒微微一怔“哦,你說天魔解體術啊,當時我是快到極限了,估計最多就只能撐三分鐘了,不過這會兒我們不是開始聊天了嗎?我收了天魔解體術又得到了休息,身體稍稍恢復了一些,雖然離完全恢復還差了十萬八千里,但再撐上個小時還是沒問題的,就是可能會錯過吃晚飯的時間。”

  說完,他坐了下來,一副耐心傾聽,謙虛學習的模樣“好了,你還有什么功法想要告訴我?我聽著呢,我都會將他們貢獻出去積德行善,以償還你們一生中犯下的罪孽,到時候你們即便下了地獄,身上的罪孽也能稍微輕一點。”

  “個小時……你!”

  赤日天猛得瞪大了眼睛,死死的盯著百里青鋒,一句很想說的話卡在嘴邊,卻是怎么也說不出來了……

  最終,他只能絕望的奮起最后一絲余力,滿是不甘和悲嗆的嘶叫了一句“我父親……會為我報仇的……”

  言畢,他就這么躺著,睜大著眼睛,氣息漸漸衰弱,直至……

  徹底消散。

  死不瞑目!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