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第十五章 黑夜

  “嗯!?”

  拉塞爾作為煉氣換血的二級武者,眼力非凡,百里青鋒一出手,他馬上察覺了對手的兇悍,那種撲面而來的鋒銳之氣,直讓他眼中神光一凜。

  “是個高手!”

  拉塞爾一聲低吼,渾身上下氣血洶涌,腳下一踏,借助著一踏之力,身形仿佛一張拉開的大弓,而他的拳就是長弓射出去的箭矢,伴隨著氣血爆發,一股澎湃的勁道被凝成一股,呼嘯射出,帶著打碎虛空的爆裂,殺向百里青鋒。

  他的勁道盡管爆發匆忙,但他相較于百里青鋒,或者說大部分武者,卻有著最大一個優勢,那就是臂長!

  他的手臂遠長于同等身材的武者,一拳轟出,往往可以后發先至,他曾靠著這一身體優勢擊敗過兩位同階武者。

  “去死!”

  音浪擴散。

  拉塞爾的拳勁打爆虛空,攜帶著一股迫人的拳風率先殺至百里青鋒身前。

  然而,就在他的拳即將打中百里青鋒時,眼前的百里青鋒仿佛化身為一尊太古雷獸,一種荒莽古樸的兇煞氣息撲面而來,甚至在九天之上更是響起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雷,幾乎要將他的靈魂生生震裂!

  “拳意!?不對!顯圣!這是煉神顯圣!”

  拉塞爾眼瞳大張,察覺到勁風撲面,毫不猶豫化攻為守,橫臂身前。

  “嘭!”

  勁道爆發和骨頭撕裂的聲響同時擴散。

  百里青鋒的拳攜帶著駭人的貫穿勁力,當場將拉塞爾擋在身前的左臂尺骨、橈骨全部打斷,余勢不減的力量撞擊著他的胸膛,讓他足有九十公斤的壯碩身軀不可遏止的倒飛兩米,狠狠的撞在河邊護欄。

  “呲呲!”

  水泥墩沙石濺射。

  鑲嵌在水泥墩中的鐵護欄仿佛要被震飛出去,而在拉塞爾身軀撞擊的那一處護欄位置,更是隱隱呈現出小幅度彎曲。

  “拉塞爾!?”

  “敢打我們?反了天了!弄死他!”

  這個時候,剩下三人驚醒過來,一個個囂張狂吼著,同時朝百里青鋒撲殺而來。

  “逃……報警……”

  拉塞爾艱難的吼了一聲,可話沒有說完,一口鮮血已然噴吐而出,染紅衣襟。

  “咻!”

  百里青鋒身形一震,一步踏出,剎那間迎上了沖的最快的威爾遜。

  威爾遜雖然跟著拉塞爾練了兩年武,但他們的練法極其業余,有時間了就練練,沒時間就放下,別說煉氣換血了,連勁力都未曾整成一股,充其量只能算經常鍛煉,有點搏擊常識的普通人。

  一個碰撞,威爾遜八十多公斤的身軀已然以比來時更快的速度飛了出去,重重砸在地面,胸口直接塌陷下去一個拳印。

  擊飛威爾遜,百里青鋒腳下勁道再度洶涌,身形宛如一根離弦之箭,激射而出,剎那間撲殺至威爾森身前,右手一抖,仿佛自手臂當中抖出一條巨蟒,一百六十度橫擊而出,對準著威爾森的太陽穴狠狠斬下。

  “嘭!”

  威爾森的頭顱就好像被一只鐵錘砸中,發出一陣悶沉的聲響,整個人橫飛著重重砸倒在地,鮮血自眼瞳、口中迸射而出。

  四人!

  頃刻間倒了三人!

  反應遲鈍沖的最慢的卡夫看到這一幕忍不住發出驚恐的叫喊:“啊!”

  同時,轉身就跑。

  但……

  他如何跑得過百里青鋒?

  一步虛踏,百里青鋒的身形仿佛鷹掠長空,眨眼間撲殺至卡夫身后,右手刺出,五指一張,仿佛鐵箍扣住了他的后腦勺,擒著他的頭顱順著向前狂奔的慣性微微一提……

  生生將卡夫整個人提得離地三厘米,而后……

  朝下方地面猛然一壓!

  “嘭!”

  卡夫整個人仿佛一個破布娃娃被百里青鋒一把按在地面,頭顱而地面發出劇烈的摩擦,鮮血迸射,剎那間讓他整張臉變得血肉模糊,殷紅的血跡更是拉扯了一米距離,似乎將他小半個頭顱生生磨毀。

  “啊啊啊!”

  卡夫發出慘絕人寰的叫喊,雙手不斷抓著,想要抓住百里青鋒,可惜,他的頭顱被百里青鋒磨破,鮮血早已經充斥在眼瞳中,根本看不清半點外面的景象,只得在口中瘋狂的叫喊著:“你完了,你完蛋了,別讓我知道你是誰!”

  百里青鋒沒有說話,松開按住他頭顱的手,一把捏住了他左手肩膀,用力一扳……

  卡夫的左手肩關節被生生扳脫臼。

  “啊!”

  慘叫再度響起。

  百里青鋒面無表情,再度捏住他的右手肩膀,如法炮制……

  右手肩關節再被扳脫臼。

  “啊啊!殺了你,我發誓,我一定要殺了你!”

  劇烈的痛苦讓卡農瘋狂嚎叫著。

  扳開卡夫的雙手關節,百里青鋒抓住他的右腳腳腕,就這么拖著,任憑他的身體和地面摩擦,一步一步,朝護欄走去。

  而這個時候,瘋狂嚎叫著的卡夫仿佛猛然意識到了什么,詛咒叫罵聲戛然而止,停頓了一秒后,再度瘋狂的叫喊起來:“干什么,你干什么!?放過我,殺人是犯法的,放過我,我不知道你是誰,我保證絕對不會追究你這件事……”

  可惜,百里青鋒根本沒有理會。

  他就這么抓住卡夫的右腿,拖著他,來到了烏河護欄邊,而后……

  手上的勁道猛然爆發,卡夫那七十來公斤的身軀整個被他甩起,劃過一百八十度的角度,直挺挺的朝著前方浪花翻涌的烏河飛去。

  “不,不要,不要……”

  被拋飛的卡夫口中發出驚恐絕望的哀嚎。

  “噗通!”

  落水聲響。

  水花,很快將一切罪惡淹沒。

  “你……”

  拉塞爾看著百里青鋒毫不猶豫的將卡夫拋入河中,頓時渾身上下一陣冰涼,凜凜冷氣自心底不斷升起,甚至蓋過了手臂打斷,肋骨碎裂的痛苦,讓他身體發僵。

  他從來沒有一刻覺得死亡離自己居然如此之近。

  在死亡的壓力下,拉塞爾強行轉身,想要逃離此地,可斷裂的肋骨似乎是刺破了某個器官,他一動,劇烈的痛苦已經讓他臉色變得煞白,豆大的汗水不斷自額頭滑落。

  百里青鋒沒有理會拉塞爾,他來到了胸口被打塌陷的威爾遜身邊。

  “放過我……求……求求你放過我……我有錢……我給你錢……”

威爾遜痛苦的哀求著,臉上充滿著對死亡的恐懼和對生存的眷戀、不舍  只是,百里青鋒看都不看他一眼,直接在他身邊蹲下。

  意識到自己下場的威爾遜掙扎著想爬開,卻被百里青鋒按住,然后……

  “咔嚓。”

  左邊肩關節,扳開。

  “咔嚓。”

  右邊肩關節,扳開。

  然后,他一如對付卡農一樣,抓住威爾遜的手,拖著他,來到護欄邊。

  “不……不要殺我……求……”

  威爾遜痛哭流涕的求饒,可卻無法讓百里青鋒的動作有任何遲疑。

  用力、一甩……

  一氣呵成。

  “噗通!”

  落水聲再度響起。

  然后他再來到了第三個人威爾森身邊。

  威爾森……

  被百里青鋒一擊命中太陽穴要害,已經死了,不需要再將手臂扳斷。

  于是,省略兩個動作,再度拖到河邊,一甩、一拋……

  解決這三人,百里青鋒來到正掙扎著想要爬離此地的拉塞爾身旁。

  “不,你不能殺我,我爸是極光駐希亞大使館武官,你殺了我,我爸不會放過你的……”

  拉塞爾驚惶的叫著。

  “那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百里青鋒道。

  “你……”

  拉塞爾驚恐的盯著百里青鋒,腦海中回想了一遍他從小到大豎立的所有敵人,可惜,都找不到和百里青鋒一樣的身影,最終只得驚恐的瑟瑟發抖:“你……你究竟是誰?”

  “不告訴你。”

  百里青鋒上前一手按住他向前掙扎的身軀,一手扣住他的手臂,用力一扳。

  “啊,不……我知道錯了,我道歉,我愿向他們道歉,饒了我……”

  拉塞爾崩潰的大喊著。

  他終究還年輕,心志未曾淬煉到如若鋼鐵的層次,此時此刻,在這種死亡的陰影壓迫下,終于崩潰了。

  可惜,百里青鋒手中的動作仍然沒有半分遲疑,扳斷他的手臂后,抓起他的右腳……

  一甩……

  “噗通!”

  落水的聲音被夜幕完全吞沒。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