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七章 發酵

  “我們群里出了一個叛徒!”

  副版主義正言辭的說著:“版主為了打破老一輩武者對我們年輕人向往武道的桎梏,不惜以身犯險,上傳拳法、吐納術、劍術、機甲術,結果卻有人暗中告密,讓版主又住進了醫院,這種行為值得我們所有人唾棄,別讓我將你找出來,否則,你會明白,什么叫做東方必勝的怒火!”

  百里青鋒看著副版主的發言,副版主的昵稱就叫東方必勝。

  看名字就知道絕對是個頂尖高手。

  百里青鋒看了看,查看起版主傲天劍神最新上傳的那些拳術、吐納術來。

  片刻,百里青鋒不得不承認一個問題……

  這些拳術、吐納術,好像都有模有樣,哪怕比不上奔雷三十六式、雷霆吐息、雷霆主宰觀想法,估計也差不了多遠,一些拳術、煉體法、吐納術,似乎……

  比奔雷三十六式、雷霆吐息更精妙?

  “煉體術、吐納術的強弱不在于其本身,而在于修煉這些法門的人……只要足夠優秀,什么法門不都是練?”

  百里青鋒看了片刻,目光重新落到聊天版面。

  此時,聊天群里的話題已經被帶歪了,眾人商議著要慰問版主,同時說要帶禮物,有人說送橘子,有人說送妹子,有人說以身相許……

  不得不說,白玉簫的付出還是能收到回報。

  這個時候,群里突然有人說了一句:“練武太辛苦,我練了三年,仍然是個打醬油的,連氣都沒有練出來,有沒有什么練的快,威力大,還容易練的頂尖武功?我也不需要太厲害,讓我練成后能打十個八個戰爭級高手就行了。”

  這個人話一說完,馬上一大波信息彈了出來。

  “同求,這種法門我也想要。”

  “我練了三年沒有整出勁道我找誰說去?在家里都抬不起頭了,連我表妹都笑話我,說我連個女的都不如,有這種法門給我來一打,我讓她們見識見識什么叫男人!”

  “版主,副版主,有這種法門推薦一下唄,我買都行,錢不是問題。”

  人群頓時嚷嚷了起來。

  而這個時候,副版主東方必勝卻好像有些惱怒:“我們都是為了夢想聚集在一起的青年武者,夢想知道嗎!?談錢,這是在羞辱我!”

  言罷,一個大紅包發了出來。

  百里青鋒手快,點了點,獲得一百八十六點六六元。

  “真是豪氣。”

  百里青鋒由衷道。

  近兩百,相當于那些剛畢業學生近一個月工資了。

  “一分黨,鄙視。”

  “三分,嚇得我西瓜都掉下來了!”

  “一頓操作猛如虎,一看金額二毛五。”

  百里青鋒。

  “大家冷靜,大家冷靜,實際上那種即容易練,還練的快,并且威力還大的法門,版主早給我們找到了,只是我們沒有仔細看而已。”

  這個時候,另一位稱號君子劍的副版主現身了,直接將一份法門貼了上來:“大家看。”

  “天魔解體術?名字看上去霸氣,先下載了。”

  馬上有人起哄。

  百里青鋒看了,將文檔打開。

  天魔解體術,是一門爆發性秘法,完全符合練得快、威力大兩種標準。

  至于容易練倒未必。

  人體存在著自我保護機制,好像疼痛過劇會陷入昏迷,骨骼折斷會用不上力氣,肌肉拉傷會導致勁道變弱,陷入恐懼會渾身僵直降低自己的存在威脅等等,最顯著的一點在于普通人一拳打向墻壁,無論如何都用不出所有力量,因為潛意識會在他們的拳頭和墻壁碰撞時將力量收縮,避免自己受到損害。

  天魔解體術就是打破這種人體保護機制。

  “練得快、威力大,自身精神意志夠強也容易練成……甚至精神意志不夠,頭腦簡單、一根筋的人同樣容易練成,唯一的弊端就是沒有了自我保護機制,打完后絕對會留下一身傷痛乃至殘疾……”

  但……

  這對他百里青鋒來說算問題嗎?

  “好法門,練了練了。”

  百里青鋒一邊將天魔解體術記下,同時發言:“版主好棒,還有類似受一點傷就能實力大漲的法門推薦嗎?”

  “推薦上面那位百里橫江去練八荒六合獨尊劍,練了可大可小。”

  “七殺拳才是王道。”

  “阿鼻道三刀。”

  “我輩武者,何懼艱險!既然踏上武者路,就得有付出一切,一往無前的決心!強推辟邪劍術!”

  “辟邪劍術?”

  百里青鋒馬上去搜索。

  很快,他再問了一聲:“論壇沒有辟邪劍術啊?”

  君子劍這個時候發了個咳嗽的表情:“練武有風險,修行需謹慎。”

  百里青鋒再搜了搜,別說辟邪劍術了,其他幾大法門都沒有,估計版主還沒有上傳,當下有些遺憾。

  “不知道版主什么時候會出院。”

  百里青鋒道了一聲。

  快到上課時間了,他沒再搜索下去,回到了寢室中。

  寢室內,巴圖、古勒、莫米爾幾人已經醒了,似乎對昨天晚上發生的事多多少少有點記憶,再看到百里青鋒明顯有些尷尬。

  不過古勒、巴圖沒有再說什么,很快上課去了,彼此間的關系明顯疏遠了一些。

  “得出去住了。”

  百里青鋒道。

  學校里練武不方便,再則,他打算嘗試一下借助電力修煉奔雷三十六式、雷霆吐息、乃至雷霆主宰,那么宿舍里一言不合就跳閘的電壓自然就不行了。

  時間一晃,過去三天。

  由于拉塞爾一行人經常外出尋樂,久不歸宿,直到第三天,幾人失蹤的三天后才被人察覺,自然而然,就有警衛司的人搜尋過來,還審問過和幾人有矛盾的沈歌等人。

  對于這幾個惡人失蹤,夏爾大學的學生們自然是拍手叫好,一個個甚至詛咒著他們摔河里淹死等等。

  不過事情真正發酵、鬧大還在于一周后。

  在找不到拉塞爾等人后,為了尋得拉塞爾等人的下落,極光帝國一行數十人直接闖入了夏爾大學,將曾和拉塞爾有過矛盾沖突的沈歌,以及十幾位學生,眾目睽睽之下統統帶走,不知去了何處。

  而這種極光帝國人光天化日下來夏爾大學抓人的舉動,迅速將兩國本就緊張的關系一舉引爆,再在海世會暗中推波助瀾下,開始席卷全市。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