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三十九章 天地作合

  水云雅韻。

  古典的建筑風格,雅致的裝修風韻,再加上老板本身亦是一個愛好音樂、樂器之人,使得這個店鋪開業不過數月,在夏爾大學一帶已經小有名氣。

  今天這個屹立于主街道旁的樂器店并未開門營業,可仍有時不時響起的悠揚樂聲引得路人駐足。

  百里青鋒背著琴,來到門外時,看著那暫停營業的牌子微微一頓。

  沒等他考慮著是否進去時,一位穿著旗袍頗有端莊氣息的女子看到他,主動迎了出來“百里先生,您來了,請進,老板和顧小姐她們已經等您多時了。”

  “她們到了?”

  百里青鋒看了看時間,還不到十點。

  他印象中樂器店往往開業的時間不長。

  “到了。”

  女子對著百里青鋒虛手一引,帶著他入了店鋪。

  店鋪二樓,時不時傳來陣陣樂器聲,偶爾還能聽到有人說話,說話的人員數量……

  不止三個。

  百里青鋒打算上樓時,水云雅韻的老板云生煙已經先一步下了樓,有些歉意的笑道“百里先生,恰好我有三位朋友正在拜訪,得知了你的事后想要聆聽一番你的大作,如果冒昧,我這就讓他們三個先下來……”

  百里青鋒身上的琴就是云生煙贈送,免費,上千塊的東西說送就送,拿人手短他倒不好拒絕。

  “無妨。”

  百里青鋒說著,補充了一聲“我的琴曲也是從其他地方聽來的,并非我個人所作。”

  “百里先生謙虛了。”

  云生煙微笑著道了一聲。

  她回去仔細的查過,百里青鋒上一次和顧聆影合奏的那一首曲子根本未曾在任何場合出現過,因此對于百里青鋒的說法他權當是年輕人的謙虛。

  有能力,有才華,長得陽光俊朗,還這么謙虛低調……

  云生煙看百里青鋒已是越發欣賞。

  “來,顧小姐和秦小姐已經來了一個半小時,就等你了。”

  云生煙虛手一引,領著百里青鋒上了樓。

  樓上,除了顧聆影、秦闌珊外,尚有一男二女三人在那等候。

  三人中男性看上去四十上下,有一種常年居于高位的威嚴,兩位女性一個和云生煙相若氣質優雅,另一個則年長一些,約有四五十來歲,身上亦充滿著古典文學的氣息。

  “青鋒小哥哥,你來了。”

  看到百里青鋒,秦闌珊歡快的站了起來。

  “青鋒學長。”

  顧聆影也笑著站起身,和他打招呼。

  “顧學妹、秦學妹。”

  百里青鋒對著兩人點了點頭。

  云生煙微笑著說了一聲“百里先生和顧小姐請便,不用管我們,我們幾個今天就是四個普通的聽者。”

  百里青鋒見云生煙沒有介紹這三人的意思,倒也并未冒昧詢問。

  “青鋒小哥哥今天有新作嗎?”

  秦闌珊迫不及待的詢問道,末了,似乎覺得作出一首新曲并不是件容易的事,連忙改口道“要么你們兩個再彈一彈上一次那首笑傲江湖曲,那首歌真是好聽,既有面對生活的豁達灑脫,又有寄情山水的天地悠然,在我這些年里聽到的曲子中足以名列第一。”

  “倒是還有一首。”

  百里青鋒說著,將早就準備好的譜曲拿出來,遞給顧聆影。

  “真的有。”

  顧聆影有些驚喜的將譜曲接了過來。

  坐在一側的云生煙幾人有些意動,似乎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名曲,但身為成年人,他們倒能很好的控制好自己,因此仍是靜靜的在一旁坐著,等待著百里青鋒、顧聆影兩人的最終演繹。

  “這一首曲子的意境……比上一首笑傲江湖曲來似乎更為深遠一些。”

  顧聆影說著,看著曲譜,漸漸嘗試起來。

  “青鋒小哥哥真厲害。”

  秦闌珊看清曲譜后,望向百里青鋒的目光有些崇拜。

  百里青鋒微笑著,將琴擺正,調試音色。

  “很年輕。”

  四個成年人沒有說話,沒有發出聲音來打擾眼前這一對才華橫溢的年輕男女,但卻通過手機在聊著天。

  “這位百里青鋒比我想象中還要年輕。”

  發消息的是中年男子。

  “大二學生,年齡自然大不到哪去,不過他的氣質倒是頗為沉穩,比一般學生來強得多。”

  云生煙回應著,還微微露出一個笑容。

  “看樣子你很看好他,那么……我們拭目以待,看看他是否真有你推崇的那般,能和這個小姑娘合奏能夠演繹出震動人心的音樂,不會浪費我們在這里等待一早上的時間。”

  中年男子回信。

  “聆影丫頭試音了,高喬老師,您是古典曲調方面的專家,這些節拍你能聽出了他們要演繹哪一首曲子嗎?”

  另一個和云生煙年齡相若的女子問道。

  “聽不出來。”

  被稱為高喬老師的是在場年齡最大的那位老婦人,她微微思忖著“這是一首我從未聽過的曲子,哪怕只是斷斷續續幾個節拍,可我仍然感應的出來,這首曲子,會很讓人期待……”

  “應該是百里青鋒創作的,只是他謙虛罷了。”

  云生煙微笑著“你們就等著這聆影和青鋒給你們演繹聽覺盛宴吧。”

  “我很期待。”

  高喬發送信息。

  顧聆影音樂造詣很高,上一次用了半個小時掌握笑傲江湖曲,這一次用的時間同樣沒多出多少。

  “青鋒學長,我好了。”

  顧聆影道。

  場中有三個長輩在等著,她不好意思讓人久等。

  “請。”

  “青鋒學長,請。”

  顧聆影說著,將自己的洞蕭湊到嘴邊,停在唇前。

  頓時,悠揚的蕭聲響起。

  “嗚嗚……”

  一種空靈大氣的蕭聲撲面而來。

  頃刻間,靜坐著的四人已然被蕭聲所吸引,不由自主的被蕭聲引入了那種空曠幽深、山高水長的意境當中。

  “叮叮……”

  蕭聲中伴隨著琴音裊裊,為這種空靈平添了一分磅礴,漸漸將曲子升華到浩然、滄桑、巍峨之中。

  盡管只是一首新曲,可在兩人高超的技藝演繹下,卻是行云流水,順暢淋漓。

  一些關鍵點,兩人往往四目相對,一個眼神、一個頷首、微微低眉、淡淡一笑,已然能夠明了彼此的想法,自然而然的將蕭聲、琴音,完美融匯。

  聆聽著曲子的四人,漸漸的閉上眼睛,完全的沉浸到了曲中。

  莽莽蒼蒼兮群山巍峨,日月光照兮紛紜錯落,絲竹共振兮執節者歌,行云流水兮心用無多。

  求大道以弭兵兮凌萬物而超脫,覓知音固難得兮唯天地與作合……

  這一刻,所有的聲音似乎消失了。

  在場所有人都已經不需要去想象這首曲子究竟想要表達些什么,他們只需要靜靜的聆聽著,聆聽著……

  聆聽著這種音樂力量中攜帶的磅礴,聆聽著這種音樂中攜帶的浩然,聆聽著這種音樂中攜帶的空幽,為它去沉迷,為它去感動,為它去落淚,直至……

  升華到“天地與我并生、而萬物與我為一”之境。

  數分鐘后,蕭聲、琴音在悠揚中漸漸遠去。

  一曲作罷。

  聆聽著琴簫合奏的四人沉浸在這一古曲帶來的感動中,久久不語。

  良久,中年男子一聲嘆息“果然余音繚繞,心曠神怡,聆聽此曲,實乃我有幸之至,當浮一太白。”

  而另一位女子似乎仍深陷在這首曲子的意境當中,口中低吟“昆山玉碎鳳凰叫,芙蓉泣露香蘭笑,十二門前融冷光,二十三絲動紫皇。”

  “得聞此曲,不枉此行。”

  高喬由衷感慨道。

  云生煙漸漸從這首曲子帶來的優美意境當中回過神來,看著三人微笑道“我沒有騙你們吧,這里真有一位音樂奇才。”

  三人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

  “顧學妹,你的吹簫技藝又有提升了。”

  百里青鋒笑著道。

  “是青鋒學長合的好。”

  顧聆影微笑著回應。

  她看了一眼曲譜,問了一聲“這首曲譜的名字是什么?”

  “天地作合。”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