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二十八章 風度

  鐵劍門,洪烈?

  百里青鋒怔了怔。

  片刻,他神色一沉:“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嗯?”

  洪烈眉頭一皺:“是誰?”

  “我,秦始皇,打錢!”

  洪烈、冉天鷹、冉天馳等人看著一臉肅然說出這么六個字的百里青鋒,神色顯得有些茫然。

  不明覺厲。

  “你是說……你姓秦?普天集團的秦湛董事長和你是什么關系。”

  這個時候冉天鷹想到了什么,問了一聲。

  百里青鋒看著一本正經的幾人,沒有再回話。

  有代溝。

  “有話就說。”

  冉天鷹看了洪烈一眼,洪烈有些淡漠開口道:“只是聽說有一個來自蘇門市江氏武館的人靠著不知什么手段,驚住了冉家、汪家兩位小公子,一個月竟敢收他們數萬拜師費,所以來見識見識罷,現在看來,不過一個招搖撞騙的毛頭小子罷了,連我洪烈都不認識,難道你不知道,蘇門市江家……兩個月前已經被我鐵劍門滅了嗎?”

  “蘇門市江家,兩個月前被鐵劍門滅了?”

  百里青鋒看著洪烈。

  這個消息……

  他還真不知道。

  江氏三杰不是他打死的嗎,難不成他打死的是江氏三杰的化身、投影?

  江家實際上是被鐵劍門所滅?

  “不錯,滅掉江家我就是出手人之一,如果你真是江氏武館的人,怎么可能認不出我。”

  “你說是你就是你,你高興就好,我要練劍了,我練劍時不喜歡被人打擾,請了。”

  百里青鋒懶得和他再爭執。

  “練劍?”

  洪烈冷笑一聲:“你招搖撞騙的把戲被我揭穿了還有臉面在這里練劍?我本來只想揭穿你的虛偽面具后,再讓你將幾位小公子交的拜師費償還回來就放你離去,但是現在看來,不給你一個難忘的教訓是不行了。”

  洪烈說著,抖了抖手臂上的衣袖,將袖口卷了起來:“聽冉公子說你掌握著練出拳意的法門?我還真沒聽說夏亞,乃至整個夏海州哪個年輕人如此優秀,不到二十竟練出了拳意,你何不將拳意展現出來讓我開開眼界?”

  百里青鋒目光頓時落到了冉天馳身上,眼神犀利:“冉天馳,你們居然不相信我?”

  “這……”

  冉天馳縮了縮脖子:“洪大師說,你教我們的,根本不是什么頂尖煉體術,只是一些基礎性的煉體法門而已,網上有不少相似的,我們找了找,好像真是如此,效果也不怎么明顯……”

  “基礎性煉體法?可笑!”

  百里青鋒看著冉天馳,面無表情道:“你們不過在替你們的懶惰找借口罷了,別以為我不知道,一個月前,你們已經將我交給你們的任務削減了,原本我要求你們一天將太古雷神一百零八式煉體術的前三十六式練三十遍,但你們吃不了苦,一天連十遍都練不了,現在怕是都降到每天五遍以下了吧,三天打魚兩天曬網,自己不刻苦修煉,能練出什么名堂來才是怪事。”

  “可是我們真的已經很努力了……那門煉體法很難練,別說一天三十遍了,十遍都是強人所難,杰克強行修煉,才一個月就已經練得氣血兩虧,都住院了……”

  “一天練十遍,就練得氣血兩虧?”

  百里青鋒聽了,冷哼一聲:“那我先前一口氣給你們演示練二十遍難道是假的?分明是你們仗著有點錢,平日里不知檢點,吃喝嫖賭揮霍壞了自己的身子,這才練了一會兒就撐不住了,我告訴過你們,師傅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我一番苦口婆心的告誡你們轉眼就當成耳旁風了?這般不知上進,也太讓我失望了。”

  “歪門邪道!”

  冉天馳尚未再回話,洪烈已經一聲厲喝:“分明是你教的煉體術有問題才會導致那個叫杰克的小伙子練壞了身體被迫住進醫院,他們是外行不懂得其中的行行道道,上了你的當練壞了身體不說,還白白搭進去十來萬,我洪烈卻看得清清楚楚!”

  “你說我教的東西有問題,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百里青鋒看著洪烈:“看樣子,你是來踢館了,達羅州的人,來夏海州踢館?”

  “我不過受冉天鷹先生相邀來揭開你這個騙子的真面目罷了。”

  洪烈義正言辭道。

  “很好,那么,就手底下見真章吧。”

  百里青鋒看了洪烈一眼,往演武場走去。

  他是一個享受和平,愛好和平的人,從不主動惹事,尤其是對方是有門派的人,萬一打了小的來了老的,多麻煩?

  一旦他們老的小的都打不過自己了再像江家人一樣請殺手,那就更加可怕了。

  所以,洪烈咄咄相逼,他仍然一忍再忍。

  但眼下……

  這個叫洪烈的人都已經欺負到頭上了,直接開口踢館,他哪怕再怎么想要與人為善,和氣生財,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也不得不予以反抗。

  “我也不拿什么高級劍術、拳法來欺負你,就用你剛才說的那些歪門邪道的煉體術,我教給他們幾個的煉體法里也蘊含著一些基礎打法,雖然只是很基礎的東西,但用來對付你卻綽綽有余,也可以證明我教的東西不假。”

  百里青鋒到了演武場,讓開了身形,彬彬有禮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風度翩翩,知書達禮,一看就是正人君子。

  而他眼前的洪烈……

  眼神嚴厲,面相兇狠。

  妥妥的反派。

  “你也不用拿那些基礎打法來搪塞,有什么手段盡管使出來,免得到時候輸了不認賬。”

  洪烈活動了一下筋骨,捏了捏拳頭,發出一陣噼里啪啦的聲響。

  “請,來者是客,我讓你先出手。”

  “不自量力,讓我先出手,你就真沒有半點機會了!”

  洪烈話一說完,身形猛然一震,伴隨著右腳踏出,在腳尖著地的剎那,勁道奔涌,直接貫穿腰間,再被脊椎扭成一股勁道,化為狂暴一拳,轟然擊出。

  拳勁打出的剎那,猶如將空氣打爆,在演武場中發出炮竹般的聲響。

  “千金難買一聲響!好拳法!”

  邀請洪烈而來的冉天鷹一聲高喝。

  然而,沒等洪烈這一拳來得及命中百里青鋒,百里青鋒動了。

  沒有半分退讓。

  就這么迎著洪烈打出來的拳勁正面迎擊,一步踏出。

  而在他一步踏出的剎那,整個人微微一彎,右手后揚、握拳,就好像一張拉開到極致的大弓……

  刺劍!

  這是奔雷三十六式中無比基礎的刺劍!

  而在洪烈席卷著拳勁破空的氣勢撲殺至百里青鋒身前的剎那,那張拉開到極致的大弓緊繃著的弦……

  松開。

  一拳刺出,就仿佛藏鋒于鞘的絕世神劍,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凌厲寒光!

  “咻!”

  空氣撕裂。

  百里青鋒平平無奇,但千錘百煉的刺拳后發先至,剎那間切入洪烈的攻勢,轟中他撲殺而至的身軀。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