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八章 平息

  “你這個小院子的位置并不算好,離夏爾大學雖然不遠,但太偏僻了,得穿過一片小樹林不說,還有一段上百米的小路。”

  百里青鋒站在一個院子前對著一個三十上下,一身西裝的男子道。

  “但先生應該看得出來,這個院子就在景區清源山下,依山傍水,環境優美,這是最大的優勢所在……”

  “兩百。”

  百里青鋒道:“租金我只出兩百一個月。”

  “兩百……”

  男子看百里青鋒神色堅決,不為所動,只得裝作一副為難的模樣:“那就如百里先生所說,兩百,押一付三。”

  百里青鋒點了點頭,和男子一起返回。

  這個小院子確實偏僻,院外不是空地,而是一片小樹林,約百米上下,女生晚上絕對不敢輕易過來,而出了小樹林也是一片低矮的老樓房,各種各樣的小巷子,穿過這一片區域,才到大馬路,而后前行四百米上下,到夏爾大學后門。

  百里青鋒愿意將院子租下,一方面院子不小,可以伸展開手腳,而來位置幽靜,不容易被人打擾,三來離得近。

  不到八百米距離走路也就十分鐘上下。

  百里青鋒和男子簽完合約,尚未出門,正看到一群足有數百上千人,舉著橫幅,高喊口號,直往極光帝國駐夏亞市領事館方向而去。

  “那些,都是夏爾大學的學生吧?發生什么事了?”

  “你不知道?昨天極光帝國駐夏爾市領事館一群人沖到了夏爾大學,強行抓走了十幾個人,到現在都沒有放出來,夏爾大學一位副校長去找當地部門交涉,可所有部門都在踢皮球,沒有一人敢出來插手此事,這些學生怒火得不到發泄,現在都堵領事館的大門去了。”

  “領事館的人到夏爾大學抓人?他們有這個權利?”

  “當然沒有,但人家就這么做了怎么著,當地部門誰敢管?”

  門口有不少人看著夏爾大學這些游行后打算在領事館靜坐示威的學生,一個個議論不已。

  其中甚至有不少年輕氣盛的人放下了手中的事,加入了游行隊伍當中,使得游行隊伍的規模越發壯大。

  百里青鋒在一旁看了片刻,沒有說什么,簽訂合約后,他回到租的小院子中開始打掃衛生。

  一下午很快過去。

  當他再回夏爾大學時已經是下午六點多了。

  九月份的天氣六點鐘算不上天黑,不過等他到夏爾大學時才發現,學校居然宣布停課。

  受此影響,盡管整個夏爾大學不是每一個學生都參與了游行和靜坐,但整個校園相較于幾天前卻要冷清了一些。

  “停課啊……去年也鬧騰了一些事,可沒有一件事鬧騰到這種程度,有人在煽風點火么……”

  百里青鋒在一處草地坐了下來。

  正看到有一行十幾人氣憤填膺的大喝著:“極光的那些人打人了,太囂張了,走,我們快去支援!”

  其中一人看到坐在草地中的百里青鋒更是招呼著:“哥們,還在這坐著干什么?一起!”

  百里青鋒揮了揮手。

  看到他這幅模樣,那人馬上一臉鄙夷,轉身就走,似乎再和他多說半個字都是一種恥辱。

  百里青鋒靜靜的看著這些人離開。

  “游行能如何,示威能如何,靜坐又能如何?”

  百里青鋒搖了搖頭。

  吃了飯,回到寢室。

  寢室里幾個舍友都不在,他也沒有多想,開始搬自己的東西。

  倒也沒什么好搬的,走個一兩趟就差不多了。

  等百里青鋒將自己的東西搬得差不多,已經是晚上八九點了。

  這個時候,一波波原本靜坐示威的學生們紛紛回來了,一個個臉上不再是義憤填膺,反而帶著一絲振奮之色。

  百里青鋒跟著返回的人流聽了片刻,馬上聽得那些學生興奮的呼喊。

  “我們希亞的地方容不得他們撒野!領事館的人囂張又如何?我們直接砸進去!”

  “哈哈,好幾張塊玻璃都是我砸的!”

  “約克議員太霸氣了,希亞領土神圣不容侵犯!我們希亞的人即便真有什么過錯,亦有我們希亞的法律給予審判,他們極光一座領事館有什么資格將人帶走囚禁?這是違反我們希亞法律的暴行!”

  “看樣子只有約克議員這等英明且不是勇武之人才能帶領我們希亞走出困境,可惜我們手中沒有選票,不然的話,非得推舉約克議員為下一任議長,制衡王室手中的權利。”

  學生們一個個興奮的交流著,似乎他們的靜坐示威已經取得了偉大的勝利。

  百里青鋒一路傾聽,隱隱弄明白了事情的經過。

  極光帝國領事館人員對靜坐示威的夏爾大學學生不予理會,再加上警衛司推波助瀾,使得群情激憤,不少人受傷,關鍵時刻王國議會約克議員現身,帶領護衛,率先沖擊領事館,靜坐示威的數千學生們緊隨其后,沖入領事館中一陣打砸,打傷人員不計,并且還順利的救出來被領事館人員囚禁的夏爾大學學生,這場行動取得了圓滿成功。

  “有點像是自導自演,夏爾的學生被淪為棋子……”

  百里青鋒以一個局外人的目光看著。

  再聯想到早在幾天前,海世會就在暗中慫恿游行一事,他明白這件事的內情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樣。

  好在,接下來幾天局勢漸漸平息了下來。

  外交總長就此事作出了匯報,將責任歸咎于極光領事館身上,而極光帝國方面亦是作出道歉,不痛不癢的撤了三個中層人員的職務,事情就這么解決了。

  不久后眾人才明白,赤炎國因極光帝國強占鄰國油田一事,為維護邊境穩定,將兩國邊境上的兵力從六萬增加到了十二萬,足足一倍的提升量。

  估計這才是極光帝國在希亞這邊選擇寧事息人的主要原因。

  而整個事件最大的贏家約克議員則在這件事后漸漸進入眾人的視線,被諸多媒體報紙所報道。

  這位約克議員本身在夏亞市一帶就有著不小的影響力,經過報紙媒體的輪番轟炸,漸漸被包裝成了民族英雄,似乎夏亞市的子民們只有在他的領導下才能有出路,才能在極光帝國的壓迫下揚眉吐氣,挺直脊梁。

  對于外界的變化,百里青鋒并未理會。

  和平,才是他所需要的。

  自拉塞爾等人的事過去后,接下來一個月,都是這種風平浪靜。

  盡管他并不知道這種風平浪靜能持續多久,但他卻難得的享受著這種寧靜,看看書、練練武,順便熟悉一下新學的天魔解體術。

  而在學校待了一個月后,他趁著放假,回到了就隔了十幾公里的烏河市中。

  到了烏河市百里青鋒并未第一時間回家,而是來到了三順鎮中。

  二爺爺的院子顯得頗為冷清,只有百里若水一人在。

  百里青鋒看了一眼問:“二爺爺不在?”

  “二爺爺住院了。”

  “住院了?怎么回事?”

  “來了個老朋友,非得和人切磋一下,結果閃到了腰。”

  “那我去醫院看看二爺爺。”

  “我帶你一起去。”

  百里若水說著,似乎想到了什么,說了一句:“等一等。”

  然后返回屋內,將一個盒子拿了過來遞給他:“爺爺說這個給你。”

  “是什么?”

  “不知道,爺爺不準我們看。”

  百里若水搖了搖頭。

  百里青鋒將盒子打開,里面是一張藥方。

  正是百里青鋒想要的養元湯藥方。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